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61章 暗藏杀心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陈琳游目四顾,巷子里除了算命瞎子外就只有她一人,可见,算命瞎子是在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陈琳皱了皱眉,“祸从天降?血光之灾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算命瞎子捋了捋黑色的胡子,摇头晃脑,故弄玄虚,“姑娘命运多舛,尤其是今年,多灾多难,贫道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“胡扯。”陈琳起身,欲要离去。

    她的背后,再次响起了算命瞎子的声音,“姑娘,贫道好心提醒一句,小心身边人,越是亲密之人,越是暗藏杀心,姑娘是个可怜人,前路凶险,定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陈琳蓦地回过头,瞪大眼,“亲密之人?”

    说到亲密之人,她只会想到柳川,难不成,柳川为了踹掉她,已动了杀心?

    算命瞎子点点头,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姑娘,贫道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破解的方法?”

    陈琳走过去,挨近算命瞎子,一颗心,疯狂跳动。

    一定是柳川想杀了她,她是柳川未婚妻,曾也是秦家护卫,柳川想要跟她一刀两断,没那么容易,甚至会影响到柳川的名声。

    柳川为了保全自己,便想把她这个眼中钉除掉。

    越是这般想着,陈琳就越是钻进了死胡同,觉得柳川正在磨刀,准备对她下杀手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能就这样死了!

    柳川,你也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陈琳咬紧牙关,双眼赤红可怕,她蹲坐在算命瞎子旁边,期盼的看着算命瞎子。

    如今,她对算命瞎子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陈琳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人往往如此,越是崩溃绝望,越容易混乱,没有主见,听到什么只要觉得合理,便信了,不会深思。

    算命瞎子捋胡子,过去许久,才道:“姑娘,泄露天机,逆转命运,会折煞,会被老天爷惩罚的,姑娘,贫道见你可怜,才多言一句,赶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,请告诉我破解之道。”陈琳猛地跪下,双膝触地,发出沉重响动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这是何意,赶紧起来。”算命瞎子摸索着伸出手,欲要把陈琳扶起。

    陈琳仰起头,看着算命瞎子,道:“阁下,请救我一命,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算命瞎子叹了口气,“姑娘,你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我破解法子,我就不起来。”陈琳揪着算命瞎子的衣袖,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贫道只说一次,千万要记住。”算命瞎子道。

    陈琳双眼一亮。

    “如此,姑娘可以起来了吗?”算命瞎子道。

    陈琳抿着唇,撑着算命瞎子双手站了起来,“阁下请讲,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逢凶化吉,还很难说。”算命瞎子掐了掐手指,道:“姑娘有很浓重的煞气,想要躲过这一劫,需要雷电。”

    “雷电?”陈琳不解。

    “至于如何理解,全靠姑娘自己了。”算命瞎子道。

    陈琳低着头,自言自语的喃喃着,“雷电如何破解?”

    许久,陈琳抬起头,那算命瞎子已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陈琳错愕不已,朝四周看去,哪里还有算命瞎子的身影?

    如此,陈琳更加觉得那算命瞎子很是神秘了,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陈琳走出阴暗的巷子,往秦家大院走去,偏僻的道路上,一群小孩打闹着,唱着无人问津的歌谣:“古有霸王,举锤向天,雷公震怒,魂归西去……”

    陈琳正想着算命瞎子的话,听得孩子们唱的歌谣,双眸闪烁着极致的光。

    她脚步一顿,朝孩子们走去,孩子们唱着歌谣的声音戛然而止,看着陈琳,聚成一团。

    陈琳走至一个孩子面前,蹲下身子,拉住小孩的手,问:“小弟弟,告诉姐姐,你们刚才唱的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孩子天真无邪,眨了眨眼睛,不多时,眯起眼睛一笑,嗓音稚嫩的道:“前朝有一位王爷,力大无穷,称之为霸王,为了证明力量,他在阴雨天举起双锤问天,雷电便劈到了他身上,霸王也因此死亡,姐姐,你不知道这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小孩歪着脑袋,双眼水汪汪,好奇的看着陈琳。

    陈琳愣住,精神有些恍惚,她没有回小孩的话,而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一路上,很是沉默,直到进了秦家大院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柳川与魔琼迎面走来,魔琼看了眼她,问:“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    柳川站在边上,不说话,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是奢侈,即便目光偶尔扫过她,也带着浓重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路上耽误了些时间。”陈琳道。

    魔琼看了眼柳川,又看了看陈琳,“你们聊,我去长老那里商议正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魔琼朝柳川的方向走去,擦肩而过时,摸了把柳川的脖子,柳川回头,视线一直停留在魔琼身上,直到魔琼消失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陈琳瞳眸睁大,魔琼是故意做给她看的。

    她在秦家时,倒是经常跟魔琼唱反调,魔琼一定是报复!

    在刘府旧宅里魔琼让她坐夜轻歌位置,也是为让她下不了台!

    陈琳想到算命瞎子说的话,心脏猛地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朝柳川走过去,故作镇静,握住柳川的手,道:“柳兄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柳川极其不耐烦,一把甩掉陈琳,皱着眉,目光冷漠瞥了她一眼,“陈琳,我已经心有所属了,等回到秦家,我就把信物还给你,从此往后,你我再无干系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立下婚约时,她们互相给对方信物,彼时,是爱的见证,如今,却成了厮杀的开端。

    陈琳笑的很僵硬,但明显看得出,她收起了戾气,放下尊严。

    她抱住柳川手臂,道:“说什么胡话,当初你不是说我们要生漂亮女儿,有个三口之家吗,别说胡话了,再过不久我们就该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柳川用力推开陈琳,双眼充血,“陈琳,你羞不羞耻?成亲?你也配?”

    “柳川,我绝不同意的,你的妻子,只能是我,你不要逼我。”陈琳有些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柳川眯起眼睛,右手使劲捻着左手袖口。

    陈琳眸光闪动,她对柳川再了解不过了,柳川想杀人时,便会有这个小动作。

    正如算命瞎子所说,她有血光之灾,想杀她的凶手,是她的亲密爱人。

    陈琳想仰天大笑,笑命运炎凉。

    笑完了,陈琳冷静下来,认真的问:“柳川,你想杀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柳川靠近陈琳,近在咫尺,停下,“陈妹,我想杀你,易如反掌,所以,你别任性了,也别无理取闹,否则,即便你死了,也没人会为你寻仇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柳川离开。

    陈琳看着柳川的背影,双目血红。

    柳川,该死的那个人,是你才对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