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20章 北山下,笼中兽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石壁右上角雪莲吞噬掉刘坤的鲜血后,不仅颜彩猩红,好似又怒放了些许。

    花瓣伸延,宛若开在忘川的血色莲花。

    血莲迸射出强烈旺盛的红光,轻歌一行人,被光芒照耀,都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红光笼罩中,那一堵石墙,竟是渐渐软化,转而变得透明。

    至此,北鹰一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崇揪着刘坤衣领跟上,归海雁化作人形,候在外边。

    轻歌与莲华一同走进石壁。

    等几人都走进去后,石壁又恢复如初,变得坚硬而不可摧。

    里面,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整座山,仿佛都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入眼处,是黑色过道。

    一座座不大的狗笼里装着人或者是魔兽,低级魔兽有之,中级有之,高等魔兽数量虽然不多,但也有二十来头。

    囚笼专门为魔兽量身定做,用玄精铁打造。

    只要实力没到达圣兽,都逃不出玄精铁牢,也正因为如此,玄精铁才异常珍贵。

    囚笼里的人类,瘦骨嶙峋,蓬头垢面,与魔兽在一起呆久了,他们似乎忘记了人的习性,竟也四肢站地,披头散发,双眼内陷,眼底之下一片乌青。

    有些人,都瘦成了皮包骨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北鹰蓦地瞪大眼,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轻歌转眸朝北鹰看去,诧异。

    北鹰即便面对龚耀祖和刘坤,除了目光凶悍外,反应也没如此激烈。

    轻歌皱起眉头,循着北鹰的视线看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最边角的一座囚笼,囚笼里,有个不堪入目的男人,男人面黄肌瘦,骨头凸出,仿佛会随时刺破干巴巴的皮肉。

    他的下巴上全是胡渣,狼狈又憔悴,像魔兽一样,手脚已无区别,开始并用。

    听见北鹰的声音,男人很是木讷,眼中一片灰白,没有任何神采,呆呆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轻歌眼光闪烁。

    从天鹰阁搜集的资料中,韦慕兰有个兄长,叫做韦牧。

    轻歌虽没看见韦牧的画像,但据资料记载,韦家村韦牧器宇轩昂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,乃谦谦君子也,博览群书,盛极一时。

    与眼前那囚笼之中的男人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北鹰彻底失控,她朝那囚笼冲去,在囚笼外跪了下来,双手想要伸进囚笼之中,囚笼两道铁柱之间,闪烁暗青色的电。

    电丝发出噼里啪啦声响,碰触到北鹰身上,直接蔓延至北鹰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但见北鹰整个身体都游走着的暗青色闪电,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睁着眼,拼了命的要将手伸进去,触摸那三年未见的亲人。

    韦牧蹲坐在囚笼里,一片茫然的看着北鹰。

    北鹰双眼湿润,发红。

    闪电在她身上要走,她惊呼出声,身体颤抖,脸庞痉挛,电丝汇聚在她双眼之中,闪过暗青色的光弧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北鹰仰起头,满头青丝散开,痛苦嚎叫。

    轻歌蹙眉,快速上前,眼眸虚眯,精神之力将缠住北鹰,将其拉了回来,同时用血魔花煞气和天术之一的青电,将玄精铁牢上的雷电元素吞噬。

    北鹰脸色发白,她没了理智,爬了起来,还要朝那囚笼冲去。

    轻歌一手攥住她的衣襟,将其提起,脸凑上前,冷冷道:“北鹰,给我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北鹰渐渐清醒过来,她看着轻歌,紧咬着下嘴唇,直到将嘴唇咬破,血流了出来,那一双倔强的眼里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北鹰固执的不让眼泪流出,下一刻却开始了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上……我哥他……他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北鹰大口喘着气,泪流满面,撕心裂肺,没有美人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,却让人揪着心。

    轻歌松开手,没了轻歌手的支撑,北鹰无力地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跪在地上,惊慌失措,再次朝囚笼爬去,因被玄精铁牢的雷电元素击中,她的双手一片焦黑。

    跪坐在囚笼外,北鹰看着囚笼里的男人,抬起手,掩面痛哭,双肩不停抖动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兄长死了,没想到,却活着,这三年来,都被关在燕岭北山!

    可她现在,竟然无比期望着他去死,跟爹娘、韦家村的人一同死去。

    死了,就也解脱了,不用遭受惨绝人寰的折磨,也不会变成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轻歌叹了口气,站在囚笼边,双手灌入雷电两道天术,分别攥住囚笼的两根铁柱,再朝两边用力扳去。

    咔嚓声响起,两道铁柱,便已断开,至于玄精铁上的雷电元素,在轻歌的青电面前,还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北鹰欣喜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直到把所有坚硬铁柱扳断,轻歌再把铁柱上盘丢开,韦牧便已得了自由。

    得到自由的韦牧,没有了之前的安静。

    他瞪着轻歌,眼里放射出猛兽般冷血残忍的凶光,眼底泛起一圈淡淡的红。

    他像是猿猴一样,四肢并用蹦了起来,扑向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皱眉,一个瞬间,脑海里便有了许多念头。

    只怕韦牧身体里也被灌了魔兽的鲜血和骨骸。

    就在韦牧要将轻歌扑倒时,北鹰冲了过来,一把推开轻歌,韦牧便扑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韦牧的手分别按捺住北鹰的双手手腕,扑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看着北鹰,喋血弑杀,仿佛丛林的恶狼遇见了猎物,眼眸闪烁着幽光,嘴角两边伸长尖锐獠牙。

    韦牧低下头,一口咬住北鹰的肩膀。

    尖锐的獠牙刺进了皮肉之中,那等疼痛,让北鹰身体发抖。

    轻歌拔出明王刀,欲要动手,北鹰却忍着痛开口道:“别,别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时,声线都在颤抖,可见有多疼。

    北鹰这种人,哪怕砍她一刀,她都不会觉得痛。

    可现在,看着曾经亲人化身为恶魔,心脏裂开的痕迹要比肩上的痛,深多了。 ㊣:㊣\\、//㊣

    轻歌高高举起明王刀,又低低放下。

    北鹰嘴唇煞白,她忍着痛,艰难地看向轻歌,无力开口道:“让……让我来……哥哥……他不会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那温润如玉的兄长,怎舍得要她死。

    “哥,好了吗?”

    北鹰眼睛眨了几下,根根分明的睫翼上挂着泪花,她好似不痛,问道。

    韦牧抬起头来,此时,双眼已彻底猩红,而北鹰的肩膀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红色的液体,自她的伤口里流出,在地面汇聚成粘稠的血泊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