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04章 打发叫花子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轻歌抿了口糖水,淡淡看了眼隔壁桌的壮汉,那壮汉,竟是惊得面色煞白,便不敢再观察轻歌。

    壮汉好似为了挽回颜面般嗤了声,缩了缩脖子,撇了撇嘴,大口喝了一碗糖水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人,都在暗地里嘲笑。

    “老二,没那胆子,就别去招惹人。”一个男人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被称之为老二的壮汉,眉头狠皱,他试图转移话题,道:“韦慕兰死的可真惨,当初这韦家村的韦慕兰,可是玄月关少年们爱慕的对象,去提亲的人数不胜数,韦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碎来,你们不知道吧,其实韦慕兰早与我私定终身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?你开什么玩笑,就你这熊样,韦慕兰会看上你?别逗了。”

    同桌的男人险些一口糖水给喷了出来,嘴角抽抽,讥诮嘲讽的看了看老二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嫉妒!”

    老二冷笑一声,道:“当初韦慕兰非我不嫁,完全被我的才情折服,半夜三更还跑到我房间来,赖着床上不走,韦慕兰不是有段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,那可是有实情的,其实是坏了我的孩子,未婚先孕,有辱家风,韦家父母便硬生生弄死了我那苦命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同桌几人,都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见此,老二勾了勾唇,笑了声,拍了拍胸脯,“难不成我还会拿死人寻乐不成?”

    轻歌垂眸,听着老二不中听的话,目光几不可见地扫及北鹰。

    北鹰面无表情,专心喝着糖水,只是一只手紧紧攥着梁浮,若非北鹰按着,梁浮怕是忍不住要揍人了。

    可见,韦慕兰之事,梁浮是知情的。

    殷凉刹双目喷火,好在她没有贸然动手,此时的北鹰,不需要任何人为她出头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老二捂着脑袋吃痛地惊呼出声,骂骂咧咧地回头,“谁啊,哪个不长眼的?老婆婆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婆婆拿着木制蛇纹拐杖,适才在老二头上狠狠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轻歌看见,慈眉善目的老婆婆,忽然间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老婆婆不说话,拽着拐杖再次朝老二身上打去,“打死你个不长眼的,我们家小兰也是你能诋毁的?小兰会看上你这种下三滥,看老身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异常愤怒,虽已年迈,但打起人来,老二痛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道声响,老二完全变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只见糖水铺子的老头,舀了一大盆糖水,直接朝老二身上浇去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,我们这儿不欢迎你这种人。”老头怒道。

    此时,老二也怒了,他蓦地起身,抹去脸上黏糊糊的糖水,狼狈不堪,怒视老夫妻,“你们两个,找死是不是?别以为我不敢对老人动手,今日我便要教训教训你们。”

    老二怒火中烧,其他几人都拦不住,便见老二抄起凳子,欲要朝老婆婆夫妻二人砸去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闪来,攥住了老二的手腕。

    老二瞪着来人,却被那一张丑陋不堪的脸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北鹰攥着老二手腕的手一用力,老二眉头一皱,吃痛一叫,手腕便脱臼了,手一松,凳子就要往下砸,北鹰另一只手帅气的接过凳子,毫不客气地砸在老二头上,直把老二砸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人,蓦地站起,拔出兵器,围剿北鹰,气氛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老二倒在地上,大声囔囔着,“给我宰了这娘们。”

    几人就要动手,一把刀,从斜叉里射来,削断几人的发丝,插在木板上。

    老二带来的那几人,只觉得毛骨悚然,下意识朝坐在桌前的白发女子看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们竟然忘了,这个女人,有可能是四国王!

    轻歌不疾不徐地把剩下的糖水喝完,动作优雅地擦了擦嘴,而后站起身子,径直朝那几个男人走了过去,几个男人心头一颤,纷纷退开,为轻歌让出一条的宽敞的路。

    轻歌走上前,把插在入木三分的明王刀拔了出来,再往右一丢,明王刀脱离掌心,撕裂长空,插在老二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老二还坐在地上,目光发直,瞪着双腿间冰冷的明王刀,只要再往前一分,他的小小老二就没了。

    老二艰难地吞了吞口水,露出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轻歌负手而立,瞥了眼面若冷霜的北鹰,而后看向找茬的几个男人,道:“不是要动手吗,怎么一个个都愣着?”

    几个男人面面相觑,欲哭无泪,暗暗瞪了眼老二,都怪这厮得意忘形,否则他们怎么能招惹这么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即便对方不是四国王,那也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阁下,误会,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其中一个男人讪讪的笑着,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轻歌在凳子上坐下,双手环胸,双腿交叠,贵气逼人,雍容慵懒,她挑眸看了眼吓得似要失禁的老二,而后看了看说话的男人,道:“既然是个误会,那各自退让一步,毕竟,和气生财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和气生财。”男人附和着。

    轻歌扬起脸,看了眼他,伸出手,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愣着,“拿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钱啊。”轻歌巧笑颜兮,“喝了糖水,不打算给钱吗?”

    男人恍然大悟,连忙掏出几个灵气丹放在桌上,“老婆婆,这是糖水的钱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好似没有听到,一双眼,直勾勾地盯着北鹰看。

    “阁下,糖水钱已经给了,我们几个就不打扰了,告辞,告辞。”男人低三下四,弓腰,双手拱起,摆了摆。

    男人给老二使了个眼色,带着人就要走,一条腿却横在面前,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男人怔愣。 /~半♣浮*生:.*无弹窗[email protected]++

    轻歌坐在凳上,一条腿踩在桌角,将过道的去路挡住。

    轻歌优哉游哉,眸中血光乍现,歪着脑袋,看着男人,残酷一笑,嗓音魅惑:“我说过,你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阁……阁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男人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果然,出门就应该看黄历。

    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个阎王呢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掌心向上,精神力出动,便见桌上的几个灵气丹,到了轻歌手中。

    轻歌把玩着寒酸的几枚灵气丹,嗤笑一声,厉声道:“就这几个玩意儿,你以为是打发叫花子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