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94章 一网打尽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莲华见轻歌笑了起来,恍惚着,颇为疑惑,便问: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轻歌敛起笑,看着莲华,道:“莲华,记着,以后杀人的事让我来,你只要负责好好活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将这份善良,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她已是罪恶之人,不怕再杀些人。

    用血肉筑成万丈阶梯,让她走上苍穹之巅。

    轻歌的话,让莲华有瞬间的震撼,一直以来,他孤独惯了,没人叫他的名字,没人与他立黄昏,直到今日,她不停念着他的名字,跟他说,杀人,让我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便能洞悉所有,知道他永远无法对别人下杀手。

    她没有嘲笑他的软弱善良,甚至想要护着他,让他保持干净。

    莲华一直以为,蓬莱仙境外,没有良善。

    然,她的出现,就像是一缕光,让百花绽放,春天温暖。

    轻歌见莲华还是一脸疑惑,端起茶杯喝了口,道:“莲华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我未婚夫会咬掉林崇耳朵,那是因为林崇当时与我势不两立,如今,林崇追随我,我不怕他心生怨恨,那是因为,有一种情谊,叫做羁绊,跟着我,能成就他的梦。”

    像林崇这样的人,胸有抱负,想成就宏图大业,奈何门外无出路,她虽是女子,但,她所走的路,堪称帝业。

    开始,兴许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但一路走来,相互付出,不知不觉,就已融入对方的生命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追随者,轻歌更愿意称之为朋友,弟兄。

    莲华似懂非懂,却抓住了一个重要点,“那只狐狸,是你的未婚夫?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订的婚。”轻歌笑道。

    莲华出神的看着轻歌,面前女子提及那人时,格外的温柔,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期盼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你怎么知道林崇耳朵的事?”轻歌双手环胸,脊背深陷椅背,懒散地看向莲华。

    难道说,莲华与夜倾城一样,有着感应四周的本领?

    但,莲华的本领也太稀奇梦幻了,仅仅看了眼林崇耳朵,便能知道林崇耳朵残缺的真实原因。

    “蓬莱仙境的人,都有这个本事,只是我的更厉害些,不过,二十年的那场战斗,让我实力退化,如今,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。”莲华道。

    “蓬莱仙境的人,真是神奇。”

    轻歌浅笑着,想起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,落英缤纷,世外之源,让人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脚步声,轻歌与莲华对视一眼:“杨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智推开屋门,走了进来,李沧浪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杨智走至轻歌面前,从宽大袖口里拿出两个药瓶,放在桌上,“小主子,这是我和沧浪连夜去圣罗城拍卖场买来的秘泉丹和黑瞳药剂。”

    黑瞳药剂,顾名思义,能改变人的瞳色。

    至于这秘泉丹嘛,采集丹心秘泉,以麋鹿之角放在一起炼化三天三日制成丹药,能让发色变黑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莲华,朝着秘泉丹和黑瞳药剂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莲华站在桌前,伸出手,将药瓶打开,服下秘泉丹、黑瞳药剂。

    霎时,似有长风起,满头白发随风扬起的刹那,轻歌看见,从发根开始,雪白发丝便开始转黑,像是在宣纸上晕染开的墨水。

    直到发色完全变得浓黑,才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莲华微垂着眸,他将两个空药瓶放在桌上,双眸打开时,满室的流光好似都斑驳碎裂。

    一双墨眸,并不深邃,目光里好似凝结了玄冰,纯粹的不染杂质。

    轻歌颇为惊讶,仅仅改变一个人的瞳色和发色,竟有如此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轻歌点了点头,道:“衣服最好也换下,这段时间,你暂时不要出去,不然秦家一调查,便会发觉你就是莲华。”

    莲华点头,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李兄,杨兄,莲华就交给你们了。”轻歌郑重的道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得把玄月关的势力重新洗牌,没有那么多时间照看莲华。

    “莲华,记住,暂时你就叫夜莲,在外一定要戴面具。”轻歌从空间袋里把她当初用的面具拿了出来,递给莲华。

    莲华接过面具,依旧点头。

    精神世界里,魇忽然开口道:“丫头,我怎么感觉你又在密谋什么?”

    轻歌挑眉,道:“很快,你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魇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,怎么感觉,有人要遭殃了,会是谁呢?

    不多时,虎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门是半敞开,虎子便直接走进,手里拿着一沓纸,白纸黑字,不知记载着什么。

    虎子把手里的纸放在桌上,道:“师父,这是你要的资料,秦魁身边的五名二剑灵师资料都在这上面,不过好像只剩下四个了,一个叫孟倩的没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这些资料是她让天鹰阁主事搜集的,晚上从西厢房回来时遇见虎子,便让虎子去天鹰阁拿了。

    “孟倩,死了。”轻歌淡漠出声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虎子错愕的睁大眼。

    轻歌不言,伸出手,翻阅资料,越往后看,越是有趣,唇角裂开一缕笑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打算。”魇问。

    “死一个孟倩怎么好玩,既然他们感情深,何不都下去陪她,不然孟倩多寂寞啊。”轻歌玩味的笑着。

    魇默然,心惊:“你想把他们一网打尽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轻歌眯起眼,无害的笑了。

    虎子等人看着轻歌的笑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轻歌回过神来,双眸透过窗棂看向外面,晨光熹微,东方欲晓,天色渐亮。

    红唇轻启,轻歌淡淡道:“好戏,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下,徐炎便走了进来,站在玄关,看着轻歌,道:“小主子,刘府新宅那里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轻歌慢条斯理地饮了口凉茶。  ⑧☆⑧☆.$.

    “据说刘坤在厢房遇到了贼人,刘府的家丁派人来请王上过去,说是那贼人厉害的很。”徐炎道。

    关于算计刘坤的事,只有林崇和几个高等魔兽知情,殷凉刹也只知轻歌要反将一军,但不知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轻歌手掌猛地朝桌面一拍,桌上还有半盏茶水,茶水摇晃,茶杯发出清冽声。

    轻歌双目阴寒,冷声道:“本王倒是要看看,有本王在,是谁敢对廉洁的刘大人下手!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说完,轻歌站了起来,气势汹汹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出门,看着东方的日光,轻歌笑了。

    ——刘坤,好好看清楚,你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悬崖,万劫不复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