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9章 疼吗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南海汪洋无边,天地浩瀚寰宇,海鸥的羽翼扑打间,落下几根零落的羽毛,浮在水面上,被羽鳞蛇碾压而过。

    羽鳞蛇的身体逐渐湮没在徜徉大海中,湛湛青空,碧蓝的海,一轮朝阳在海的尽头冉冉升起,四周寂静无声,海岸旁的大树茁壮成长,稚嫩的绿叶郁郁葱葱,枝桠交叉树影斑驳。

    满船的人,都保持沉默,心情也格外沉重,似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剪不断,理还乱。

    “郑夫长,开船吧。”寂静过后,东陵太子的声音忧郁响起。

    郑武愣了好一会儿,似乎还未从羽鳞蛇将轻歌吞了的事情中消化过来,他心有余悸的望着平静的海面,反应过来时仓促应了几句后便准备开船。

    边角之处。

    梅卿尘的双瞳逐渐变红,锁骨至脖子处蔓延出如蜘蛛丝般的血色纹路,好似被锋锐的刀片割开血肉,衍生出一条条血痕。

    “蛇葬,我就不该信你。”

    梅卿尘一跃而起站在海船的边沿,蛇葬皱眉,仰头望着梅卿尘,道:“不准下去,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她不在,死又如何?”梅卿尘冷笑。

    众人此刻都惊讶的望着犹若妖魔般的梅卿尘,郑武回头一看望见双眼赤红的梅卿尘,吓得一个趔趄险些翻船,不过还好,海船只是打了个抖就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蛇葬默然,不再阻止,无人知道,男子右瞳的眼底浮现出一片哀伤。

    梅卿尘想要跳入南海之中,一道道水柱却是突兀的拔地而起,直冲云霄,在苍穹炸开,化为水花溅落一地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惊讶的抬眸看去,但见银色的光火掠上半空,羽鳞蛇宛似蛟龙般在空中挣扎。

    羽鳞蛇身上的鳞片反射出金色的光火,它的肚皮之上一阵电闪雷鸣,皮肉竟然变焦。

    梅卿尘愣住,站在木柱之上,一个海浪打来,湿了他的袍摆,而他眸中的赤红和脖子上的纹路,也逐渐褪去,肤如凝脂。

    烈日之下,悬空之上,羽鳞蛇身体曲成一张弓,嘴巴因痛苦而张开,张的极大,对准了那轮烈日,像是要将这熠熠生辉的太阳一口吞了。

    羽鳞蛇的尾部正在疯狂的摆动,大风从蛇的两侧刮过,一道道水柱炸开,溅湿了一船的人。

    灵气释放,疯狂的鼓荡,发出猎猎声响,好似要凝聚出一场灵气风暴。

    南海海面之上,出现无数灵气漩涡,海船上的众人脸色骤变,只觉得丹田中的灵气正在迅速流逝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灵气漩涡会吞噬我们的灵气。”明日香道。

    虎子脸色有些发白,“我丹田内的灵气全被吞噬,丹田正在腐烂。”

    屠烈云皱了皱眉,梅卿尘一心只在羽鳞蛇的身上,蛇葬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焦急时分,东陵太子蓦地拿出一面赤色晶石,赤色的光火笼罩着整条船,挡住了灵气漩涡对众人丹田内灵气的吞噬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轰隆隆,巨大的声音响起,众人不约而同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,半空之上的羽鳞蛇蛇尾被人捅开,一道漆黑的声音迅速窜出,羽鳞蛇无力的落在水中,鲜血在海内扩散。

    高空,少女悬浮在云巅,半边脸上戴着一面墨色鬼符面具,一双寒眸透露出浓烈的杀戮之意,她肩上站着一只似猫似狐的小肉团,一手举着染血的明王刀,一手拿着羽鳞蛇的晶核,鲜血流了整只手,手指缝隙间,似有青色闪电穿过,发出“嗤嗤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闪电的源头竟是皓腕处的七禽绛雷蛇。

    七禽绛雷蛇属于雷系,轻歌也不知是不是因祸得福,她冲进羽鳞蛇的体内是为取掉羽鳞蛇的兽丹和晶核,有血魔刃、姬月、绛雷蛇以及火焰龙在,她不怕对付不了一条蛇。

    哪知在羽鳞蛇的体内,七禽绛雷蛇一口吞掉了羽鳞蛇的兽丹,羽鳞蛇属性也是雷系,两两相碰,竟是让七禽绛雷蛇使出了召唤雷的灵技。

    轻歌翻阅过无数古书,如今不用姬月提醒也知道等七禽绛雷蛇再强大一些,恐怕会召唤出惊天动地的雷电,控制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轻歌将羽鳞蛇晶核放进空间袋,跃至窜上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能在半空停留那么久,很大的愿意是因为火焰龙。

    轻歌擦了擦明王刀上的血液,而后将明王刀收在虚无空间内。

    “无名,你这家伙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明日香走上前,拍了拍轻歌的肩膀,这一拍,明日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她抬起手看了看手心,手掌上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她将轻歌身体扳过来仔细的看着轻歌的后背,鲜血将黑色的衣裳染成暗红的颜彩。

    明日香如远山般的眉头狠狠蹙起,她将轻歌脊背上的衣裳朝两边撕裂开,看清轻歌背后的伤势后,明日香咽了咽口水,其他看见的人,都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见轻歌袒露在外的后背,有一道碗大的伤口,伤口严重,依稀可见血肉之中的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严重的伤?”明日香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轻歌脸色如霜,声音也不含任何感情,“不小心被羽鳞蛇的牙齿刮到掉了块肉,等等吃点丹药就会好,一点小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小伤?”

    轻歌回头讶然的看去,正见梅卿尘双眼充血的走来,一身怒气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轻歌的手,将轻歌带进船屋内去,踏碎一室的流光,而后将门关上,顺便把姬月关在外面。

    姬月在外面臭着脸不停的用爪子拍着门。

    船屋内,梅卿尘拉着轻歌走至床边,野蛮的将轻歌摔在竹木床上,轻歌摔得趴在床上,背后的伤口被撕扯到,钻心刺骨般的痛苦立即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梅卿尘问。

    轻歌脸色冷淡,她刚要起身,梅卿尘按住轻歌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轻歌皱了皱眉,淡漠的望着梅卿尘。

    梅卿尘右手拿出一把匕首,轻歌有些不解,下一秒却是看见梅卿尘拿着匕首在自己左手手腕上轻轻一划,鲜血立即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他把手放在轻歌的伤口上,鲜红的血液流下,奇特的是,轻歌脊背上的伤口竟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而梅卿尘手腕上的鲜血,也源源不断的流出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,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