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31章 替死鬼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柳川虽说不是什么天之骄子,但突破了灵师的人,都会有些傲气。

    如今,陈琳俨然是个废人,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更别说那张刻了“贱”字的脸和被龚耀祖占用过的身体。

    柳川的确爱慕过陈琳,两人婚期将近,琴瑟和鸣。

    但这种欢喜,在一夕之间就已崩塌。

    如今看着面目扭曲狞笑可怖的陈琳,柳川心底里甚至衍生了厌恶的情愫。

    想到日后要跟这样一个女人度过余生,便要抗拒。

    亭子里,陈琳惊恐的瞪大眼,不可置信的望着柳川。

    柳川就那样洒脱地跟着夜轻歌走了,看着她的眼神里,除了失望外还有嫌弃。

    陈琳抿着唇,她自石桌上拿起一面镜子,看向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她原本容貌虽说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倾国倾城,但也亭亭玉立正值好年华,再加上"qing ren"眼里出西施,柳川看她,神情都是温柔的。

    如今,那个贱字刻在上面,似是在告诉她,她有多卑贱。

    陈琳咬牙切齿,也不知龚耀祖用了什么法子,刀上抹了什么药物,医师皆说脸被毁了,不能恢复。

    甚至,她一怒之下,将那个医师杀死,后在尸体上绑着巨石,沉入秦家大院的湖底。

    陈琳是杀人不眨眼的那种厉鬼。

    站在陈琳背后的婢女战战兢兢,忐忐忑忑,犹如迷途小羔羊,眼睛里流露出害怕之色来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陈琳把小铜镜往桌上丢去,镜片碎裂,转过头,恰好看见身后丫鬟那一张眉清目秀的细嫩脸蛋。

    陈琳嫉妒发狂,怒从心头起,蓦地攥住铜镜碎片,朝丫鬟脸上划去,“狐媚子,你是不是想勾引柳川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一道血痕,传来的痛使得丫鬟尖叫。

    她捂着脸,看着凶神恶煞的陈琳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而正与轻歌朝正堂走去柳川,听得丫鬟的叫声,回头看了眼,正看见那惨烈一幕。

    柳川瞳色深了深。

    以后,难道他要与这样狠毒的女子举案齐眉?

    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当然,柳川忽视掉了,陈琳一直是那个陈琳。

    对比起把岳樱子削成人彘,毁掉一个丫鬟的脸还算不了什么,不同的是,柳川变了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柳川旁边,眼神氤氲,眸光颤然。

    柳川的心思,都写在脸上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龚耀祖这一招,真是精彩。

    他没有要陈琳的命,却让陈琳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而陈琳似乎还没有觉悟,她已经不是秦家高人一等的二剑灵师了,也没有资格对人打骂。

    她现在啊,连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到了正堂,柳川将门打开,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杨智要随轻歌一同走进去时,却被柳川拦住,“长老说了,只见四国王一人,其他人,勿扰。”

    杨智皱眉,担心的看向轻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放心,杨上将,把东西给我吧。”轻歌伸出手。

    杨智把提在手上的礼,递给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接过,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杨智伸长脖子往里面看,柳川却是砰地一声把门关上,而后犹如门神般昂首挺胸的站着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杨智冷哼了声,较劲似得站在门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轻歌走进屋子里,看见坐在椅上的秦魁。

    秦魁满头白发披散,有些憔悴,被摧残的左眼没有蒙着黑布,赫然展现在轻歌眼帘之中。

    秦魁的左眼,肉黏在一起,还有着斑斑血迹,甚是恐怖,剩下右瞳,精光四射,犀利逼人。

    他坐在桌前下着棋,听见脚步声,头也不抬,道:“来了?”

    轻歌看着秦魁,似笑非笑,而后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魁今日,倒是让她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然而,事出反常必有妖!

    “坐吧,陪老夫下下棋。”秦魁嗓音,沙哑的很。

    轻歌挑了挑眉,倒也不慌不忙在秦魁对面坐下,“我不擅长下棋。”

    “下棋,讲究的是布局,老夫怎么觉得,你布局甚是精妙呢?”秦魁意有所指的说。

    轻歌眸光乍现,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原来秦魁老狐狸在试探她。

    轻歌挺直脊背,轻描淡写道:“能得秦长老夸奖,是本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秦魁冷笑一声,抬头,右瞳盯着轻歌看,“原来四国王大人的眼里还容得下老夫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帝国是礼仪之邦,尊老,爱幼,仁慈,良善,本王身为四大帝国之首,怎能含糊?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秦魁蓦地一巴掌朝桌上拍去,桌面棋子跳了起来,棋局紊乱。

    秦魁眼神如刀,逼视轻歌:“夜轻歌,你还不打算把千枝莲交出来吗?”

    轻歌皱眉,她伸出双手,把棋盘上乱了的棋子摆成原来模样,随即道:“秦长老,病急乱投医,会害死人的,本王带了百年人参天山雪莲来,秦长老可要好好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轻歌把手上的礼,放在桌上,秦魁却是气急败坏,一手挥掉,“夜轻歌,不要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轻歌勾了勾春,而后嘲讽的看向秦魁,“秦长老是想找个替死鬼来转移秦家的怒火吗?”

    如此一说,秦魁整个人都僵住,脸庞上全是褶子,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轻歌不疾不徐,缓慢道:“本王早便听说秦长老没有拿到千枝莲,秦家势必会愤怒,秦长老不敢承担秦家怒火,便想拉本王下水,是吗?千枝莲是治疗眼疾的良药,本王眼睛明亮的很,何必冒着得罪秦家的风险,跟你抢夺千枝莲呢?”

    秦魁不说话,脸皮却抖动了两下。 ,

    不错,被夜轻歌说中了。

    他虽有些怀疑夜轻歌,但更多的是想找个替死鬼。

    若是跟秦家说千枝莲在夜轻歌身上,秦家就不会急着惩罚他,他也能缓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秦魁没想到的是,他整整一夜未睡想来的法子,竟是被夜轻歌一眼识破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设计杀害杨辛荣?”秦魁眯起眼睛,问。

    而这,又是秦魁的试探。

    轻歌抿唇,不悦的看了眼秦魁,道:“秦长老,本王没有那么多耐心跟你在这磨嘴皮子,杨辛荣死有余辜,跟本王没有任何干系,既然敢杀刘大人,就得做好死的准备,血债血偿,就是这个理儿,秦长老,你说是吗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