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26章 四星大乱的初始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邢荼蘼惊讶的望着轻歌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心思,比她想象的要缜密许多。

    仅仅只因魔兽和秦家,便能推测到驯兽岛,不但如此,甚至还能想到一年前青石镇时的拍卖场。

    更让邢荼蘼感到后怕的是,她所说的每一件事,都万分正确!

    而这,仅仅只是她的推敲而已。

    邢荼蘼眼底漾起笑容,她以为夜轻歌只是个有头无脑之人,做事冲动,凭着一腔热血。

    现在,却是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热血冲动是她的本心,更是她的面具。

    在这张面具之下,是一颗七窍玲珑心,阴谋阳谋,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夜轻歌。”邢荼蘼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千里迢迢赶来玄月关,难道只为说这一句话?”轻歌冷嗤。

    “秦家封死的空间里,丢失了几本至关重要的账簿,放在空间灵器里的九千万灵气丹也被盗了,而且,禁锢在瓷器中的生灵也被人放走,秦家家主找到我的父亲,父亲特地让我来玄月关调查。”

    邢荼蘼双手环胸,脸上的紫黑面具反射出冰冷光弧。

    墨蓝夜空月朗星稀,皎洁的白月光淡淡洒落,便见邢荼蘼说:“秦魁来玄月关,主要是拿到千枝莲,同时也勘察下燕岭北山的动静,试探试探刘坤和龚耀祖,不过,秦魁这一次可算是阴沟翻船,非但没有拿到千枝莲,还丢了皇极天焱,秦家派来支援的五位灵师,死了三个,废了一个,还有一个伤心度日。

    至于玄月关文武二将,刘坤、龚耀祖,龚耀祖因爱人之死服下提升丹药鬼目毒丹,毁坏了二剑灵师陈琳丹田且侮辱了她,甚至亲口承担盗走皇极天焱的罪名,且说皇极天焱被他毁了,世人皆以为刘坤多年不娶妻是断袖之人,杨辛荣杀他也只是因为一己之私,此事尽管秦家大怒,却站不住脚,找不到理。

    而你,便是正义的那一方,秦家若想对你出手,便是坏了四星的规定,夜轻歌,你这一步步的棋路,走的可真是漂亮,铤而走险,稍有差池便粉身碎骨,正面与秦家交锋,你也是够胆。”

    轻歌双手环胸,斜靠着藤蔓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算计,会被邢荼蘼发现,倒是个美丽的意外。

    她慵懒地垂着眸,看着那缠绕在燕岭北山山脚的碧绿藤蔓,眼底闪烁着妖冶的光。

    她与秦家,终究你死我亡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姬月还在妖域等她。

    那么,秦家,就去死吧!

    邢荼蘼怔愣,一瞬之间,面前女子爆发出强烈气场,杀机隐隐,周身煞气仿佛凝为实质在半空绞杀,似是从地府爬出的修罗,手提长刀,杀人成魔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怕秦家吗?不怕驯兽岛吗?你若执意如此,秦家、驯兽岛都不会放过你。”邢荼蘼问道。

    而这,是她一直想问的。

    她似乎不惧怕任何人,任何势力,只要刀在手,便能勇往直前,杀上九天,抛头颅,洒热血,端的是年少轻狂。

    秦家也好,驯兽岛也罢,天下人都不敢与之正面交锋,甚至退避三舍,她倒好,往枪口上撞,刀尖跳舞,悬崖踏步,又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怕?为什么要怕?”

    轻歌双眸冰冷,犹如寒风呼啸而过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

    只见她唇角上扬,口出狂言:“秦家算什么?驯兽岛又算什么?因势力之大,底蕴之浑厚,便能草菅人命,践踏弱者吗?凭什么?我四国子民百姓,何时成了任人践踏任人玩弄羞辱的过街老鼠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四国?”邢荼蘼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来燕岭时,她也不确定玄月关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出自夜轻歌的手。

    因为,她想不出夜轻歌会跟秦家杠上的理由。

    然而,想了再多,邢荼蘼都没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是四大帝国的王啊,自然要为她的子民讨回公道!

    邢荼蘼与夜轻歌的几次接触,在她眼里,夜轻歌是自私自利的小人,虽说不杀无辜之人,但也不会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只要她和她想守护的人安好,天下发生动乱又如何?

    直到如今,她那一番豪言壮志,邢荼蘼只觉得,她仿佛从未认识过夜轻歌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轻歌冷笑。

    若不阻止秦家,任由其发展下去,四国帝国死的人会越来越多,而蓬莱仙境仙女河也会愈来愈脏。

    “我是驯兽岛岛主之女,你跟我说这么多,难道不怕我抖搂出去?”邢荼蘼问。

    轻歌微微侧着脑袋,看向邢荼蘼,忽的走近,逼得邢荼蘼步步后退,直到脊背抵在了石壁藤蔓上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置于邢荼蘼肩膀上方,撑在藤蔓之上。

    她凑上前,白皙的脸在邢荼蘼眼中不断放大。

    “邢姑娘,你来找我,难道不是合作?”轻歌轻声道。

    邢荼蘼面不改色,一双好看的美眸,凝视着轻歌,良久,她道:“那么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她会跟邢荼蘼说如此多的话,便是告诉邢荼蘼,她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诚然,邢荼蘼也在试探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目的?”邢荼蘼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弑父。”

    轻歌嗓音压低,凑在邢荼蘼耳边,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洒在邢荼蘼耳边,邢荼蘼双眸半眯起,狠辣之色稍纵即逝,片刻,又恢复如初,“果然,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邢荼蘼脚步偏转,抓住轻歌肩膀,两人换了个位置,她将轻歌抵在墙边,手撑于石壁之上,眸光诡谲,薄唇翕动,道:“弑父算什么,我要成为驯兽岛的岛主,统驭四星大陆的所有驯兽师,我要成为那一方天地的霸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轻歌浅笑道。

    邢荼蘼的娘亲死于粪池之中,惨不忍睹,因其父驯兽岛岛主而死,从邢荼蘼出现在燕岭时,她便已猜到了邢荼蘼的目的。

    邢荼蘼,一直都是个有野心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像是蛰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狼,只要有机会,便会将这片大陆搅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弯月在天,群山下,万兽嘶鸣,两个有着同样野心的女人,达成一致,形成联盟。

    而这,便是四星大乱的初始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