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6章 引火自焚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蛮荒城城郊外,地处南海之边,枯草丛生,杨柳依依,似有四季开了一路,美丽芬芳。

    蛇葬驾着马儿与轻歌并肩而行,他目视前方,藏青色的眼瞳暗藏浓浓杀意,声音颇为沙哑,戾气四散,“看来你不是第一次杀人。”

    轻歌不言。

    的确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动手杀人的时候,十岁不到,脑子里什么都没装,只有活下去的信念,而当一个活生生的人毫无生气的倒在她面前时,鲜红的血液灼伤她的眼,她害怕的不能自己,却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杀的人,是我的亲哥哥。”蛇葬忽然道。

    轻歌讶然,心脏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此时,梅卿尘身下的马儿到了轻歌的另一侧,他淡淡的看了眼蛇葬后,目光才落在轻歌身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梅卿尘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轻歌浅笑,左手揉了揉趴在马背上休息的姬月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黑云骑的人,夏紫烟不会放过你。”梅卿尘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不杀,她也不会放过我,不是吗?”轻歌偏过脑袋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梅卿尘抿唇,沉默着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无言,专心赶路。

    南海之南是流海,比之南海风景如画,安静怡人,流海则要雄伟磅礴一些,各类的妖魔野兽,也象征着藏有各种奇珍异宝,充满诱惑力的宝物,往往伴随着难以估摸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咳嗽声响起,撕心裂肺却也倍感优雅,轻歌担心的望过去,只见梅卿尘从火烈马上翻滚了下来,倒在草地之上,身体虚弱,脸色白的吓人。

    轻歌立马跃下马,将梅卿尘扶起,梅卿尘再次剧烈的咳嗽,一口黑血吐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漆黑的瞳孔微微紧缩,轻歌看见,沾染到梅卿尘血液的草,竟然迅速枯萎,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梅卿尘嘴角流出意思黑色鲜血,他脑袋无力的靠着轻歌的肩膀,眼神有些虚幻空灵,声音温和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轻歌沉着一张脸,道:“这叫没事?”

    屠烈云翻身下马,双手负于身后,他看了看梅卿尘,又看了看地上一滩黑色血迹。

    “南海算是西海域比较平静的一片海域,今晚就在这休息。”屠烈云道。

    轻歌点头,扶着梅卿尘在旁侧破败的屋子里休息,明日香和虎子架起篝火,蛇葬盘腿坐在门口,如一座门神般,煞气滚滚。

    梅卿尘靠着柱子休息,轻歌将身上的外袍解下放在他的身上,梅卿尘抬眸,虚弱一笑,甚是倾城,“病怏怏的,是不是个累赘?”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说话。”轻歌面无表情,从空间袋之中拿出一壶淡酒,在火上烤了烤后放在梅卿尘手里,“快喝下,暖暖身。”

    梅卿尘不喝。

    轻歌皱眉,道:“听话”

    梅卿尘抬眸,“你喂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轻歌嘴角疯狂的抽搐,额上落下一排黑线,屠烈云尴尬的笑了笑,掩嘴干咳转头别扭的看向别处,明日香愣了会直接哈哈大笑,虎子望着梅卿尘好奇的眨了眨眼睛,嘴里念念有词,“梅大哥发烧了吗?”

    明日香一巴掌朝虎子脑袋上打过去,笑嘻嘻的看了看轻歌二人,而后揪着虎子耳朵扯到外面去,“你们继续,继续,我和虎子去外面吹吹风,哎呀,这春天的气息太浓烈了。”

    轻歌石化的望着明日香消失在黑夜之中,她看了看一脸傲娇眼神却是温柔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的梅卿尘,无可奈何,只好从梅卿尘手中拿过酒壶,准备喂他。

    姬月却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举起一双爪子猛地从轻歌手中抢过酒壶,踩在轻歌肩上,动作粗鲁的将酒葫芦硬塞进梅卿尘的嘴里。

    梅卿尘呛了呛,直到一壶酒全部喝完,姬月才把酒葫芦丢在地上,跃至地面,一双爪子交叉的摩擦,双眸发光兴高采烈的看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梅卿尘望着姬月惊讶了好一会儿,才笑道:“这猫原来这么有灵性。”

    姬月狠狠的瞟了眼梅卿尘,你才狐狸,你全家都狐狸。

    轻歌手腕上的七禽绛雷蛇和虚无之境内的火焰龙都偷偷憋笑,姬月大怒!

    子夜,众人半睡,蛇葬盘腿坐在门口守夜。

    南海虽然平静没有什么风波,但那也仅仅是对于西海域来说而已,夜里,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野兽妖魔的。

    轻歌睡至一半,蓦地清醒过来,朝旁边看去,她的身上盖着外袍,而柱子前的男子却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穿上外袍起身,朝外悄然的走去。

    门前,眉目藏在斗篷之中的蛇葬却是猛的抬眸,藏青的眸异常深邃,淡淡的望着轻歌娇小瘦弱的背影,道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轻歌回眸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卿尘没事,黎明前他会回来的。”蛇葬淡漠的道:“你若是再执迷不悟,必会引火自焚。”

    趴在轻歌肩头的姬月皱了皱眉,只觉得有些不妙,便道:“丫头,回屋子里去,我感觉外面有些诡异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照顾好它。”

    轻歌不理会卿尘,将手里的姬月朝蛇葬丢去,撂下一句话便朝黑夜里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蛇葬抱着姬月,望着姬月颜色不一的瞳孔,皱眉,犹似自言自语,“血瞳一族的畜生?”

    姬月震悚,浑然毛发倒竖起……

    轻歌在暗夜的森林木中寻找梅卿尘,月色皎洁,妖兽的吼叫声此起彼伏,引人惶恐。

    她手中紧握着明王刀,眉宇间的血魔花绽放出夜里的颜彩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走至深处,轻歌停下脚步,借着微茫的月光望着面前的一排茁壮的大树,其中一棵大树变得枯萎没了生气,树根之处是一滩黑色的血迹,轻歌眸光微颤,握着明王刀的手稍稍用了些力道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的接触,梅卿尘的的确确走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她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情,故此,每当虎子明日香调侃她和梅卿尘的时候,总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敏感如她,脆弱如她,狠毒如她……

    只要是真挚的感情,她都稀罕,她都想要,所以那一层薄纸,她从来不会捅破,她只知道,梅卿尘待她很好,让她温暖眷恋。

    那是从未有过的体验,有一种和夜青天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她当了一辈子的杀手,冷酷无情,杀人如麻,可谁有知道,她是最渴望感情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无关风花雪月,只有血淋淋的真心一颗罢。

    ,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