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92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莲华终生守护蓬莱仙境,从另个方面来看,他与蓬莱仙境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,轻歌需要他。

    秦家——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两年来,她杀的人,铲除的势力,都是被迫反击,从未主动与人为敌,或是不分青红皂白任凭心情掌控他人生死。

    唯有秦家,除了秦魁、魔琼外,与她无冤无仇,她却想诛其九族。

    但,半人半兽之事,注定是一条艰辛的路,她需要伙伴。

    轻歌真诚的看着莲华,没有任何的算计,只是需要他而已,另外,也不想看着他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若连莲华都死了的话,蓬莱仙境,那就真的成了绝望之地。

    莲华站定在原地,干净无暇的银瞳,淡漠的望着轻歌。

    他被囚在瓷瓶之中,无法说话,只能做兽吼。

    他像是孤魂野鬼一样,似要在暗无天日的瓷瓶里渡过余生,他时常在里面听到尸体被无情丢进白骨河时河水溅起的声音,那些痛苦的哀嚎,不甘的咆哮,日日夜夜伴随着他。

    他从未怨恨过秦家,只是无法理解秦家为何要这般对待蓬莱仙境,甚至,他从未想过消灭秦家,他只是想守在蓬莱仙境,完成自己的使命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当有一天,有那么一个她,伸出手,对他发出杀戮的邀请。

    她说,和我一起,铲了秦家。

    莲华看着轻歌的手,眸光微动,轻闪,“蓬莱之人,从不杀戮。”

    只因,血的味道会让人上瘾,沦陷。

    一旦沾染了鲜血,便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轻歌放下手,垂着眸子,她微侧着脑袋,嘴角勾起妖冶的笑,姿态慵懒,讥诮嘲讽的看着莲华,“是啊,蓬莱之人从不杀戮,正因为你们没有反抗,正因为你们自欺欺人,才让蓬莱仙境成了人世间最肮脏的地方,莲华,你回去吧,秦家早已布好天罗地网,你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,你越是原地踏步,敌人便越是嚣张,践踏你的善良软弱。”

    “话已至此,莲华,后会无期。”

    “杨智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轻歌转身便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愤怒,也并非不理解莲华的做法,毕竟,像她这样肮脏罪恶的人,有什么资格去指责莲华?

    她只是希望,莲华能跟她一起,扛起兵器,冲锋陷阵,保卫自己的家园。

    连她一个外人,看着蓬莱仙境如今的模样都悲怒滔天,想要杀秦家个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轻歌即将朝外走去,转身之际,抬脚的刹那,手腕被人攥住,那人的手,甚是冰冷,像尸体一样没有温度,又好似上等的美玉,让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轻歌微垂着头,额前碎发落了下来,遮掩住眉目,红嫩的唇轻抿着。

    “我,跟你走。”莲华依旧温和平静。

    轻歌回过头看着莲华,自嘲冷笑:“不后悔?我走的路,可不是什么游山玩水,而是真正的杀戮,你愿意?你不怕近墨者黑?怕我的存在污染你?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莲华看着她,有一瞬的恍惚。

    近墨者黑吗?

    谁知道呢——

    轻歌勾起唇角,神采飞扬,她抬起另一只手,掌心朝着莲华,“击掌为盟,莲华,三年之内,秦家必灭!”

    敢动她帝国百姓,虽远必诛!

    秦家又如何,落花城又如何,何惧?

    莲华微微一笑,抬起修长的手,打向轻歌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响动,在黑夜里响起,好似烟火的怒放。

    杨智站在一侧,咧开嘴,喜出望外,开怀的笑了,心里头甚是微妙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见证了杀戮的起始。

    杨智看着那在淡淡明月光下,高举起的两只手,目光微沉。

    秦家,可不好对付啊。

    他的小主子,真是选了一条不得了的路呢。

    虽千万人吾往矣。

    “你是被秦家囚住的吗?”轻歌放下手,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两名三剑灵师,三十个二剑灵师将我包围,我重伤了这些人,本能杀出重围,却在精疲力尽时,来了个四剑灵师……”

    说至此,后面的话,不言而喻,莲华苦笑一声,道:“我被关在狭窄的瓷瓶里,我听着外面的屠杀,诸多蓬莱之人的惊呼,求救,直到有一天,外面没了声音,我便知道,蓬莱的末日,到了。”

    蓬莱仙境的人,都死了吗?

    轻歌皱眉。

    而今,让她心惊的是,莲华竟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两个三剑灵师,三十个二剑灵师都不能除掉他,最后,在他力竭之时四剑灵师从天而降,莲华才被囚住。

    她相信,那些人杀不掉莲华,不然,能杀则杀,永绝后患,绝不会囚着他。

    可见,这场战斗,本来就是为莲华量身定做的阴谋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那些人的容貌吗?”轻歌问道。

    莲华想了想,摇头:“他们都戴着面具,但,我能闻出那些人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与他们战斗时,是不是一个人都没有杀掉,仅仅只是重伤而已?”轻歌嗓音压沉,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,莲华的使命便是守护蓬莱,身为蓬莱人,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就是重伤,无法出手杀人,只能与之周旋。

    轻歌想,若是莲华够狠,将敌人快速铲除,之后面对四剑灵师的时候,也不至于输的太难看,起码能逃走。

    即便是虎落平阳,只要命还在,日后便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可莲华与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哪怕逼入绝境,他也不杀人。

    殊不知,正因为他无法背起杀戮罪孽,才让蓬莱有了今日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莲华,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这个人,经历了惨重的苦楚,没有哀怨,没有愤怒,只是感叹人心难测。

    太干净了。

    干净到轻歌站在他身边,仿佛都能看到自己那被鲜血染红发黑的双手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轻歌问道:“也就是说,他们知道你的容貌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莲华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离开蓬莱,在四星生存,就必须改变发色、瞳色,相貌的话,可以易容。”

    轻歌严肃的道:“你也说了,背后有四剑灵师,二十年前的四剑灵师,谁知现在实力如何,如今敌暗我明,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带来杀机,至少秦家没有把我归纳为通缉对象,若你被发现了,想除掉他们,那就真是太难了,等玄月关战事结束后,我会让爷爷收你为义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那莲华不就是你叔叔辈了?”

    杨智似是发现自己没有存在感,立马凑个脑袋过来,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莲华垂眸,呵了声,颇为傲娇,“侄女儿,乖。”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?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