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79章 断指之仇,不共戴天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魇听着轻歌的话,颇为惭愧。

    若他早点想起,便能提前预防,而不是让夜轻歌自己推敲出来,不过,夜轻歌缜密的心思,敏锐之感,也是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魔灵毒火的第二功效,竟能自己发觉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应对?”话说出口,魇便后悔了。

    夜轻歌应对的法子,他不是早已看见了吗。

    轻歌视线重新落在秦魁身上。

    秦魁伸出手,肩上黑色的鸟儿,便一飞而过,站到了秦魁的手背上,那深蓝如海的眼球,充满了奇异之色。

    秦魁细细打量着轻歌,而后道:“那小偷临走之前,中了老夫下的毒,而这就是鸦鸟,便能找到中毒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毒,倒是有些稀奇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秦魁目光转冷,冰如凉丝。

    夜轻歌如此镇定,难道,不是她?

    秦魁抿着唇,手一抬,鸦鸟便扑闪着翅膀飞了出去,落在一张梨木桌上,深海般的蓝眼睛看了看桌前的人,而后竟是人性化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飞到另一张桌上,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直到,这黑鸟,出现在夜轻歌的纯金桌上,与轻歌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秦魁手微微攥紧,若救走那两个小杂碎,盗走千枝莲,毁他眼睛,杀害小倩的人当真是夜轻歌,哪怕她是四国王,秦家也绝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五马分尸,万剐千刀,烈火烹油,让她死生不如。

    林崇等人见黑鸟落在轻歌桌上,皆是站了起来,氛围如火炽热,战意悄然蔓延,兵器出鞘之声惊醒了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是秦魁,只要敢动夜轻歌,哪怕对方是落花城城主永夜生,他们也不惧。

    轻歌微微一笑,抬起手,阻止了林崇等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兴许,此生,能有这么一群追随者,也是庆幸的吧。

    蓝色眼珠子,一动不动的盯着轻歌看,最后,目光流连于杀戮血狼。

    杀戮血狼一脸傲娇不屑,轻蔑的看了眼鸦鸟,鸦鸟皱了皱眉,瞪着杀戮血狼。

    杀戮血狼直接忽视掉鸦鸟的挑衅,四十五度忧伤的看向星辰密布的夜空。

    轻歌只觉得分外好笑,伸出手,揉了揉鸦鸟的脑袋,鸦鸟眨了眨眼睛,好奇的看着轻歌。

    秦魁眉头宛若打了死结般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是?

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就在秦魁纠结之时,鸦鸟往回飞,立在秦魁手背上,而后极具灵性的摇脑袋。

    不是夜轻歌……

    秦魁只觉得,某个地方有些奇怪,可到底哪里奇怪,一时之间,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不论中毒之人是不是夜轻歌,只要她中了魔灵毒火,万万里的山川河流,他总能找到她。

    “秦长老,可找到了那个小偷?”轻歌问道。

    秦魁沉下脸,冷冷的看着轻歌。

    等把皇极天焱和千枝莲的事情解决,他也不会放过夜轻歌。

    夜轻歌这人,也很嚣张碍事。

    秦家长老的威严,不容挑衅!

    “看来,那个该死的小偷,不在这里。”秦魁道。

    轻歌莞尔,道:“秦长老是想坐上来歇息,还是打道回府呢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便是这里不欢迎秦魁。

    “天黑,夜姑娘也要小心才是,老夫还要找那盗贼,便不打扰了。”秦魁猛地一甩衣袖,带着人离去。

    该死的是,两年时间,这个女人就成为了四国王,四大帝国的王,哪怕没有实权,也不是他秦魁能打能杀的。

    轻歌看着秦魁远去的背影,眸光幽幽森然着,她挑起玉盘上的一粒水晶葡萄,送进嘴里,旋即舔了舔唇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东街三十二巷。

    刘英俊家。

    陈琳坐在椅上,焦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夜色正浓,外面响起了沉稳矫健的脚步声,破旧的屋门被打开,陈琳蓦地站了起来,“柳兄,杨兄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对视一眼,并肩走了进来,把一叠画着美人的宣纸放在桌上,其中一人,喝了一大口水,这才道:“玄月关的贵族我们都查了一遍,绣娘那里也问了,身穿金纹彤绣材料的衣裳,肩口绣着双生牡丹的人不多,就这些,刘英俊,你看看,有没有那日买下石头的人。”

    刘英俊因害怕而瑟瑟发抖,他看着面前的魁梧汉子,惶惧地咽了咽口水,旋即伸手掀开第一张画像。

    画上的姑娘眉清目秀,清纯可人。

    刘英俊摇了摇头,又往下翻去。

    陈琳等人的心,也都随着刘英俊翻纸的动作而提到了嗓子眼处。

    当刘英俊翻到最后一张,双眼微亮,颤抖激动地抓起桌上的画纸,递给陈琳,语无伦次的道:“是她,就是她,昨日来买石头的,就是这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陈琳一把拿过画像,画中美人,眉间朱砂,明眸皓齿,像是怒放的花儿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陈琳把画像翻面,背后有写此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岳樱子?这不是龚耀祖的小"qing ren"吗?”陈琳皱眉,与另外二人对视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是岳樱子?”

    男人眯起眼睛,道:“岳樱子可是龚耀祖的宝,如果买石头的人是她的话,那必定是受龚耀祖指使,皇极天焱肯定就在龚耀祖手里,好个吃里扒外的东西!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道:“不仅如此,龚耀祖竟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,还在石头上下了剧毒,他是存心要置秦长老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陈琳把画纸折好放入衣襟,眸中波澜不起,深寒之意让人发怵。

    “回去跟秦长老禀报此事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左手,左手小拇指用软布包着,血迹深红,“断指之仇,不共戴天,龚耀祖,你很好!”

    “走,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且慢……”刘英俊弱弱的喊了声。

    陈琳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刘英俊,眼神犀利,面容冷峻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会不会被龚将军杀人灭口?”刘英俊一脸害怕,眼圈微红,身体都在轻颤着。

    陈琳见他那窝囊样,不屑一笑,而后道:“放心,龚耀祖还来不及杀人灭口,就被废了。”

    说至后面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陈琳带着两个男人,快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半敞开的门,嘎吱嘎吱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英俊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妻子疑惑的看向刘英俊。

    刘英俊双腿发软,瘫倒在地,“怎么会这样,事情竟然牵扯到龚将军,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,娘子,这回,我们惨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,陈琳站在墙旁,听着屋内的动静,而后勾唇阴笑,“看来,刘英俊没有欺骗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那样,也有胆骗我们?”男人讥诮的道。

    陈琳点头,至此,才带着人真正离开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