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67章 失控的毒蛇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她不知道你的心意?”轻歌诧异的问。

    魇尴尬笑了几声:“胆儿小,没敢说,怕被骂。”

    轻歌嘴角抽了抽,“出息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她的尸体被火化时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到,她睁开眼,看着我在的方向,温柔的笑了,等我仔细看去,又恢复如初,很像是个幻觉,但我觉得,是真的,她知道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魇惆怅的道:“算命的瞎子说她命里犯小鬼,会被小鬼惦记,我还以为那小鬼是我,伤心了好一阵子,后来,我一直蹲守在她家附近,不敢距离太近,也不敢太远,守着她,守着她丈夫,守着她子孙,守她一家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博爱。”轻歌道。#_#67356

    “不是博爱,是我自卑到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感情。”魇道。

    轻歌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至少,她做不到,守着深爱之人的妻子,儿女。

    夜深寂静,聒噪的虫子在院外叫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快天亮时,轻歌才藏着沉重的心思渐渐睡去。

    她一直扳着指头数,三年,一千多天,那么长,那么远。

    梦里,她在蒸腾的雾气里,看见了那身着红袍邪佞放肆偏生又有几分与世无争的男子,他浑身上下充斥着萧杀之气,看向她的时候,又那样温柔,让她沦陷。

    轻歌的心,抽搐,紧缩,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说不思念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得随时随地做好厮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时间和杀戮,不会因她而停滞。

    翌日,轻歌自然醒来,已是正午。

    日上中天。

    轻歌起身,赤脚走出,将门打开,门外站着两个眉目清雅的丫鬟。

    轻歌休憩,她们也不敢随意打扰。

    “王上。”两名丫鬟行了行礼。

    轻歌应了声,抬眸看了眼天色,而后道:“更衣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是四国王,平日里可以穿便服,但在宴席上,得穿正装,梳洗打扮,从中午就要开始,繁琐又枯燥。

    轻歌坐在椅上,面向泛黄精致的梳妆镜。

    丫鬟之一,是个妆娘,抹完胭脂,梳好鸾凤髻后,另一名丫鬟,便来为轻歌束腰,换上复杂的正装,金色的华服锦袍,绣着龙凤图腾。

    期间,轻歌饿了就随便吃两口糕点。

    “王上,真美。”其中一名年纪尚小的丫鬟,由衷称赞的道。

    另一名妆娘,生怕轻歌发怒,瞪了眼丫鬟。

    丫鬟不解的睁大眼,赞美人也会受罚?

    妆娘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轻歌,在为轻歌上妆时,她不敢多言,生怕没了命,都说这四国王喜怒无常,杀人如麻,而她身为妆娘,更知女子梳妆时稍有不喜便打骂人,把一切都怪在妆娘身上。

    轻歌瞧见妆娘那诚惶诚恐忐忑不安的模样,不由笑了声,而后,她伸出手,捏了捏丫鬟细嫩的脸蛋儿,“嘴真甜,有赏。”

    她从手腕脱下一个厚重的金镯子,放在小丫鬟手里,小丫鬟喜出望外,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妆娘见此,松了口气,看来她多想了。

    也是,赞美人,怎会受惩罚?

    此时,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“王上,诸位都在大厅里候着,请移步大厅,随后再去刘府。”妆娘道。

    妆娘所说的刘府,便是设宴的怡红院。

    轻歌颔首,把手放在妆娘掌心,昂首挺胸,风姿绰约的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大厅里,殷凉刹、北鹰等人全都在。

    轻歌进来时,所有人视线全都汇聚在此,无不感到惊艳。

    “不必行礼了,直接去刘府吧,林崇,本王让你准备的墨水准备了吗?”厅内众人皆要跪下行礼,被轻歌打断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。”林崇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,出发吧。”轻歌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出门,轻歌便察觉到怪异了。

    那些藏匿在院子里的毒蛇,全都汇聚在大厅门外,嗤嗤吐着蛇信子,毒液沿着蛇信子流了下来,滴落在地上,一双双幽绿森冷的眼,仇视着轻歌。

    轻歌皱眉,感到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昨日,毒蛇们还都腻着她,今日,就已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那种扭曲的眼神,包含着极端杀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殷凉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北鹰皱着眉,喃喃着,不可置信般。

    梁浮搂着北鹰的肩。

    林崇拔出兵器,眼神凌厉的看向蛇群,一个箭步到了轻歌面前,“老大,你先走,这些畜生让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李沧浪三位上将全都护着轻歌,刑天战队的高等魔兽们,摆出戒备的姿态,蠢蠢欲动着,若非他们暂时不能暴露身份,只怕早便与毒蛇们展开搏斗了。

    轻歌皱着眉头,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毒蛇群往前挪动着,似要吞了轻歌,毒液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刑天战队成员和林崇就要动手时,北鹰蓦地上前,站在最前方,她回头看了眼轻歌,有些焦虑,道:“王上,把它们交给我,可好?”

    轻歌与之对视,眸光深邃,眼神幽深,良久,轻歌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北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?”林崇阴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他在怪北鹰,若非北鹰之前要护着毒蛇,只怕这府邸里的毒蛇都会被他清理干净,就不会对轻歌构成危险。

    北鹰犹豫了下,而后狠着心肠道:“只要有一条毒蛇敢伤人,全部杀死!”

    林崇一愣,撇过头,道:“时间紧迫,你赶紧的,等会儿还得去刘王八的怡红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怡红院,那可是正正宗宗的刘府。”殷凉刹嘲笑道,“不过刘王八这名字,不错,意境幽深,让人浮想联翩,岂是一个好字了得。”

    林崇眉飞色舞,“还是公主殿下有眼光。” :(.*)☆\\/☆=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还真是俩活宝。

    这会儿,北鹰逐步靠近蛇群,毒蛇们好似没了理智,眼中只有轻歌,要吃了夜轻歌,将其给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北鹰蹲下身,试图安抚其中最粗壮的一条蛇,那条蛇气势汹汹,瞪着北鹰,突地张开血盆大嘴,要将北鹰给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轻歌眼中寒光闪烁,她心身微动,精神之力,无形中化为万千刀剑,惨不留情的撕裂开毒蛇躯体,又燃起熊熊月炎火,将脏腑烧毁。

    北鹰看着在烈焰里焚烧的毒蛇碎裂躯体,呆愣住。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,这些“毒蛇”,会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可事实摆在眼前,她不得不信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