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29章 轻歌,连你也不要我了吗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于是,莲华以为自己是蓬莱仙境的蟠桃,盘着修长双腿,正襟危坐,面不改色,甚是肃穆,板着通红的脸,将自己想象成一颗桃子。

    轻歌躺在地上,笑岔气了。

    她仰头看着明月星辰,弯月似镰刀,星辰点缀,美丽似画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眼莲华,耸了耸肩,起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吃桃子吗?”莲华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吃桃子?”轻歌揶揄道。

    闻言,莲华懊恼地皱起五官,喃喃自语道:“是哦,为什么要吃桃子?”

    于是,莲华在院落里当了一晚上的桃子,同时还在纠结为什么要吃桃子。

    轻歌不予理会,晾着他,回到房间后,沐浴更衣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在那比较浅淡模糊的梦里,一直重复着同一个画面,身着血色红袍邪佞妖孽的男子,神情宠溺的望着他,不断说着,轻歌,等我。

    天尚未亮,轻歌便醒来了。

    在玄月关的时日,她不贪睡,甚至睡得很少,才睡下,没过多久便醒来了。

    即便睡着,梦里也都是关于局势的分析。

    索性,轻歌站了起来,盘腿修炼。

    来玄月关,突破一剑灵师后,修炼便被她耽搁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不能跟秦家正面交锋,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她不够强。

    若她成为四剑灵师,便是四星大陆的尊者,地位与安溯游、永夜生同等,能与之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当然,十七岁便突破四剑灵师的人,堪称惊世鬼才,那等突破速度,简直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轻歌走在床上,运行天地间的灵气灌入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精纯灵气在丹火内提炼一番后便围绕着她的脏腑转了几个小周天,最终涌入一剑灵师的筋脉,打磨提炼。

    所谓脚踏实地,慢工出细活,讲的便是修炼。

    修炼之人,大多数急于求成,从而忽视了基本。

    轻歌虽想快速变得强大,但在修炼方面,鲜少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她能耐下性子,不断重复着枯燥的修炼。

    天光渐亮,东方泛起鱼肚白。

    轻歌修炼完毕,发觉筋脉更有韧性了,而她先天十三重基础也打得很好,在灵师方面的修炼突破,也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自窗棂洒落进房内的阳光,想到了莲华,而后起身打开门。

    走进院落里,发现莲华还盘腿坐在这里,脸上的红晕已经渐渐地消失。

    他耷拉着脑袋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轻歌走过去,在莲华面前蹲下来,挑起一根食指,戳了戳莲华肩膀,“莲华,醒醒。”

    莲华睁开眼,黑瞳漠然,他感觉头痛欲裂,便揉了揉太阳穴,而后疑惑不解的看向轻歌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忽的,莲华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他羞涩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适才,他想起了昨晚的经过。

    他竟然以为自己是个桃子,甚至还在院子里当了半天的桃子。

    如此惊世骇闻,吓得莲华娇躯一震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以为自己是桃子?”轻歌打趣儿道。

    莲华蓦地起身,转身便走,“我不记得昨晚的事了,回去睡睡。”

    那么丢脸的事,要忘记!

    轻歌在后面笑得甚是夸张,莲华闷哼了声,加快步伐。

    轻歌笑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莲华走后,轻歌去了正厅,与殷凉刹一同食用早饭。

    轻歌喝着粥,瞧了眼殷凉刹,看见殷凉刹一双熊猫眼,黑眼圈甚是浓重,便问:“昨晚偷鸡摸狗去了?”

    “轻歌啊,我有些苦恼。”殷凉刹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苦恼,能难得住我们朝阳公主?”轻歌笑道。

    殷凉刹撇了撇嘴,叹了口气,不说话。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你倒是说啊。

    轻歌干咳了声,放下碗筷,看向殷凉刹,殷凉刹双眼哀愁的看了眼轻歌,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再不说她就走了。

    说话说一半真的让人心里痒痒!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

    殷凉刹接连叹气。

    轻歌的脸黑如锅底,起身欲要走开。

    “轻歌,连你也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背后,响起殷凉刹的声音。

    闻言,轻歌眼皮猛地一跳,心往下沉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殷凉刹还放不下梁浮?

    可现如今,看梁浮与北鹰的样子,殷凉刹与梁浮势必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即便有可能,破镜重圆,也回不到最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轻歌脊背有些僵硬,她回过身,在殷凉刹旁边坐下,拉住殷凉刹的手,道:“乖,没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殷凉刹一头扑在轻歌怀里,双手抓着轻歌的衣裳,双肩抖动,抽噎道: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。”

    轻歌抬起手,动作细腻温柔地揉了揉殷凉刹的脑袋,嗓音软软安慰道:“别难过了,大家都会有这种经历。”

    譬如她,也不被梅卿尘放过一回鸽子了么。

    “你也有吗?”

    殷凉刹仰起头,看向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点了点头,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殷凉刹忽然欢天喜地手舞足蹈了起来,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屁股上长痘。”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屁股上长痘——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轻歌懵了。

    殷凉刹抱着轻歌的肩膀,嘻嘻笑笑道:“今日一大早起来,我便发现屁股上有个痘,真是好生难过。”

    轻歌嘴角抽搐,额上落下一派黑线,半空似有乌鸦成群结队飞过,背后还带着一串省略号。

    轻歌不想认识这厮。

    她蓦地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昨天莲华以为自己是桃子,今日朝阳因屁股而伤心,轻歌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。

    殷凉刹回过头,看着渐行渐远的轻歌,歪着脑袋,皱着眉头,不解,而后看向一旁的婢女,“王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婢女低头,憋笑憋的满脸通红,却正正经经道:“王上可能是乏了。”

    “乏了?”

    殷凉刹眨了眨眼,“一大早就乏了?难不成是头痛症又犯了,不行,我得去为轻歌找点治疗头痛症的好药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殷凉刹也不吃了,好似要冲锋陷阵般,找到了玄月关的医馆。

    此时,杨智备着送给秦魁的礼物找到了轻歌。

    “王上,骄撵已准备好,也通知秦家大院的人了。”杨智道。

    “好,其他事宜交由李上将、徐上将处理,你便与我一同去秦家大院吧。”轻歌身着墨色长衫,往外走去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