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06章 燕岭北山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老人的声音,让北鹰脊椎骨僵住。

    她的手,渐渐冰凉,本该平和淡漠的双眼之中,此刻涌入诸多复杂情愫,最终,她没有任何的停歇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即将走出老人视野时,轻歌回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老人站在糖水铺子里,呆讷着,迷茫的看着北鹰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北鹰。

    梁浮包住北鹰的手,坚定不移,似要给她温暖。

    轻歌扯了扯唇,她真不知该说梁浮什么好,说梁浮绝情,但如今的他,这样做才是最好的,一旦选择,便不回头,若给了殷凉刹念想,倒是成了梅卿尘那类人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握住殷凉刹的手,殷凉刹转头诧异看向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勾唇一笑,不言。

    殷凉刹低头,紧抿着唇,掩不住溢出的笑意。

    四人在街巷里逛了逛,倒也累了,便回到刘府旧宅。

    林崇站在门前伸长了脖子瞅,等候已久,看见轻歌,脸上堆满笑容,伸出手使劲晃着。

    轻歌眼角抽了抽,而后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回来了?”林崇谄媚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?”轻歌淡淡看了眼林崇。

    林崇衣襟口,青鬃麒麟又露出了个脑袋,看了看轻歌,而后笑得天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轻歌挑起一根手指,戳了戳青鬃麒麟偌大的脑袋,青鬃麒麟似是享受般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刘王八婚礼事宜已安排好了,也派人去将军府请龚耀祖了。”林崇道:“如若明日龚耀祖不出来,正好可以乘胜追击,卸了他那守关大将的官位,不过,刘坤明日一次性娶十个男人,会不会太夸张了?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身强力壮,十个男人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轻歌挑眉,而后凑上前,在林崇耳边轻声说了几句,林崇眼眸微微睁大,旋即眯起眼睛笑:“老大,你这个一箭双雕,一石二鸟,简直太妙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

    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林崇郑重且用力地拍了拍胸脯。

    轻歌垂眸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明日,天就要变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了看墨蓝夜空,明月似镰刀,挂在苍穹,几粒星辰嵌在周围,散发出皎洁鲜莹的光辉。

    眼前景象,模糊朦胧,她仿似看见,那一轮弯月,逐渐变圆,后又被鲜血染红,红月当空,美轮美奂,那是妖域独一无二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轻歌?”殷凉刹声音把轻歌神游的意识召了回来。

    轻歌浅浅淡淡一笑,抬起脚,走入府中,在半途与梁浮等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殷凉刹站在刘府花园里,深深看了眼轻歌,而后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她能读懂她的思念。

    殷凉刹双手紧攥,暗暗发誓,定要强大起来,不再让她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轻歌打开门,走进门内时,回头看了眼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轻歌踏步走了进去,门外,暗处,北鹰一言不发亦步亦趋尾随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在榻子上坐下,从旁侧拿了本古书翻阅,看了眼站着的北鹰,道:“刘坤、龚耀祖背后是秦家,韦家村、燕岭,那些无辜的人会变成如今模样,都是出自秦家的手笔,有生之年,本王要让秦家覆灭,你,要一起来吗?”

    北鹰沉默不言,盯着轻歌看了许久,忽然,猛地单膝跪下,低垂着头颅,双手抱拳,道:“大恩不言谢,今日之事,慕兰心存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那二位与你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轻歌把书放下,满面凝重,道:“韦慕兰未死之事一旦走漏,你便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轻歌又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北鹰站了起来,坐在旁边的椅上。

    她面目依旧,冷淡,很是中性,仿佛骨子里的血,不会因任何人任何事而沸腾,难以想象,这样身经百战的她,会是韦家村鼎鼎有名的韦慕兰。

    轻歌不知那三年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北鹰背负着什么,她只知,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是秦家。

    即将走向毁灭的秦家。

    北鹰坐的很直,目光淡然,似是在酝酿措辞,好半晌过去,北鹰便开口道:“韦家村的人,是被我给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轻歌皱眉。

    北鹰继而道:“刘坤和龚耀祖发现我的体质有很强的融合之力,能够容纳狂躁的魔兽鲜血、骨骸,他们便将我抓去,只是还在韦家村时,事情败露,被人发现,刘坤不知那人是谁,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,把整个韦家村的人都弄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可错杀一千,绝不放过一个。

    刘坤也是个狠毒人。

    轻歌静静的听着,她想要知道韦家村所有人的死因,或许能够更加接近半人半兽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是她并不想让北鹰说出来。

    回忆一遍惨痛过往,无疑是把伤疤揭开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被关燕岭北山,那里的一座山,都是挖空的状态,山里面,囚着魔兽和人类,他们将魔兽抽骨剥筋,我在铁笼里,整整关了半年,不见天日,后来,他们把我的手骨剔掉,接上中等魔兽火云雄鹰的骨骸,后又放干我身上的血,融入鹰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当不属于她的鲜血,在她那脆弱的身体里流动着,她痛不欲生,在那没有阳光的山里,声嘶力竭的咆哮着,在地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北鹰依旧淡然,只是,平静的双眼里,迸射出凛然凶光,恨意浓烈,杀气暴涨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,时间一过,便把我丢入低级兽群之中,与豺狼虎豹搏斗,抢食,若我输了,便用沾了盐水的蛇鞭鞭打,皮开肉绽,如此过去半年,直到把人养成了野兽的习性,之后,他们试图把我双腿的骨头换成雄鹰。

    我亲眼看见,他们猎杀了四十多头火云雄鹰,只为与我的身体融合,他们试图把我逼疯,为他们掌控,我便装疯卖傻,腿上骨骸换掉后,我装死,他们以为失败了,想派人把我带去刘府。

    因燕岭北山靠近娘子江,走在娘子江附近时,我装作不经意掉进了娘子江里,运送尸体的仆人下娘子江找不到我,也不敢跟刘坤说明情况,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所以,刘坤至今也不知道,其实,我还活着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