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67章 渺小的蝼蚁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轻歌眼睁睁看着一头头高等魔兽死去,它们濒临绝望的眼神,轻歌此生难以忘记。

    轻歌蹲坐在地上,保持这个姿势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林崇担心的看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抬眸,看向林崇,问:“它们,都死了吗?”

    林崇闭上眼,叹了口气,道:“是的,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轻歌推了推面前的一头苍狼,又推了推猎豹,一个个,都没有回应她。

    中了天残毒,若不在天残毒开始发作后的三个时辰内服食解药,脏腑会慢慢腐烂。

    轻歌满身都从高等魔兽伤口里流出的血。

    她还没让它们化作人形,这些魔兽就死了。

    它们经历了地狱深渊,还没来得及感受自由,就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轻歌不知作何感想,只是看着一头头高等魔兽倒在自己身边,她竟是于心不忍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她竟也有恻隐之心,悲悯天下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何时开始,杀人如麻的她,竟也慈悲心怀了?

    轻歌嗤笑一声,站起身来,迈动双腿,跨过倒在地上的魔兽尸体,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长长的走廊上,她仰起头,看着那轮散发着皎洁柔光的明月。

    “老大——”林崇走出来,站在轻歌旁边。

    “都给烧了吧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烧了,才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这些高等魔兽哪怕死了,特征也很明显,秦家若有心追查,发现高等魔兽,必然会顺藤摸瓜找到她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站在狭窄的路上,前有狼后有虎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是该妇人之仁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时间伤春悲秋,倒不如强大起来,把前路敌人全部除掉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崇应道。

    轻歌走出大院时,这座偏僻古老的院子,燃起了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冲天而起的火势,在她身后摇曳,她沿着火光照亮的路,离去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轻歌离开大院,漫无目的走在街上,身上斑斑血迹,拥有雪灵珠的她,腥臭味没多久,便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林崇虽担心轻歌,但也深知,院子虽然烧了火,里面的魔兽尸体,也要小心翼翼处理掉为好,另外,低级、中级魔兽得转移阵地,今日的腥臭味过于明显,要销毁一切证据。

    轻歌走出一条街,在偏僻的巷子口,遇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华服着身,脸上戴着尊贵的金色面具,一双狭长的星眸,含着点点笑意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。

    轻歌往前走,他也往前走,直到,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轻歌倏然一顿,回头看去,那人,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轻歌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这人,是谁?

    轻歌摇摇头,狠狠皱着眉头,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的双瞳,逐渐清澈。

    和秦魁的交易,她只给了秦家三天时间,也就是说,最长也要三天后,落花城城主永夜生就会有所表示,荣耀领主便不能再使用暗黑术。

    之后,就是一场恶战,要与荣耀领主争个高低,玄月关战事结束后,即将面对的是黑魔卫,这一战,拼了命也不能输!

    然而,在永夜生城主下令前,轻歌得尽快找到秦家要带走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魇,你说,秦魁要玄月关镇关将军的位置做什么?是真的需要这个位置还是声东击西掩人耳目?”轻歌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,如果真要把什么东西带走,直接去拿就行了,要个将军位置,还得跟你合作,岂不是多此一举?”魇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轻歌带着疑惑,走回了刘府旧宅。

    刘府门前,站着一人。

    黑色短发,犀利双眼,正是秦家魔琼。

    魔琼双手环胸,一腿修长,另一条腿膝盖弯曲,脚掌踩在后面的墙上,她侧着脑袋,舔了舔唇角,嗜血的看向轻歌,道:“消息已传给秦家,相信要不了多久,秦家就会跟城主说荣耀领主暗黑术一事,四国王,你也得做好准备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本王还敢讹秦家?”轻歌冷笑,不动声色道。

    “四国王胆大包天,秦家在你眼里,还算不了什么吧?”

    魔琼道:“不过,人贵有自知之明,年少轻狂是好事,不过,狂妄带来的代价,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,放眼四星大陆,一个小小的四国王还算不了什么,接下来,你会发现,你在秦家面前,就是一只渺小的蝼蚁,秦家一脚,就可以把你踩的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说至最后,魔琼脸上浮现怪异的笑。

    “秦家固然势大滔天,但,魔琼姑娘可能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轻歌走上前,站在魔琼身侧,吐气如兰,淡漠的道:“本王是落花城阎家的外孙女,秦家在阎家面前,又算得了什么?而你,在秦家,又有多受重视?”

    魔琼双瞳瞪大,而后又恢复平静,嫣然一笑,“此次回到秦家,我的地位定然水涨船高,你有阎家血脉又如何,阎家根本就不认你,你啊,就像你母亲一样,是阎家的耻辱,夜轻歌,你还不明白吗,以你的力量,根本做不了什么,若你能归顺于我,我定能一笑泯恩仇,既往不咎,我带你杀进落花城,你助我在秦家步步高升,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哪怕魔琼仇视着夜轻歌,但两年的接触,她比谁都清楚,夜轻歌有多恐怖的潜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把夜轻歌的力量占为己有,她在秦家,也会越来越受重视,等她羽翼丰满,届时就能对付夜轻歌,再跟夜轻歌算账。

    她会把在夜轻歌身上吃过的亏,全都加倍还回去!

    她会告诉夜轻歌,惹上魔琼的代价,有多惨重。

    而魔琼的小算计,轻歌自然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想要本王归顺于你?”轻歌重复一句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魔琼双眼闪过电光。

    “你啊,真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。”轻歌嗤鼻一笑,朝刘府旧宅走去。

    魔琼在秦家得不到重视,秦家之所以派她来玄月关,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,不受重视的人派出来,便能省去很多麻烦,方便办事。

    可惜,魔琼还看不懂。

    甚至以此为嚣张资本站在轻歌面前颐指气使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魔琼怒喝。

    轻歌往前走,不回头,连一瞬的滞留都没有。

    被忽视的魔琼,怒目瞪着轻歌的背影,脸上挂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,便见她道:“夜轻歌,你难道就不关心墨邪吗?你不想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吗?”

    终于,轻歌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她依旧背对着魔琼,双眼里,却放射出寒光,犹如雷劈山崩,杀气暴涨,惊心动魄!

    落花城内,谁若敢动她的墨邪,哪怕是她外祖阎家,她也必定提起刀,掀起落花城的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墨邪,最好无事安康。

    否则,她不介意化身为魔,展开厮杀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