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33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轻歌站在陈琳面前,看着犹如恶鬼转世般的陈琳。

    轻歌眼底深处绽放一抹清光,而后,直接忽视掉陈琳,往前走去,细嫩肩膀直接撞开陈琳。

    陈琳最为痛恨的就是她的忽视,那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不屑一切的姿态,让陈琳感到自己甚是渺小阴暗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两步,伸出手,拦住轻歌,压低头,垂眸看着地面,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来,“我,允许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轻歌脚步顿住,停下。

    杨智看着陈琳的挑衅,愤怒,欲要出手。

    轻歌淡淡抬起右手,制止住了杨智的动作。

    轻歌身材高挑,要比陈琳高处一个额头。

    她微微睥睨着陈琳,犹如看戏子在台上蹦跶,“本王想走,需要你允许吗?看来,你还没认清自己的位置,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,你以为自己能够在秦家站得住脚吗?你以为未婚夫会待你如初吗?”

    轻歌每说一句,便好似拿着锤子狠狠击打着陈琳的灵魂,让她崩溃,再让她绝望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清楚如今自己的位置,正因为清楚,才日渐恐慌害怕,当一个人站在高处,久了,再摔下泥潭,就没有爬起来的勇气。

    锦衣玉食富贵荣华惯了,谁又愿做那饥寒交迫的乞丐呢?

    轻歌脸上的笑,渐渐浓郁了。

    寒气,在眸子里流动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北月国夜家,丫鬟废柴们都敢打骂她这个丹田破碎的嫡系废物,哪怕她有夜青天护着,也不能过安稳日子,更别说是那落花城秦家。

    陈琳若是回去,只怕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轻歌并不同情陈琳,也不落井下石,只能说,活该。

    彼时,她不想针对陈琳,可她万万没想到,陈琳竟然会把岳樱子削成人彘。

    她以为岳樱子顶多会受些皮肉之苦罢了。

    若陈琳当时把龚耀祖削成人彘,轻歌甚至会赞成。

    岳樱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轻歌未曾与之谋面,但,岳樱子却因她而死,若她不除陈琳,如何问心无愧?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陈琳瞪着夜轻歌,“你是夜家嫡系女儿,你能进迦蓝,你被夜青天捧在怀里宠着,你能得到上天眷顾,你是金枝玉叶,甚至还是四大帝国的王,像你这种人,怎么能懂得我们努力往上爬的滋味?

    如今,没了,什么都没了,我的人生全完了,为什么你还是好好的?你还能混的风生水起?为什么你一句话就能决定杨辛荣的生死?夜轻歌,血债血偿,天道轮回,你会得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陈琳歇斯底里的怒吼着。

    轻歌淡淡的看着陈琳,她的从容优雅,与陈琳的张牙舞爪对比鲜明。

    杨智厌恶的看了眼陈琳。

    小主子的手段再狠,他都讨厌不起来,甚至会拍手叫好,可眼前这个女人,却让他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岳樱子的死,还有那个丫鬟。

    原本在亭子上的丫鬟,如今成了一具尸首,一张脸,被划的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是有多大仇多大怨才能对一个小丫鬟做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陈琳心情喜怒不定,阴晴无常,郁闷之时便以杀人为乐。

    然而,杀人不过头点地,她却残忍无情,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“发泄完了吗?可以滚了吗?”

    轻歌依旧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中,陈琳就像是那过街老鼠,可有可无,悲哀又可恨。

    陈琳紧攥着双手,瞪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下颌微微抬起,迈着步子,往前走。

    陈琳忽的拿匕首朝轻歌刺去,玩的是偷袭。

    轻歌好似没有看见,继而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锋锐匕首即将刺到轻歌身上时,陈琳手腕忽然被人一把攥住。

    杨智抓住陈琳的手,折断其手腕,控制她手中匕首朝陈琳脆弱的脖颈刺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轻歌出声时,匕首与陈琳脖颈,近在咫尺,再往前些,便能夺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?”杨智看向轻歌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不是要炖人参汤为小黑补身子吗?”轻歌开口,看也不看陈琳一眼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杨智拽过陈琳手中的匕首,往旁边湖里一丢,而后感到作呕地在身上用力擦了擦手,随之抱着雪莲人参跟上轻歌。

    走出秦家大院时,杨智问道:“小主子,为什么不杀了那陈琳?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杨上将,你可知,有些人必须除掉,但有些人,可以留她一命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“此言何解?”杨智皱眉。

    轻歌勾起嘴角,道:“像冥千绝那样的人,只要有机会,必须一击毙命,否则,他摔得越惨,来年便会站得越高,但陈琳不一样,她,站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丹田被毁,又失了贞操,怎么站起来?

    再说,想要东山再起,得付出更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陈琳没那份魄力。

    轻歌幽幽一笑,坐上骄撵,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最近头痛症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轻歌眸光森然,周身释放着寒气。

    ——冥千绝,感受到了吗,那滔天的杀意,都是赠予你的。

    杨智听得轻歌的话,若有所思,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佣兵协会。

    那恢弘冰冷的宫殿里,冥千绝身着绛紫长袍,腿上盖着乳白色毯子。

    他脸色有些发白,双眼里闪过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说,如果是冥千绝的话,只要有机会,必须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时,冥千绝的心,竟是在颤抖,他仿佛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,而这种预料,唯有占卜师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虞姬!”冥千绝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半敞开的鎏金门外,走来一绝色女子。

    虞姬在冥千绝跟前跪下,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媚娘的事,解决好了吗?”冥千绝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搞定了,相信不久,夜轻歌就能收到主子为她准备的厚礼。”虞姬妖冶而笑。

    闻言,冥千绝的心才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啊,他在怕什么。

    他是占卜师,拥有着占卜世家的纯正血脉,整个天下都在他运筹帷幄之中,谁又能弄死他呢? ,o

    冥千绝脸上浮现残虐的笑,“夜轻歌,很好,本尊期待着你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像是艺术家手中的工艺品,期盼着,盼望着。

    而冥千绝这种艺术家,属于心理变态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,一步一步,锻炼夜轻歌,折磨她,让她在逆境之中火速成长。

    冥千绝在这个过程中,会自我产生"gao chao",那是一种扭曲的快感,当达到他的目的后,他便会摧毁一切,灭绝所有!

    完美的艺术品,支离破碎时发出的美丽声音,往往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冥千绝期待着,期待那一种声音的绽放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