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84章 谁陪她乘风破浪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轻歌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杨智将门推开,走了进来,目光扫视着为轻歌按揉两侧太阳穴的无忧,而后站在轻歌面前,弯下腰,双手抱拳,道:“小主子,西厢房的机关密道已被我找出破绽、暗格和通道口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轻歌站了起来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开始行动,会不会太赶了?”杨智诧异的道。

    轻歌挑眸,瞥了眼杨智,“明日一早,玄月关的天就要变了,那时再行动,敌人便会有所察觉,今晚,四方皆乱,唯有乱中取胜。”

    无忧跟上轻歌,杨智见此,便也紧随,一面走,一面道:“今晚刘府新宅设宴时,果然如你所料,刘坤再次派人夜探西厢房,小主子兵不血刃,便将敌人全军覆没,杨智佩服。”

    去往刘府新宅之前,她把不死花碾成粉末,给了杨智,若刘坤当真派了人了,便用灵气起风,将毒粉撒向来人。

    “来探西厢房的,共有多少人?”轻歌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三人,皆是男性。”杨智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尸体在哪?”

    “西厢房后院。”

    “走,先去看看尸体。”

    西厢房后院,其实就是个柴房,空气阴凉,地面潮湿,打开院门,扑面而来的是湿气和血腥的味。

    轻歌踏步走了进去,眼神微动,便见四周上空燃起了一束束月炎火,将阴森黑暗的柴房照亮。

    地上,一具具尸体,东歪西倒。

    尸体的脸上,都罩着黑色软布,软布上全是从七窍里流出的血液,轻歌蹲下身来,摘掉其中一人罩脸的软布,那人面色青紫,印堂发黑,七窍出血,嘴角两边延伸出尖锐的獠牙。

    轻歌伸出手,按压着此人的臂膀,试图摸出尸体骨骼的形状。

    并非人骨!

    轻歌嘴角勾起,略显神秘,“果然,都是半人半兽吗?”

    “小主子?”杨智疑惑不解,他转头看向无忧,试图从无忧那里得到答案,无忧倚靠着门楣,耸了耸肩,将手摊开,他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轻歌站起,转身走了出去,将柴房的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无忧,把这些尸体运到冰谷去,用冰棺封好,日后有大用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无忧惊得下巴险些都掉到了地上,“冰谷?玄月关距离冰谷可有千里远,轻歌,你该不会是想谋杀亲夫吧?”

    “去不去?”轻歌挑眉,气焰燃起。

    无忧吞了吞口水,嘴角抽搐了几下,嘟囔了几声,“去就去,不过,我实力退化,有些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我会让天鹰阁的人帮你,你只要在路上监督即可,且不要让天鹰阁的人发现尸体的埋藏处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过林尘?”

    “不是信不过,小心驶得万年船,林尘自然信得过,林尘的手下,就难说了,人心隔肚皮,小心为好。”轻歌说着,便朝西厢房走去。

    轻歌再次把天鹰牌给掏了出来,丢给无忧,“拿着这个,找天鹰阁的人,天亮之前,必须把事情办好,把尸体运出去,否则,就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今晚,刘坤在做他的清秋大梦,龚耀祖被诬陷,岳樱子将死,秦魁想亡羊补牢,找回千枝莲和皇极天焱,没人会注意她的动向。

    坏事啊,便是要在夜半无人时做。

    无忧领着天鹰牌,看着轻歌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介意卖苦力,只是等今夜过了,明日曙光降临时,便又是另一场腥风血雨,若他今晚就走了,谁陪她乘风破浪?

    思虑片刻,无忧还是什么都没说,就这样走了。

    能为她做事,便是陪着她了吧。

    人类之间的情谊,真是难言的美妙,无关风月,却又痛又爱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西厢房的门前,周边,杂草丛生,像是无人居住的荒地,阴气森森,时而有手臂粗壮的毒蛇蹿过,看着轻歌,甚是友好。

    轻歌眸光自毒蛇身上扫过,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果然,毒蛇对她的态度,也取决于魔灵毒火的第二功效呢。

    因魔灵毒火是用魔兽血肉制作而成的,便让其他兽,产生了亲昵之感。

    然而,当第二功效彻底转化成不可消除的气味时,那种气味,让其他野兽察觉到魔兽被制作成毒药时的绝望崩溃,至此,傍晚时分,那些毒蛇才会失控。

    杨智先一步将门打开,轻歌走了进去,厢房内甚是简陋。

    “这机关暗道是大师手笔,虽说我已找到了破绽和通道口,但惊险的还在里头呢,小主子一定要时刻警备。”杨智道。

    轻歌颔首,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见此,杨智这才走至角落,角落处,挂着一张画,画纸经历了多年的风雨飘零,已无比残破,画上的人儿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杨智将画掀掉,放在手里卷了起来,卷成轴后,走至东南方位,蹲下身,在旮旯处轻叩了三下,后又走至中央,将桌子移开,在地上轻叩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轻歌便看见屋内简单的摆设皆是诡异的移动,仿佛是快速转动的幻象,眼前场景更是模糊了起来,飓风四扫,雷霆乍现,中间的漩涡凝成风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杨智一跃而起,将手中的卷轴丢出,那幅画,在迅速流动的风里徐徐展开,残破的部分,也逐渐缝合。

    画上的美人,眉如远山之黛,唇似三月桃花,娇嫩,美艳,又暗含屠戮煞气。

    画纸在空中游荡,被风力再次挂在墙壁之上,那场风暴,也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杨智走至画前,在画像美人的眉心处轻叩三下,画上美人的双眼放射出紫色光束,在这狭窄昏暗的空间,显得森气十足。 ,o

    紫色光束在画像的不远处凝聚成圣光,神似玄关处的门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,走进去。”杨智道。

    轻歌抿了抿唇,而后坚毅决然地一脚踏出,走进那紫光门中。

    走进门,并非穿过紫光,而是进入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像是与世隔绝的地狱,深埋于十八层之下。

    在光束即将消失的前一刻,杨智快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走进紫光门,衣角在紫光外飘荡,紫光消失时,那衣角摇曳生姿,倒显得有几分诡秘怪谲了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