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81章 深夜,灾难降临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待客人全都离开刘府新宅后,刘坤迫不及待地走向偏僻厢房,脚步生风,人好似都要飞跃起来。

    刘坤从未娶妻,倒不是清心寡欲,只是他想娶的妻子,必须是他的鼎力助手,会给他带来好运和机遇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人,多难碰上,便拖到了四五十岁还是个老光棍。

    至于生理需求,刘坤府上起码会有十个同房丫头,还怕解决不了?

    甚至有些丫头会死在床榻上,也无人问津,而这,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之处。

    刘坤故作镇定的站在厢房门口,他抬起手,欲要推开门,却是顿住,斜睨了眼身旁的婢女、家丁,道:“都回去吧,明日一早,记得把事情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恭恭敬敬行礼,婢女、家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四周,落针可闻,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刘坤的手放在门上,他一用力便将门给推开。

    漆黑瞳眸,骤然紧缩,目光里有不解、疑惑和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景象,并非他所想的活色生香,而是十余个男人,男人们,或是肌肉发达,人高马大,或是精瘦高挑,眉眼含情,当房门被打开,他们皆是朝刘坤看去,像是丛林的狮虎发现了猎物,闪烁着幽幽光束,随之扑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坤心里直打鼓,他就要运转丹田内的灵气时,却察觉四肢发软。

    他的酒水里,被人下药了!

    刘坤瞪大眼,额上冷汗四溢,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他终于明白,夜轻歌给他讲那个断袖故事是为哪般了。

    从头至尾,都是夜轻歌在算计他,笑望着他一步步走入深渊还自鸣得意。

    刘坤无力瘫倒在地,被其中一个壮汉攥住了手腕,粗鲁地拖了进来,而后将门关上,锁死。

    刘坤狠狠摔在床上,他心惊肉跳着,心里充斥着恐惧,满是排斥,可他没有任何力气。

    为了今晚在殷凉刹面前有好的表现,他甚至也嗅了一点蛇毒,早在宴席时本就熏了好半天的百花香,更别说这屋子里全是百花熏香,本就蠢蠢欲动火热炽烈的情愫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衣裳撕裂开的声音,宁静的夜里,无比美妙。

    而这,是刘坤一生的噩梦。

    屋外巡逻的侍卫,听得房内偌大的声响,对视一眼,不言而喻,齐齐打趣儿道:“这刘大人,老当益壮嘛,都四五十岁的人了,还有这么大的力气,我看啊,咱都得向刘大人看齐。”

    “这声响也太大了点吧?里面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事?之前没听刘大人说吗,不论发生了什么,在天亮之前,都不得踏进房间半步,除非你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们一面揶揄,一面走过。

    房内的刘坤,一丝不挂,浑身赤/裸,红色幔帐随着透过窗棂进来的清风摇曳着,刘坤只觉得深陷那暗红色的地狱,再无希望,所有的坚韧隐忍,都在这一刻溃散。

    他啊,完了。

    另一侧,因断臂之痛昏死过去的龚耀祖早早便被送回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龚耀祖躺在床边,发着高烧,府中唯一的女主人岳樱子忙前忙后无微不至的照看着。

    好半天,龚耀祖的意识才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岳樱子欣喜的开口。

    龚耀祖脸色苍白,嘴唇干涸,眼神有凶光一闪而过,视野里出现岳樱子时,竟是渐渐温柔似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岳樱子生得甚是美丽,身着金纹彤绣的衣裳,肩口处绣着的双生牡丹针脚细密,尽情盛放,眉间朱砂猩红,脉脉含情的桃花眸,红嫩朱唇,千娇百媚风情万种,又有几分青涩羞怯,清纯动人。

    “樱子……”龚耀祖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“夜轻歌乃心狠手辣之辈,我们又何必去招惹她?”岳樱子为其捻了捻被角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龚耀祖闭上仇恨的眼,道:“樱子,你知道吗,我此生最痛恨的是夜惊风,论用兵、论布阵我都不在他之下,我一身铁骨,多年征战,为黎明百姓出生入死,为何他们只认战神夜惊风?而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常胜将军?夜惊风已经死了,我才是他们心中的战神啊!”

    岳樱子抿着唇,心疼的看着龚耀祖,“将军何必跟死人斤斤计较?”

    龚耀祖蓦地睁开眼,赤红可怖:“我不是跟他斤斤计较,我是不甘,不甘啊!”

    岳樱子吓了一跳,眸光躲闪。

    “樱子,抱歉,是我失控了。”龚耀祖怜惜的伸出唯一的左臂,揽住岳樱子的脖颈,岳樱子趴在龚耀祖强而有力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温香软玉在怀,闻着岳樱子身上的淡淡竹香,龚耀祖表情也不再那么狰狞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樱子,等我报了这断臂之仇,便娶你归乡。”龚耀祖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就不能为了樱子放弃仇恨吗?”岳樱子抬眸,无奈的看着龚耀祖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龚耀祖眼皮抽动了几下,“男子汉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怨报怨,怎能苟且偷生?”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岳樱子还想说些什么,却是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打断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沉稳的脚步声,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陈琳带着三个实力在二剑灵师的男人站在门口,目光阴冷的注视着床上二人。

    岳樱子下意识站了起来,龚耀祖想要坐着,不经意间扯动了断臂伤口,倒吸了一口冷气,岳樱子连忙扶着龚耀祖坐好。

    龚耀祖脸色白的可怕,双唇纹路犹如沟壑般加深,隐隐泛白,干涸枯裂。

    他看着不苟言笑的陈琳,心里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,便问:“陈琳大人深夜来访将军府,是为那般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岳樱子?”陈琳不予理会龚耀祖,而是转头看向岳樱子,眼神无比阴森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岳樱子低着头应道。

    陈琳扯了扯唇,轻哼冷笑,“搜!”

    话说完,三个男人身后的侍卫们,当即走了进来,搜房,噼里啪啦作响,杂碎了一地东西。

    龚耀祖的脸完全黑了,“陈琳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龚耀祖,你还有脸问我?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,如今秦长老发怒,拿你是问,识相的,就把皇极天焱拿出来,否则,明日的太阳只怕你是见不到了。”陈琳睨着龚耀祖,轻蔑的道,眼中迸射一道仇恨光束。

    看着岳樱子肩膀上绣着的双生牡丹,陈琳周身仿佛都燃起了滔天杀气,“哦,对,还有你这搔首弄姿的小贱人,干脆卖到青楼,享那千人骑万人枕之福,如何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