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102章 我想杀谁便杀谁!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刘府旧宅。

    轻歌提着个白萝卜,一路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轻歌盘腿坐在床榻上,仔细观察着手上的萝卜。

    半晌过去,轻歌忽的惊喜出声,“魇,你看,是萝卜。”

    魇:“我知道是萝卜。”

    魇心脏抽抽,画风怎么突变了;适才还吓退敌军的四国,要不要突然变得这么蠢萌。

    轻歌眼神平和温柔,她把白萝卜放在腿上,道:“这是专门送给我的萝卜,和外面的萝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看着床榻上落寞的女子,魇倍感心疼。

    苍生,只要有一个人给了她温暖,她便会倾其所有,守护四国!

    这就是她啊。

    魇忽然痛恨,痛恨时间的慢,要等三年,那个男人才能回来与她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轻歌正在床榻上观察白萝卜,身旁忽然多了个人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轻歌手上的萝卜,而后淡漠的道:“这萝卜太丑了,蓬莱仙境的萝卜,那才叫个好看。”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蓬莱仙境的人,会如厕吗?”轻歌侧过头,撑着脸,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是,蓬莱仙境的人是不是都跟莲花一样,而莲华这样的人,会不会如厕?

    闻言,莲华脸庞双颊竟是爬上红晕,他转过头,道:“女孩子,不要把如厕挂在嘴边。”

    轻歌见此,畅怀大笑。

    莲华回过头,看向轻歌,问:“刘坤能有今天,是不是你的手笔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轻歌沉下脸,道。

    莲华抿唇,沉吟片刻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王杀人,还需要为什么吗?”轻歌斜睨莲华,双目阴寒,煞气外露。

    莲华怔愣,眼前的女子,好似与适才大笑的姑娘,不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“莲华,记住,若你看不懂,便不要问我为什么。”轻歌垂着眼眸,冷声道:“我是四大帝国的王,我想杀谁便杀谁,何来为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轻歌抱着白萝卜,走下床榻。

    她和莲华,终究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等解决掉秦家,迟早要分道扬镳的。

    “轻歌——”

    莲华黑瞳氤氲着暗沉的光,他望着轻歌背影,开口喊出了轻歌的名字。

    轻歌脊背僵住,停下脚步,不再往前。

    她抱着那偌大的萝卜,面色如初,冷若寒霜。

    莲华朝轻歌走去,扳过轻歌身体,与之面对面。

    莲华一本正经,满脸肃然,郑重其事的道:“蓬莱仙境的人,都要如厕,不然,会憋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莲华冷峻漠然的脸颊,再次爬上两团红晕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莲华,凝视许久,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了?”莲华问,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轻歌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我不曾生气,只是想告诉你,你只要守住自己的善即可,不用强加到我身上,也不要跟我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更别说什么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放下刀,她如何去守护亲人?

    如何有资格去穿上那百凤朝凰?

    身上已背负罪孽,又怎能回头!

    莲华震撼着,似乎,眼前的女子,每一次都会给他带来震撼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莲华,嫣然一笑,而后抱着她的白萝卜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院子里,轻歌想了想,转了弯儿,朝刘府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轻歌才靠近厨房,厨房内的下人,全都跪在地上,“王上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轻歌淡淡道。

    下人们都站了起来,看着轻歌怀里的萝卜,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萝卜要怎么吃?”轻歌问道。

    下人们惊疑,互相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开口道:“回王上,萝卜可以切片炒肉,也能炖汤,还能与牛肉一同红烧,不知王上喜欢哪种口味?”

    轻歌舔了舔唇,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萝卜,又看了看厨房,皱眉,想着,若把这萝卜放在厨房,晚饭一开,岂不是得吃掉?

    吃了,就没了。

    轻歌摇了摇头,旋即抱着白萝卜走了,只留下一群下人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精神世界里,魇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小丫头这是咋了?

    轻歌在院子里闲逛,喃喃着:“魇,你说,我要不要把这萝卜运去冰谷封住?”

    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有种想提着萝卜揍这厮的冲动?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只能想想,意淫意淫。

    “轻歌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,轻歌转头看去,明日香满面春/光,双眸婉转,柔情似水,轻歌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明日香平日里穿得甚是性感,今日倒是裹的严严实实,不过,轻歌依旧在其脖颈处看见了几个红点。

    轻歌挑了挑眉,暧昧的道:“看来,要不了多久,我就要喝喜酒了,说不定还能捡个干娘当当呢。”

    明日香整张脸火烧云般红了起来,她低着头,想起房内之事,耳根子也是红的。

    轻歌一手抱着萝卜,一手摸着下巴,望了望天,意有所指的道:“不过屠大哥还真是勇猛,右腿伤还没好,就能征服你,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明日香气急败坏,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轻歌彻底震惊,这……还是那狂野粗犷的明日香吗?

    这娇滴滴的姑娘,是谁,她不认识!

    天了天,沉浸在爱情里的女人,着实可怕。

    “屠大哥呢?”轻歌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问道。

    提及屠烈云,明日香的脸再一次可疑的红了。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动不动就脸红,还能不能好好玩耍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轻歌嘴角抽搐,问。

    明日香低着头,双手拽着袖子,道:“屠大哥……他……操之过急,腿伤复发,刘府医师正在为屠大哥治疗呢。”

    轻歌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这都叫什么事?

    轻歌干咳了一声,拍拍明日香肩膀,“年轻人,要懂得节制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轻歌便走了。  [ban^fusheng]. 首发

    “轻歌,那我这几日和屠大哥一起照看小希。”明日香看着轻歌背影,喊道。

    轻歌背对着明日香,脚步不停地往前走,抬起一只手,挥了挥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轻歌再次抱着萝卜,落寞孤独的走着。

    明日香和屠烈云都要造小孩了,等她家的小小姬月出来,不知要到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操之过急,也想不节制。”轻歌瞪了眼怀中萝卜,道。

    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子家,要矜持,不能一副如饥似渴,如狼似虎的样子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