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09章 鬼目毒丹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龚耀祖怒吼之声,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束发的冠崩裂开,发丝全都散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龚耀祖睚眦欲裂,怒不可遏,脸皮抖动,双眼充血,涌满红丝,似濒临绝望的囚徒,要与敌人同归于尽,拼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秦魁一行人从后院走来,正听见龚耀祖的那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秦魁皱了皱眉,“这龚耀祖在发什么疯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要去找刘坤问个明白,却找不到人,一出来,就看见龚耀祖在发疯,不由恼怒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琳冷哼一声,而后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她看见,龚耀祖正大步流星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龚耀祖满面涨红,走至陈琳面前,双手攥紧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他瞪着陈琳,嗓音几乎牙缝里迸出来,“樱子死了是吗?被你杀死的是不是?被你削成人彘对不对!”

    说至最后,几乎哀声咆哮。

    秦魁不耐烦的看了眼龚耀祖,他着实想不明白,不过死了个女人而已,何必如此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陈琳双手环胸,微微抬起下颌,一脸傲然,嘴角抽了抽,不屑轻蔑的看着龚耀祖,但见她挑起一边眉头,道:“怎么,都这时候了,还想在我面前唱一出郎有情妾有意的戏码?会不会太假了点?”

    陈琳往前走了一步,龚耀祖恶狠狠瞪着陈琳,若是可以,他恨不得扑上去,将她给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窝囊样,岳樱子也真是可悲。”

    陈琳眯起眼睛,嘴角裂开一抹笑,道:“你真应该看看岳樱子临死之前在茅厕里绝望的姿态,当真是惨不忍睹。”

    龚耀祖双目发直,胸腔里似有个魔鬼在疯狂的叫嚣着,杀了她,杀了她!

    陈琳看着龚耀祖,讥诮的笑了,而后往前走,直接撞开龚耀祖,秦魁和另外三个二剑灵师的男人,皆是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秦魁走至龚耀祖身边,停了下来,奚落道:“秦家的走狗,也妄想翻身做主人?耀祖,别做白日梦,只要你肯乖乖把皇极天焱交出来,之前的事,老夫既往不咎,也留你一条狗命,如何?”

    龚耀祖红了眼,瞪向秦魁。

    秦魁沉下眸子,欲要动手,反应过来这是在刘府,便忍住了怒气,凑过去,压低嗓音,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秦魁已经完全被逼疯了,孟倩、千枝莲、皇极天焱、地形图,这一次,秦家损失巨大!

    四个之中,唯有皇极天焱希望要大些!

    证据矛头皆是指向龚耀祖。

    他以为,龚耀祖是怕承认错误秦家不放过他,便许下诺言留其一命。

    殊不知,皇极天焱,正在某个安之若素的姑娘空间袋里。

    轻歌背对着龚耀祖等人,婢女往她杯里添了些桃花酿。

    轻歌一口饮尽,双颊绯红,眼神惺忪,迷离缥缈。

    她像个局外人,风轻云淡,宠辱不惊,龚耀祖与秦魁的争锋相对,她好似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桃花酿要比梅子酒可口点。”

    轻歌摇晃着晶莹剔透的酒杯,眉眼柔和,七分妖冶三分淡漠。

    “桃花酿的味道要细腻些。”殷凉刹道。

    “桃花酿再好,本王独爱梅子酒。”轻歌举起酒杯,痛喝牛饮。

    殷凉刹无可奈何,接过婢女手里的酒壶,给轻歌上酒,嗔了眼轻歌,道:“你看你,每次一喝酒,就停不下来,也不知节制点,酒多伤身。”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长指在殷凉刹额上一弹,“小丫头片子还教育起本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殷凉刹双手捂着额头,哀怨的看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大笑,却如芒在背,不用看也知是谁在仇视她。

    陈琳坐在酒桌前,目光阴寒的望着轻歌,杀气滋生。

    有时,人的怨恨便是如此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倒不是陈琳与轻歌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,只是那日在天鹰阁,陈琳在夜轻歌面前显出了狼狈之态,而她,却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陈琳虽说不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金枝欲孽,但身为二剑灵师的她更是比别人多了些傲气清高,故此,才会对轻歌有如此深的怨恨。

    四国王又如何,她可是二剑灵师!

    轻歌白嫩的手提着酒杯,手腕微转,杯子摇晃,酒水荡漾,映照出陈琳那略微扭曲的脸。

    轻歌在酒杯里,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轻歌勾了勾唇角,眼神慵懒,半眯起。

    将死的猴子,就让她蹦跶蹦跶。

    反正,总要死的,不是吗?

    轻歌仰头张嘴饮尽酒水,将陈琳的虚影一口吞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陈琳看着喝酒的轻歌,竟是没由来一阵胆寒,心里瘆得慌。

    轻歌回头,朝陈琳看去,诡异一笑。

    陈琳皱眉,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。

    与之对视的瞬间,陈琳只觉得心脏被放置在千年玄冰中,冰寒之气自脚底猛地往上升。

    那侧,龚耀祖依旧站在原地,怒不可言,他回头,恨恨看了眼陈琳和秦魁,而后走进刘府后院。

    去了后院,龚耀祖一屁股坐在石墩上,他低着头,披散的头发垂在脸的两侧,他愤恨的注视着脚尖。

    旁边,似是有什么响动声——

    “别闹,这玩意儿可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给我一个吧,那王老三强了我娘子,他又比我实力高,不用这个丹药,我真没法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丹药,你小心落得个经脉爆裂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筋脉爆裂又如何?只要能为我娘子报仇,要了我这条命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龚耀祖蓦地抬头,起身,朝声源处走去,却见墙角旮旯处,站着两个鬼鬼祟祟的人,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个药瓶,神神秘秘的样子。

    龚耀祖眯起赤红的眼,怒道:“你们说的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龚……龚将军?”

    两人吓了一跳,大惊失色,其中一人连忙把药瓶藏起来,龚耀祖一个箭步上前,把那人手中的药瓶给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龚耀祖问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皆是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不说,小心你们的脑袋。”龚耀祖眼底凶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好说……”适才拿着药瓶的男人,面露难色,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说不说?”龚耀祖嗓音再次压沉。 ,o

    砰地一声,两人忽然跪在了龚耀祖面前。

    “龚将军,这鬼目毒丹是我在一位死去的炼丹师身上找到的,是四星大陆的禁药,一旦服下,便能强制提升一个阶级,只不过会遭到反噬,筋脉爆裂,血液倒流,丹田破碎,服下鬼目毒丹简直就是自取灭亡,我这位兄弟,娘子受人欺负,他便想用这鬼目毒丹去报仇。”

    药瓶的主人低着头,慌慌张张的道。

    龚耀祖眯起眼睛,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两人,又看了看手中药瓶,道: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抬起头来,看着龚耀祖手里的药瓶,“可是,将军,这鬼目毒丹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龚耀祖怒喝。

    两人吓得屁滚尿流,逃也似的走了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