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39章 夜轻歌,又见面了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英雄嘛,总是惺惺相惜的。

    故此,才能把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聚在一起,刀山火海,在所不辞地追随着夜轻歌。

    屠烈云与徐炎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轻歌早已部署好了,我们只要跟着她所说的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没问题吗?”杨智皱眉。

    轻歌的计划是,不必在乎荣耀领主的攻城突袭,让林崇把从燕岭北山带走的那些人,扮作士兵守在城墙,嗑嗑瓜子,聊聊天,望望风景即可。

    杨智依旧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若荣耀领主今晚当真是来攻城的呢?

    屠杀军和刑天战队都没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屠烈云道。

    “那师父她怎么样了?”虎子担心的看了眼被死神网封锁住的门。

    “屋子上面覆了死神网,我们不能硬闯,可现在也不知小主子在里面怎么样了。”林崇补了句,眉眼皱起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比之百国联盟的突袭,他们更担心屋子里的夜轻歌。

    屠烈云犹豫了会儿,道:“死神网是轻歌的东西,既然是死神网,那就意味着轻歌不想让人打扰她,我们专心应对百国联盟,如此,轻歌从屋内走出来,才不会被百国联盟的事扰心,轻歌既然会选择在此时闭门,只能说她信任大家伙儿,兄弟们可不能辜负王上的期望啊。”

    “屠兄说的是。”徐炎看向莲华,道:“莲兄,你且在这里候着,我等去往西北附属城门。”

    莲华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走吧。”李沧浪道。

    “秦家的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崇道:“秦家来人了,很快就会到达玄月关,有可能是冲着老大来的,因刘坤之事,老大砍了杨辛荣的头,秦家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这是从天鹰阁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左右秦家人也没到玄月关,先去解决荣耀领主。”

    徐炎道:“即便来了我们也不惧,难道只许他们落花城人在帝国疆土作威作福?就不允许帝国王法存在?想动小主子,也要问问三万屠杀军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除非刑天战队的成员死绝了,否则,谁也别妄想欺负老大。”

    说至此,林崇便跟着李沧浪等人朝西北方向的第二道附属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徐兄,百国联盟之事交给你,我腿脚不便,就不去了。”屠烈云望着徐炎,道。

    徐炎颔首:“屠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屠烈云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眼虎子,虎子意气风发,大晚上也神采奕奕的,似是随时可以上战场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屠烈云想,虎子跟在夜轻歌身边,能彻底激发他所有的潜力。

    明日香扶着屠烈云,朝南边的一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扶希便是在那院子里休养。

    自屠烈云跟明日香袒露感情后,就一起照看扶希。

    屠烈云转头看了眼明日香,道:“以后多穿点。”

    明日香眨了眨眼睛,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她皮肤黝黑,身材性感,穿着打扮顶多也就是拿块布遮羞而已,修长双腿,呼之欲出的某处都袒露在外,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是个男人见此活色生香之景,怕是都会血脉膨胀。

    只是,明日香跟着屠烈云很多年,春夏四季,都是这般穿着,屠烈云也从未正眼看过,让她多穿衣裳这种话,更是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如今,气候不冷,屠烈云让她穿衣裳,许是吃醋?

    明日香情不自禁的笑了,鸣鸣得意直言不讳问:,“屠大哥,你是怕我被别的男人看了吗?”

    屠烈云收回视线,“反正我都看遍了,被别的男人看两眼,我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明日香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让她乐乐吗?

    明日香撇着嘴,无趣的很。

    屠烈云似是察觉到明日香不开心,便道:“手感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明日香不解。

    屠烈云干咳了两声,眼神自明日香胸前飘忽而过。

    明日香脸颊涨红,甩开屠烈云的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屠烈云站在原地,无奈摇头,心情却莫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前,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,如今释放出去,倒是前所未有的放松呢。

    明日香走了好长一段路,似是想到屠烈云腿脚不便,而后又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至屠烈云身边,勾着屠烈云臂膀,面不改色,“客官,手感好的姑娘不多了,客官可得好好珍惜着。”

    屠烈云苦涩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,即便拿出刀子对着明日香,明日香也会义无反顾的拥抱他。

    他委屈了她这么些年。

    好在,余生,可以慢慢弥补她的等待。

    门前,长廊,莲华坐在栏杆上,正面朝着屋子。

    里面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?

    他转过头,又看了眼李沧浪等人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莲华侧着脑袋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适才,这些人的担忧,他皆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,好似都愿意生死无悔的追随她,为什么呢?

    “夜轻歌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莲华望着紧闭的门,自言自语,低声道。

    再说屋内的轻歌,此时貌似还在与双眼上的黑暗元素对抗。

    皇极天焱释放出的金光,包裹着杀戮血狼,因光芒过于强盛,导致看不见杀戮血狼的身影。

    轻歌整张脸,都是龟裂开的黑色纹路痕迹,痕迹堆积在一起,宛若怒放的荆棘花。

    轻歌眉头紧蹙,浑身都是大汗,衣裳被汗水浸透,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她专心应对黑暗元素,雷巢里的精神力仿佛都要枯竭来,与她血脉、骨骼、皮肉融合的雪灵珠之力,此刻全都汇聚在双眼上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的黑暗元素,更为坚韧,无坚不摧,饶是轻歌,也不敢马虎。

    虚无之境,绛雷蛇与小狐狸们甚是担心。

    精神世界,魇想着,究竟是何种原因,让皇极天焱里本该覆灭的黑暗元素在夜轻歌体内重生?

    越想,越是思绪如麻,理不清。

    嗒。

    豆大的汗水,沿着清绝轮廓汇聚在削尖的下巴,最终往下滴落。

    时间,流淌着。

    夜空下,从落花城来玄月关的路线上,一把把巨大的剑,悬于高空,速度快到极致,一路风驰电掣的往前冲,不断逼近玄月关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秦家人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,是一名女子,女子短发,眉目有些凌厉,眼瞳深处,闪过怨毒的光束。

    仔细瞧去。

    若轻歌在此,便会发现,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她立于长剑中央,俯瞰湮没在夜色里的山河轮廓,眼里荡起笑。

    她望着玄月关的方向,轻声道:“夜轻歌,又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夜家族比之辱,雪女山下断发之仇,新账旧账,一起算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