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34章 她的狠,早已深入骨髓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轻歌乘坐在骄撵之上,驶回刘府旧宅,沿街的百姓皆是驻足痴望。

    四国王的风采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今日轻歌一袭黑衫,犹似江南烟雨下的水墨画,有一种沉静安然的气质。

    那双漆黑瞳眸,波澜不兴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骄撵是从秦家大院的方向行出来的,故此,街边百姓都脑洞大开,议论纷纷,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四国王大人怎么去了秦家大院,是不是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,那杨辛荣可是秦家的人,还是个二剑灵师,灵师以上的修炼者都很是尊贵,就算是秦家,也得好好护着,听说秦家在玄月关损失了四个二剑灵师,秦家这一次,还不气疯来。”

    “落花城世家的人,就算犯下滔天大错,也没人敢惩治吧,这一次,王上行刑斩立决,杀了罪魁祸首杨辛荣,可是冒着巨大风险,刘大人一生清廉,为国为民,王上虽为女子,但也是一代明君,为了四国子民,为了死去的刘大人,不惜得罪秦家,也要为我们讨回公道,甚至还去秦家大院安抚秦魁长老的情绪,我可听说那秦魁长老暴躁的很,动辄打骂,此次王上只怕是吃了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“有君如此,乃是我北月子民的福分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轻歌坐于骄撵,靠着软垫,耳边是百姓们吵杂的声浪,轻歌嘴角裂开清寒的笑。

    舆论,是一把很好的武器。

    若是使用的好,杀人灭国,不过须臾。

    轻歌从来不在乎名声,彼时,天下人不屑她,羞辱她,谩骂她,她心如铜墙铁壁,骂声与她无关,影响不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,若她需要好的名声,她也能让苍生来敬戴她,恭维她!

    一切,全看她想与不想。

    这次来秦家大院除了试探秦魁的想法,瞧瞧柳川与陈琳的处境,看看能不能推测出秦家接下来的打算之外,她更是要掌握舆论,让天下百姓,皆爱戴她。

    如此,举国同心,众志成城,安能不灭他秦家?

    常言道,恶人自有天收。

    陈琳这种恶人,既然天不收去,那她便来收,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    诚然,她也杀人放火,不是什么君子,但她不草菅人命,光明磊落,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轻歌抿着唇,看向远处的景致,那巍峨崇高耸入云巅的山脉,漂浮着淡淡的风,时而有大雁呼啸而过,发出几声嘶鸣。

    “杨智,你第一次杀人的时候,有什么感觉?”轻歌转头,问道。

    杨智骑着烈马跟在骄撵旁边,转头看了眼轻歌,忆起往事,道:“第一次杀人,怎么说呢,第一次拿起刀,砍掉了敌人的手臂,血喷了我一脸,那种血腥恶心的味道,让我作呕,但闻久了,也就习惯,男人嘛,又不是小姑娘,哪能有时间矫情,只能往前冲,不停的往前冲,红了眼,黑了心,疯狂的杀着,见人便砍,只有搏命,才能有一线生机,胆小懦弱,非但扳不倒敌人,自己反而也无法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小主子,你和陈琳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杨智道:“她杀人求的是痛快,而你,是自保,更多的是防患于未然,的确,岳樱子是因你而死,她与你素不相识,却死在了你的计谋之中,可若不然,兜兜转转,妇人之仁,死的那个人,反而会是你,世间,很多事都不能讲求公道,也有凌驾于王法之上的存在,对此,你不能用王法去裁决那些罪人,你得成为比他们更强的存在,用比他们更残忍的手段来对付他们,简单粗暴,反而能让逝者安息。

    若蓬莱仙境的那些冤魂得知龚耀祖、刘坤惨死,怕是也能瞑目,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对错呢,你看,天下人视刘坤为清廉之官,可你比谁都清楚,刘坤到底有多龌蹉,但你不能揭发,你甚至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百姓们歌颂惋惜死去的刘坤,只因为若被秦家知晓,便不会放过你,你倒下了,还会有谁站起来为那些脆弱的人说话?”

    杨智意味深长的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用你自己的方式,来惩戒罪人,即便前路坎坷,即便不再有光明,屠杀军也常伴小主子左右,绝不后悔,也绝不软弱。”

    说至此,杨智满身热血,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轻歌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的确,如杨智所说,既然王法不管用,那她便是王法,她来超越一切,她来分辨善与恶。

    轻歌垂下眸子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妇人之仁,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她的狠,早已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骄撵在刘府旧宅门前停下,轻歌走下骄撵,正看见殷凉刹捧着个大包裹走来。

    殷凉刹脸上有些脏,身上也沾染了些泥土,头发蓬松。

    看见轻歌,殷凉刹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殷凉刹怀里的包裹,眉头轻扬,问:“去打家劫舍了?”

    殷凉刹凑上前,蹑手蹑脚,东张西望,而后道:“轻歌,这里面可是上等的药材,医馆里的医师说用峭壁草根熬出来的药汤能治头痛,且特别灵,我去了趟燕岭,摘了许多峭壁草根来,以后你就不用头痛了,只要你头痛,我就去为你熬药,近来我跟着刘府的小厨子们,学会了熬药,小厨子还说我手艺好呢,我问过医师了,峭壁草根味涩,我会放些蜜饯进去,就不会那么苦了。”

    轻歌看着殷凉刹,薄唇微抿,眸光轻动,冰冷的心里缓缓流淌过暖流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她嗤了一声,而后伸出手,捏了捏殷凉刹的脸,“看看你,都成花猫了,哪还有一国公主的样子?”

    峭壁草根生长在悬崖峭壁中部处,很难采摘,稍有不慎便会掉下悬崖,殷凉刹摘了整整一包裹,想来甚是辛苦,只是为了治疗她的头痛症而已。

    傻子!

    轻歌捻着袖子,擦掉殷凉刹脸上的脏痕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熬药了。”殷凉刹抱着包裹,往刘府旧宅里跑去。

    轻歌望着殷凉刹背影,眸光氤氲。

    殷凉刹脾气虽有些暴躁,爱扮男装,甚至想要成为国之栋梁,上战场杀敌,但那颗心,终究是温柔的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