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78章 邪情领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那朵花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邪情领主离开宫殿,要去何方?

    清风,习习。

    睫翼微颤,轻歌睁开双眼,清澈明眸,倒映出宫殿的悲凉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走进这座宫殿,仿佛有一种速途同归的微妙错觉。

    魇并不知道适才轻歌脑海里已经回放了一遍远古战场的画面,他虽躲在轻歌的精神世界,却时时刻刻都在警戒着,若发现异样,便会立即告知轻歌。

    于轻歌来说,魇是个很好的伙伴。

    姬月去了妖域后,有魇在,偶尔谈谈心,也不至于寂寞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她站在宫殿里,渺小的宛若尘埃,那一座宫殿,像是狮子的血盆大嘴,要吞掉她。

    轻歌走至那一张王座前,她转过身,袍摆翻转,下颌微抬起,她坐在王座之上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的身体碰触王座时,垂放在龙头椅把上的手,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圣光,圣光来源,竟是东陵鳕赠予她的月戒。

    月戒散发出的白光笼罩着她,便见她的衣衫,变成了雪白色,而她的手上,出现了一柄法杖,与普通暗黑师的法杖不同,她的法杖中央,镶嵌着白色水晶球。

    轻歌手执法杖,愣了愣。

    当初在鬼渊森林,这个法杖也出现过。

    她不懂。

    轻歌正要起身,便见,以她为中心,这座宫殿,竟是覆盖了一层血,完完全全变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轻歌低头,看着手中的法杖,紧抿着薄唇。

    月戒,究竟有什么秘密呢?

    东陵鳕知道吗?

    若他知道的话,为何要把月戒赠给她?

    轻歌抬起另一只手,狠狠揉着眉心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轻歌手中的法杖好似要脱离她,轻歌蓦地起身,法杖牵引着她走去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她随着法杖,快步走进一座偏殿,偏殿的门,在她靠近时,就已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这座偏殿,依旧是墨黑色。

    她看着里面的摆设,想来,这应该是邪情领主休憩的寝宫。

    整整齐齐的床铺,一层一层的黑色纱幔在空中摇曳。

    法杖又动了几下,带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轻歌抬起另一只手,撩开眼前的纱幔,跟着法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停下。

    轻歌双眼赫然瞪大。

    她竟是看见,本该空空如也的床上,竟是出现了一个人,那人斜卧,单手撑着侧脑,似笑非笑的看着轻歌,紫眸优雅,偏生自带一股邪恶气息。

    他嘴角上扬,露出尖锐的牙,像是暗黑界的恶魔,右侧脸上的黑花,镶嵌在他的脸上,他陡然伸出手,抚摸着脸庞上的黑花,在他的抚摸之下,鲜血沿着花瓣的线条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在血液的渲染之下,花儿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邪情领主笑的愈发诡谲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像是玻璃,这块玻璃,陡然间出现无数裂缝,这是碎裂的痕迹。

    当邪情领主犹如玻璃碎裂后,便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轻歌竟是下意识抬起右手,掌心向上,一朵黑色的花儿,赫然出现!

    轻歌把法杖放在床榻上,她仔细观望着手中的花,有些像曼珠沙华,不过,比曼珠沙华更加阴森,花瓣线条柔美,却暗含齿轮,似能吞掉所有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轻歌问。

    “幽冥花碎片!”魇说话时,声音急促。

    “幽冥花碎片?”轻歌皱眉。

    “夜丫头,你可知幽冥岛的来历?”魇问。

    轻歌摇摇头,这个她倒是不知。

    魇道:“远古一战,暗黑魔法师们惨败,被迫离开四星,在幽冥岛苟且偷生,以凤栖尊后的手段,势必会斩草除根,赶尽杀绝,再说,那时暗黑魔法师已不成气候,凤栖尊后若是想杀,只要一挥手,率领千军万马,便能踏平幽冥岛,你可知在那样的攻势之下,幽冥岛和暗黑魔法师为何能存活下来吗?”

    魇问的,正是轻歌所疑惑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想不明白,凤栖尊后当初为何不把暗黑魔法师全杀了。

    诚然,凤牺尊后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,正因为如此,轻歌才不解,如今看来,倒是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轻歌问,“难不成是因为……”幽冥花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想,幽冥岛是黑暗元素最为密集的地方,幽冥花便是由浓郁的黑暗元素孕育出来的,蕴藏的黑暗元素,甚至能让整个四星大陆生灵涂炭,凤牺尊后带着大军攻打幽冥岛时,最强暗黑魔法师,把幽冥花镶嵌在法杖上,以血肉之躯,挡住灵师大军的攻击,保住了幽冥岛。”

    魇说话的时候,语气非常沉重:“一战过后,凤栖尊后受到重创,二十万灵师全军覆没,那位领主,则被幽冥花给吞噬掉,幽冥花裂开,化作几道碎片,分别陨落在各个地方,若是聚集了所有幽冥花碎片,氤氲出真正的幽冥花,便能成为最强的暗黑师,但是,拥有这种力量的同时,也会给自身带来灭亡,可以说,那位领主,便是用自己的生命筑出城墙,护住幽冥岛。”

    远古一战,死伤惨重,不论是灵师,还是暗黑师,又或者是精神师,都因那一战而实力退化,生灵涂炭,饿殍遍野。

    本该人间四月天,奈何有数不清的亡灵需要超度。

    战斗的意义,是为了更多的百姓,为了今后的和平!

    所以,才有那么多不要命的勇士,前仆后继的牺牲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轻歌听得魇的话,想起了适才脑海里出现过的画面,道:“远古战场守住幽冥岛的领主,应该是邪情领主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邪情领主。”魇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要这幽冥花碎片吗?”

    她并不想与幽冥花沾上关系,并非觉得暗黑师的力量很邪恶,而是因为,幽冥花会给她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暗黑师们若得知幽冥花在她身上,只怕会疯狂抢夺。

    当然,幽冥花本身就含有灭亡的意义。

    轻歌淡淡望着盛开在她掌心的幽冥花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完整的幽冥花,只是个碎片而已。

    轻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想,邪情领主最后离开宫殿,是去往幽冥岛。

    其实,他已经做好了死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要。”

    魇虽然觉得可惜,但他也认为,这幽冥花碎片就是个定时炸弹,轻歌并非暗黑师,幽冥花对轻歌也没有帮助,不如不要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