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73章 四国王很穷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轻歌一番话,便让龚耀祖得罪了四星大陆的所有女人,虽说这个时代弱肉强食,但更多的是男尊女卑,不过也没几个人敢愚蠢的公然与女人为敌,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夜轻歌更能借此卸了他的官位。

    龚耀祖眉头紧蹙,直到现在,他才恍然大悟,刘坤所说不错,这夜轻歌,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刘坤见龚耀祖神态恍惚不知想着什么,连忙起身,作揖,道:“王上,龚将军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,你是说本王满口胡言,错怪了龚耀祖?”轻歌冷冷的看向刘坤,刘坤顿时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夜轻歌懂得审时度势,精明得很,不会在这种时候卸掉龚耀祖的官位,她要的,无非是龚耀祖没了傲气,低头认错。#_#67356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。”刘坤低着头,不再为龚耀祖说话。

    轻歌瞥了眼刘坤,也沉默着,刘坤是个聪明人,在这一点上,龚耀祖比不上刘坤。

    刘坤没有骨气,没有尊严,他的眼里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而龚耀祖,心高气傲,虽说心里有些小打算,但在刘坤面前,便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故此,盛世之下,武将的刀,比不上文官的笔杆。

    龚耀祖反应过来,脸色铁青,他看着轻歌,咬牙切齿,眼里尽是不服不甘,汹汹怒意,似要起火,对比之下,轻歌显得漠然,神态轻描淡写,嘴角薄凉的笑意,格外突出。

    她笑望着龚耀祖,龚耀祖只觉得分外窒息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龚将军是看不起本王?看不起四位帝国皇上做的决定?还是说龚将军不稀罕本王,蔑视皇权,认为本王战胜不了百国联盟,无法守护玄月关?既然如此,本王明日便带屠杀军回帝都城,百国联盟交给你,守不住玄月关,就提着脑袋来帝都见本王。”轻歌拍桌而起,不怒而威,一双狭长寒眸,讥诮的注视着龚耀祖。

    龚耀祖一个震颤,有片刻的无措。

    他是玄月关的第一猛将,与百国联盟背后的荣耀领主打过一次交道,却输的凄惨,全军覆没,就连他,若不是及时逃走,只怕如今也葬身在战场。

    那一次,百国联盟背后的荣耀领主,化作黑烟,悬在长空,跟狼狈不堪的他说,夜轻歌一来,立即开战,而他,不配作为他的敌人,连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试问,心高气傲自尊自大的他,怎能忍下这一口气?

    后想到夜轻歌是夜惊风的女儿,便更加愤怒,他好不容易把夜惊风给盼死了,怎么又来了个夜轻歌?

    当初,在夜惊风面前他都不用下跪,难道还要给夜惊风的女儿下跪?

    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然,他一人也守不住玄月关。

    玄月关一旦失守,燕岭的秘密也会暴露,那他与刘坤便没了利用价值,又因他们得知秦家秘密,秦家也绝不会放过他们,从而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龚耀祖双眼狰狞,他深深的看了眼轻歌,而后低下头,脱掉头盔,抱在手中,单膝跪下,道:“末将不是有意冒犯,请王上恕罪,末将并非看不起女人,只是末将为武将,王上乃九五之尊都没坐那软椅,末将坐上去,实在不堪。”

    膝盖触地的声音,宛若闷雷炸响。

    龚耀祖只觉得地上有火焰燃烧,将他双腿灼伤。

    不过,比起骨气骄傲,还是性命的价值更高,但这一跪之辱,他记下了。

    见此,轻歌笑了,那锐利冷厉的气势,也慢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绕着纯金龙桌,走至龚耀祖面前,伸出白嫩纤细的双手,将龚耀祖给扶了起来,“将军双腿有伤,又何必多礼?本王免你君臣礼数,日后见到本王,不必行礼,本王听说龚将军曾跟着父亲南征北战,怪不得本王与将军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。”

    旁侧,林崇险些一口酒水给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嘴角抽搐,恶寒的看着笑靥如花的轻歌和脸色发青的龚耀祖。

    一见如故?

    相见恨晚?

    他怎么没发现?

    只怕这两人此刻都在想着要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对方除掉呢。

    提及夜惊风,龚耀祖胸腔里衍生出怒意,似要撕裂开他的脏腑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都想超越过夜惊风,可夜惊风死了十几年,为何还能压他一等?

    龚耀祖脸色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此时,两名家丁去而复返,搬来一张软椅,软椅像是贵妃榻,能往后躺,软椅的设计比较秀气,很女性化,椅上罩着乳白色的绒毯。

    轻歌看了眼软椅,而后看向龚耀祖,笑道:“龚将军,你看你,这一跪,脸色都难看了,来,去软椅上坐坐,想来父亲在世的话,也会赞同本王此举的。”

    龚耀祖惊醒,对上轻歌含笑的眸子,一颗心,摇晃颤抖着,他看了眼软椅,咬咬牙,便转身走过去,在软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果然很适合龚将军,简直就是为将军量身打造的呢。”

    轻歌接踵而来的一番话,简直就是火上浇油,雪上加霜,怒得龚耀祖险些一佛出窍,二佛升天。

    林崇看了眼龚耀祖,认真点了点头,赞同道:“既然如此,王上,不如晚宴结束后,让人把软椅送去将军府。”

    闻言,轻歌想了想,道:“的确是个好主意,龚将军劳苦功高,的确要送张软椅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,这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龚耀祖瞪了眼林崇,不自在地坐于软椅,试图阻止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淡淡的道:“龚将军,不必跟本王客气,本王很穷,也只能送张软椅,若将军嫌弃软椅分量不足的话,本王明日便把准备运往江原干旱之地灾民的金银珠宝,送去龚府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大帽子盖下来,那龚耀祖就翻不了身了。

    他还从没见人能这么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自己很穷。

    龚耀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只觉得眼前此人,话里有话,绵里藏针,每一个字,都是她埋的陷阱。

    龚耀祖脸上堆起难看的笑,道:“末将只是怕麻烦到王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“那末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龚耀祖说完这一句话,只觉得体内力气全部用完,打一场仗也没这么累。 -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

    刘坤坐在龚耀祖对面,嘲讽的看了眼龚耀祖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作聪明的下场。

    一张软椅,又能损失他龚大将军多少威名?何必过不去,使劲叫真呢?

    轻歌坐在琉璃凤椅上,趴在桌面的小狼蹿到了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轻歌左手抚摸着小狼的脊背,右手端起酒杯,浅酌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龚耀祖带来的武士们,道:“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武士们面面相觑,而后看向龚耀祖,等待龚耀祖的指示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