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70章 阎公子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夜,幽幽森然,时而有清凉的风刮过。

    轻歌慢步走在前边,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跟在后面,不短不长的距离。

    面具后边的一双眸子,细细凝望着女子的背影,那么瘦,那么小,不堪一握的腰肢,细柳似得消瘦身形,偏生那么倔强。

    孤独的,愤怒的,英勇的,行走在人间龌蹉阴暗之地,初心不变。

    男子似是想起,在圣罗城外的山路,他第一次见到她,她似是哪里不舒服,被风华绝代的姬公子抱在怀里,简直就是掌中宝。

    面对心怀不轨的王家主和来自落花城的秦家,她笑靥如花,三言两语便将秦魁气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后来,他知晓她也算是半个亲人,便拿龙涎丹为诱饵,让落花城吴家吴紫灵去云府上门挑衅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她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她雍容华贵气势凛冽走了出来,说,是谁想踏平云家?

    后来,实力悬殊的一战,她扭转乾坤,赢得胜利,甚至说的每一句话里都有陷阱。

    他想,这也是他的亲人,他该守护她。

    走在前边的女子忽然停下脚步,男子一愣,顿住。

    轻歌背对着男子,沉默许久,她抬眸看了眼天边弦月,而后一寸寸地转过身,回眸看向男子,道:“阎公子,若真为我好,就把灵乳和银霜水的解药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阎公子——

    阎家——

    男子瞳眸紧缩,却是风轻云淡,他按捺住心内的激情澎湃,佩服女子的心思缜密,思想锋锐,仅仅跟他言谈几句,便能推测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轻歌早便想过,能跟柳川合作的,很有可能是落花城的人,且身份地位都不低。

    毕竟,柳川太自信了,若对方是兰无心,柳川反而不会过于自满,只因他对兰无心不了解。

    今晚遇到面具男子时,轻歌本以为是隐匿在暗处的敌人。

    但男子是真心实意的为她好,她能感受到,可是,她为什么不能强大起来?为什么一旦强大就会有危险?能有这么矛盾的地方,那就只有阎家!

    外祖阎家!

    两人站在明月光下,高高院墙就在旁侧。

    月光沿着院墙铺盖出一层阴影,洒落在轻歌与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对视许久,男子发出轻笑之声,道:“果然,瞒不过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轻歌抿唇,不言,眼神冷冽,带着几分疏离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放下屠刀,不再厮杀,也不再招惹帝国以外的敌人,解药我立刻给你。”

    男子嗓音很是好听,有种温润的错觉,仔细听去,平和之下,富有磁性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清澈,闪烁着极致的光。

    轻歌淡漠的看着他,良久,大笑,笑声在夜里传荡得很远。

    她指着男子,就那样笑着,笑的极其夸张。

    男子站得笔直,望着她。

    良久,轻歌止住笑声,敛起神情,面目肃然,冰冷如雪,她勾起唇角,裂开一抹嘲讽轻蔑的笑,笑并未弥漫至眼底,双眸依旧清寒涌动。

    “我,不稀罕你的解药,给我下完毒后,说是为我好,不给我解药,也说是为我好,这种好,有够让人恶心的,还是说,这本来就是你们阎家的真面目?”轻歌决然利落,转身就走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男子看着她快步远走的身影,有些矛盾和挣扎,良久,他跑过去,追上轻歌后,脚掌踏地,一个翻空便停在了轻歌面前,挡住轻歌去路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着头,金色面具反射出皎洁银白的月光。

    他从袖口拿出两个药瓶,丢给轻歌,“紫色药瓶,银霜水解药,清晨夜晚落一滴于眉心处,只要三日,便能解了银霜水的毒,红色药瓶乃灵乳解药,只要服食一颗,便能解毒。”

    轻歌接住两个药瓶,挑眸看了眼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眼神讳莫如深,没了之前的清澈,似是在冥想什么。

    轻歌把解毒药瓶放进空间袋里,她双手垂于身侧,迈起步子往前走,走至男子身侧,擦肩而过的刹那,翕然一顿。

    轻歌转头看向男子,道:“放下屠刀,并不能立地成佛,若是在我放下刀之后,敌人来厮杀,我没了刀,该用什么保卫我的国家,我的亲人?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,怎能回头?与其想着怎样才能不与敌人争锋相对苟延残喘活下去,不如拿起刀,将前路敌人全部铲除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再次往前走。

    男子在院墙旁侧站了许久,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过去好久,等男子反应过来时,回头看去,夜色正浓,哪里还有那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男子怔住,沉吟半晌,笑着摇头,与轻歌背道而驰,往玄月关关外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不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,那样反而像是流氓土匪。

    若能立地成佛,谁又愿意手执屠刀沐浴鲜血?

    她不拿起刀,怎能守护心中净土?

    轻歌悄然无息的回到刘府旧宅,当她打开屋门要走进去时,寂寞空虚冷的小奶娃直接扑到了她的怀里,在胸前蹭了蹭。

    轻歌提着他的尾巴,直接往后丢去,再跨过门槛,关上门,动作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小奶娃四肢朝天地摔在草地上,尾巴翘了翘,血红瞳眸里涌聚水雾。

    他揉着屁股,站了起来,跨过走廊栅栏,站在门前,敲了敲门,没人应。

    又敲了敲门,依旧寂静。

    小奶娃撇着嘴,委屈巴拉地蹲坐在门前,双手撑着脸蛋儿。

    过去大半夜,小奶娃不小心睡着,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门竟然开了。

    小奶娃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门竟然没锁?

    小奶娃无比愤怒地往里面走,欲要找臭女人算账,可是看着轻歌坐在桌前挑灯夜读认真专注的模样,又开始心软。

    因刘坤的装模作样,刘府旧宅里并没有夜明珠,用的都是昏暗烛火,轻歌便借着那摇曳烛火,仔细观看着从天鹰阁拿来的资料。

    越往后看,脸色越是难看,眉头皱紧,宛若死结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欲要揉眉,似是想到什么,复又把手放下,用力捏了捏大腿。

    长时间养成的习惯想要突然改掉,很难。  ⑧☆⑧☆.$.

    小奶娃看着轻歌这个动作,莫名感到暖心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,她都听了,也做了。

    小奶娃笑。

    他趴在桌子上,手肘撑着桌面,掌心托着脸颊,两条腿往后翘起,交叠,荡着,毛茸茸的大尾巴也左右摇晃。

    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轻歌看书认真。

    小奶娃看着她也是种享受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