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4章 蛇葬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子里,水晶制成的晶莹圆桌前坐满了人,一桌的美味佳肴香气四溢,梅卿尘坐在轻歌旁边,一身月牙色的长袍衬得他惊为天人,温柔似乎十里清风,淡淡徐徐。

    他冷着一张脸,看起来不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虎子加了块红烧排骨放进嘴里,咂了咂舌,“没想到梅大哥的厨艺这么好,不过梅大哥怎么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废话。”明日香大笑,“梅大哥特地为无名姑娘烧的饭菜,我们这么多人挤进来吃,人梅大哥怎么会高兴?”

    虎子摇了摇头,“香姐,梅大哥岂是那等小心眼之人,老大,你说是吧?”虎子笑嘻嘻的对着屠烈云。

    屠烈云手中的筷子正夹起一块红烧肉,闻言,他愣了愣,断了根指头的手凝滞在半空,不用转头,他都能感受到梅卿尘脸上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虎子,少吃点,你看你最近胖成什么样了,再吃就娶不到老婆了。”讪讪的笑了笑,屠烈云将红烧肉塞进嘴中。

    虎子有些埋怨的瞥了眼吃的满面红光的屠烈云,嘴里嘟囔着,“老大的肚子明明是最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屠烈云勃然大怒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说你最帅了。”虎子双眼笑的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屠烈云很是享受的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吃的津津有味,一派其乐融融之景。

    “屠兄,明日一早动身去海域内吧。”梅卿尘道。

    明日香微微蹙眉,“可是月蚀鼎在半个月后才能问世,海域内鬼怪妖兽纵横,若我们现在进去,只怕无法养精蓄锐,十五日后就很难夺得月蚀鼎,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烈云佣兵团的众人都很赞同明日香的话,他们身为佣兵,宗旨和信仰只有两个,完成任务和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排斥轻歌了,但于他们来说,轻歌依旧是个外人,还轮不到他们为之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无名姑娘的红色精神之火能够救夏紫烟的丈夫,只要轻歌还活着,她就不会放过轻歌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会儿,梅卿尘才道:“夏紫烟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,心肠之歹毒令人发指,我们佣兵团虽然不弱,但她有蛮荒成作为后盾,只要她想,无名就逃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精神之火能救她的丈夫,那就去救,也省了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着蛇皮衣裳的男子如是道,他的左瞳被肉给缝合,只有一只藏青色的右瞳,看起来尤为诡谲怪异,让人瘆的慌,犹似被人残忍剥开的蛇瞳,幽深森然。

    此人二十来岁,却一身杀气,名为蛇葬,沉默寡言的一个人,平常只活在自己的世界,可一旦开口,不怒而威,没人敢反对。

    轻歌只记得,那日火焰龙出世时,唯有这蛇葬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“若我救了她的丈夫,我以后就不能炼器了。”轻歌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是沉默,谁也没想到事态这般严重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炼器师来说,不能修炼,简直死生不如。

    蛇葬淡淡的看了轻歌一眼,而后起身,走起路时,挂在脖子上的银色铃铛发出有节奏的悦耳之声,他的背影如山般宽厚,能顶天立地,重影叠叠。

    “蛇葬,你去哪里?”明日香皱了皱眉,问道。

    蛇葬头也不回,声音似铁石落地,“去收拾东西,明日前往海域。”

    说一不二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明日香苦着一张脸,“不愧是蛇葬的行事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无名姑娘,你应该不知道吧,蛇葬是落花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虎子想到便说,脱口而出,还想往下说的时候,明日香一脚毫不留情的踩在他的脚背上,虎子张大嘴尖叫出声,明日香悻悻的笑了笑,用手拿起一块蒸包,硬塞进虎子的嘴里,堵住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轻歌知道是个秘密,也聪明的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气氛颇为尴尬,虎子抓了抓后脑勺,明日香似是为了缓解气氛或是转移话题,问道:“无名,你可知道夏紫烟的丈夫为何被炼器师下了精神诅咒?”

    轻歌摇头,连这蛮荒成她都是第一次来,又怎会知道夏紫烟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夏紫烟的丈夫曾是西海域的王,西瑜。”说话之人,是屠烈云,“他曾遇害,被仇人毁了双眼和丹田,恰巧遇见外出历练的夏紫烟,夏紫烟对其一见钟情,照顾有加,甚至不惜奉献出自己的一半丹田,放置西瑜的体内……”

    轻歌诧然不已。

    丹田分离之痛,堪称灭绝,令人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一个女人,竟能独自承受那样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西瑜眼睛逐渐恢复时,蛮荒城遭受变故,城主和夫人西海域王城的人杀死,夏紫烟去时,已经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正是此时,被夏紫烟安置在蛮荒城外山洞内的西瑜被路过的南皇公主带走,并将西瑜的双眼彻底救好。

    西瑜以为奉出丹田的人是那公主,便将她带回西海域王城,与其成亲。

    成亲那天,整个西海域都沸腾了,十里红妆,与国同庆,他俊美无俦,身着姚红的喜袍骑着高头大马满脸春风的招摇过市,骄子内的新娘脸色微红,美日三月桃花,灼灼其华。

    那日,是夏紫烟父母的头七,也是她当上城主的第三日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单枪匹马,操控着霄魔焰从天而降,如地狱来的修罗,浑身上下充满了煞气,一身黑衣如泼墨般,沉寂似死水。

    女子所过之处,无人生还,她对所有人狠得下心,手起刀落,人头滚地,可当她的刀她的霄魔焰要掠进那火红的花轿时,他却骑马飞驰而来为轿中之人挡去一刀。

    鲜血刺痛了她的眼,她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是皱眉,声音出奇的冷漠,说,若不想蛮荒城被屠,就收手。

    她不听,要杀了花轿内的人,他百般护着,打断了她的三根肋骨。

    王城中的战士们听到消息,王和王后赶了出来,将她捉进水牢之中,受断骨之痛。

    也不知西瑜是怎么想的,他请求父王放了夏紫烟,西海域域王无奈之下只好放了夏紫烟,夏紫烟回到蛮荒城时,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,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