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13章 收网,刘坤之死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轻歌挑眉,勾唇冷笑,“本王倒要看看,今天你能杀谁!”

    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秦魁大怒,瞪着夜轻歌。

    这夜轻歌竟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他,须知他这秦家长老的身份,落花城外,随便去个地方人家都得礼敬三分。

    唯有在夜轻歌这儿,处处吃瘪。

    秦魁怒极反笑,开口下令,“去,给老夫杀了龚耀祖。”

    柳川三人动手时,李沧浪三位上将分别将对方三人截住,只剩下秦魁与轻歌对峙。

    你

    轻歌珠钗满头,鸾凤髻华贵大方,一身金色龙凤袍,好似那九重宫阙上的帝王。

    女子五官面相貌虽稍显稚嫩,但气势大展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横扫千军如卷席!

    “秦长老,你看看你,都半只脚踩进棺材里了,何必动怒呢,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轻歌浅笑道:“四大帝国以外的疆土,秦长老要杀何人,本王绝不过问,但在四国以内,本王可不能坐视不管,秦长老,本王尊敬秦家,也尊敬落花城,不过,你可不能狗仗人势……”

    不带脏字的几句话,将秦魁骂的狗血淋头,语气虽是客气,但字字珠玑,言语之间,却夹棍带枪。

    秦魁怒得双目瞪直,胸口此起彼伏,老脸上的皮肉不断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夜轻歌,好,你很好。”秦魁面容扭曲,脸上浮现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敢当众骂他秦魁狗仗人势,夜轻歌是第一人!

    他一步走上前,欲要动手,轻歌毫不胆怯,站立原地,丹火内的灵气凶猛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只要秦魁敢动手,她就不介意再毁了他另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龚耀祖小腹爆出闷雷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轻歌瞳眸一个紧缩,蓦地朝龚耀祖看去。

    龚耀祖自爆丹田,丹田内的灵气灌入四肢,他的速度和力量不断加升,快到极致,只一个瞬间,他便掠到了与徐炎对峙的男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是与柳川一同从秦家来玄月关的二剑灵师之一。

    龚耀祖肆虐一笑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手上提着刀,直接插入那人的心脏,男人当即反应过来,手掌氤氲着疯狂暴涨的灵气,一掌便将龚耀祖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看了眼,感应一番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刀口不深,没有伤及心脉,还好,不然就回天无力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蓦地一口血给喷了出来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捂着胸上的伤口,微微弯曲身体,嘴角带血,瞪向龚耀祖,另一只手颤巍巍抬起,无力地指向龚耀祖,“你……竟敢下毒?”

    龚耀祖的刀里面,带毒!

    即便没有伤及命脉,只要划破他身体的任意地方,让血流出来,毒性便会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他筋脉、血液、骨骼里蔓延。

    男人眼睛瞪的很大,眼球好似都要掉出来,眼角处溢出鲜红血液,双耳、鼻孔、嘴巴,全都流出鲜血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男人双膝曲起跪在地上,一头往前栽去,再无生机。

    秦魁、柳川震惊着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毒!

    秦家大院的婢女,在将军搜查的侍卫都因这种毒而死,果然,盗走皇极天焱之人,就是龚耀祖。

    秦魁几人朝龚耀祖看去,龚耀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他倒在地上,狂暴灵气在筋脉里横冲直撞,体内一条条筋脉接连爆裂开。

    龚耀祖身体痉挛着,不断咳嗽,逆流的血从咽喉处喷了出来,他咳的撕心裂肺,好似正承受着无边痛苦,身体滚来滚去,脸色白的吓人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龚耀祖,而后,缓缓闭上眼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精光四射,寒气凛冽,似有雷霆乍现,威仪八方!

    秦魁看着死去的龚耀祖和中毒的二剑灵师,身体有些发软,就要倒下去,被旁侧的柳川扶住。

    秦魁面目狰狞,怒气直冲天灵盖。

    秦家派来支援他的五个二剑灵师,孟倩被杀,陈琳已毁,还有一个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损失惨重啊!

    秦魁的身体在颤抖,两眼一黑,竟是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包括柳川在内,只剩下两个二剑灵师男人。

    另一个搀扶着秦魁,柳川抱起裹着棉被的陈琳,就要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,都不能走!”

    林崇带着十来个刑天战队成员,大步流星的走来,喊道:“刘大人被杀了,都不能走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皆慌,纷纷议论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刘大人的大喜之日,怎么会死呢?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刘大人在玄月关那么多年,勤勤恳恳,是哪个天杀的对刘大人下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日婚宴上发生的事,过于突然,一件接着一件,噩耗一个接着一个。

    而现在,玄月关文武二官,一死一伤。

    伤的那位,怕是离死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最为强烈的日光之下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刘坤大婚之日,便是她收网之时。

    “林崇,这是怎么回事?”轻歌皱了皱眉,问道。

    林崇手里端着个托盘,托盘上盖着白色软布,白布上渗透出触目惊心的血。

    林崇快步走来,道:“有下人说刘大人失踪了,属下带人去搜查,刘大人没找到,但找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林崇抬了抬托盘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林崇手上的托盘,故作不解,问:“此为何物?”

    林崇掀掉托盘上的白布,血淋漓的手臂赫然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啊——

    一些闺阁女子,脸色发白,尖叫出声,吓得闭上眼,娇躯颤然。

    林崇道:“这是刘大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轻歌蹙眉,“即便这是刘大人的手臂,也不能断定刘大人已死吧?”

    “属下已抓到那行凶之人,不然也不敢妄作定论。”林崇低头垂眉,道。

    “行凶之人,是谁?”轻歌面色阴沉,问道:“让本王看看,究竟是谁动的手,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林崇把托盘放置一边,盖上软布,抬起手,拍了拍。

    深沉的拍掌声响起,在弥漫着血腥的刘府大院里,竟是分外诡谲。

    一刹那,周遭,落针可闻,格外的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之下,暗潮涌动,似有厉鬼在耳旁哀嚎。

    片刻后,刑天战队两位成员,抓来一人,那人身着大红喜袍,生得丰神俊朗,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轻歌挑眉,似是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林崇道:“这位便是刘大人的十位‘新娘’之一,适才封锁刘府时,见他鬼鬼祟祟,便抓了来,原来,就是他杀的刘大人,后抛尸娘子江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