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89章 瓷中灵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那侧,空间袋在吸纳灵气丹,轻歌便转身朝适才发出哀鸣的瓷瓶走去。

    半路,轻歌顿住,她单膝跪地,双手也撑着地面,俯下身子,往书柜下面看去,看到一张折叠的牛皮纸。

    轻歌毫不犹豫地伸出手,将牛皮纸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起身子,轻歌打开牛皮纸,是一张囊括四星大陆的地形图,不算详细,但足足标明了二十三处红点,其中一处红点,便是玄月关。

    “这地图,记载着秦家在四星大陆的各处据点。”轻歌眸光一亮,心生喜色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东西,刘坤、龚耀祖手里肯定不会有,于秦家而言,他们只是秦家的走狗而已,怎会把重要机密交给他们?

    轻歌想着,这地形图,兴许是秦魁落下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之中,秦魁最有资格拥有这张地形图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大张旗鼓毫不掩藏,难道不怕冥千绝通过千斤鼎知晓你的事情吗?”魇道。

    轻歌轻嗤一声,而后朝精神世界抛去一抹灵魂之音,道:“冥千绝现在是坐山观虎斗,他要看我跟荣耀领主斗,还要看我跟迦蓝斗,即便知晓我这几日做的事情又如何,他就算想透露给秦家,也不会在这时候,他想折磨我,而不是弄死我,若是再加秦家一个仇敌,那就是想要我死。”

    轻歌冷笑,两年的接触,她对冥千绝可以说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可这终归是个不稳定因素,哪天冥千绝真去秦家透露这些事呢?”魇道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悬于半空的空间袋,狭长的眼眸漾着笑意,道:“他说了,秦家就会信?而且,我是故意让他知道,唯有如此,他才不会想到,我早已发觉了千斤鼎的秘密,届时,便能反将他一军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我发现,你的仇敌还真多。”魇调侃道。

    不可置信的是,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,她还能笑傲江湖,审时度势,游刃有余,或文或武,使得那叫个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仇敌?他们不配。”轻歌冷下脸。

    把地形图塞进空间袋后,轻歌走至瓷瓶前,敲了敲瓷瓶,果不其然,没一会儿,瓷瓶发出流浪猫狗般的哀鸣。

    一刹那,轻歌竟是觉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,听得懂我的话吗?”轻歌靠近瓷瓶,开口道。

    瓷瓶里沉默了会儿,而后发出两声急切的哀嚎,似乎想要表达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听得懂,如果听得懂的话,从现在开始,我问你问题,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,是的话就叫一声,不是就叫两声,懂吗?”隔着瓷器,轻歌如是道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。

    轻歌挑眉,明眸微眯,“你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嗷——”

    两声,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兽吗?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嗷——”

    轻歌皱了皱眉,不是人,也不是兽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半人半兽?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嗷——”

    轻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都想跟着嗷两声了。

    顿了顿,沉吟片刻,轻歌问道:“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瓷器里,一连窜发出十来声的“嗷”。

    轻歌嘴角抽搐了几下,忽然想把杀戮血狼喊出来,跟它互相叫个不停得了。

    呯。

    一道响动之声在耳边炸开,轻歌转头看去,空间袋已经把九千万灵气丹都收进去了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空间袋便掠了过来,稳稳当当地落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沉甸甸的空间袋,意味着不能再装其他了,容量已经爆满。

    轻歌抿了抿唇,这空间袋,还是当初在佣兵协会做任务得到的,看来,改天得换个高级点的空间宝贝,不然下次若是再遇到个九千万,就连装的东西都没了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得知轻歌想法,只怕会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捡一次九千万的便宜还不够,竟想捡第二次?

    贪心!

    收好空间袋,想着如今自个儿有九千万灵气丹,轻歌便眉飞色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是富婆啊。

    放在现代,养十来个小白脸都杠杠的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远在妖域的姬月得知轻歌要养小白脸,只怕会暴走,立马来四星。

    这娘们简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瓷器里发出一道哀鸣。

    轻歌这才想起瓷瓶里的生灵,是以,凑近瓷瓶,问:“你是来自四星大陆吗?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嗷——”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轻歌微微一笑,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是这个空间的吗?”轻歌问道。

    嗷。

    一声。

    轻歌所想不错,瓷器里的生灵,非人非兽,也不是四星大陆的生灵,而是这个空间本身存在的生灵。

    得到几个有利的讯息,轻歌便开始思索,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。

    她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,是独立空间,必然有其他的生灵,可因秦家的霸道,其他反抗的生灵,只怕不是被秦家杀了,便被秦家给禁锢住,就像是这瓷器里的生灵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门外,河对面的杨智满头大汗,眉头紧蹙,看起来,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思及此,轻歌便道:“我想和你做个交易,既然你是这个空间的生灵,那么,你应该知道出路,我把你救出来,你帮我找到回去的路,如何?”

    听起来,这是个完美的交易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这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他骗你?”魇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魇,人生本就是一场豪赌,不是吗?”轻歌浅声道。

    当然,它若敢骗,也要有那个命。

    她有雪灵珠护身,血魔花的吞噬煞气,还有虚无境,又突破了灵师,起码,她有自信能够保住自己和杨智的命。

    魇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凡事,七情六欲也罢,坎坷崎岖也好,都是声势浩大的战役,在这场战役里,每个人都在赌。

    赢了,输了,各自欢喜各自愁。

    所谓冷暖自知,便是此理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把手放在瓷器盖上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将瓷器盖拿走。

    一刹那,似有满城的烟花怒放,暗夜的星辰被点缀发光,漫天的火树银花,渲染了轻歌的双眼。

    清风自来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瓷器里漂浮出圣光,笼罩着她,轻歌仿佛接受了一场神的洗礼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一侧,动也不动,刹那间,心旷神怡,仿佛置身于云巅。

    清寒黑眸,漠然的看着耀眼的圣光。

    瓷器里,究竟有何种生灵!

    如此,充满了希望,温暖。

    站在圣光之下,仿佛再也看不见邪恶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