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44章 大悲散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孤独的雁划过没有尽头的天际,掠向玄月关西面,燕岭之地。

    玄月关很大,从八个附属城池就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过,归海雁的速度异常的快,电闪雷鸣间,风驰电掣,只一瞬,便已出了玄月关本城,无限接近燕岭。

    轻歌站在归海雁上,阵阵狂风自她身侧穿行,两边的景象快速变动,她位于高空,居高临下,俯瞰睥睨着神州大地,眸光凉薄不带一丝感情,温和的皮囊下是杀戮丛生。

    比之两年前的轻狂,她一步步成熟起来,然而,千帆过尽,她依旧是那个说一不二的夜轻歌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到了燕岭上空。#_#67356

    轻歌仿佛站在云巅,透过层层之云,看着燕岭。

    燕岭南山,似乎有火把亮起,轻歌将雪灵珠之力灌入双眼之中,模糊的景象立即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见,燕岭南方的半山腰上,十几人拿着火把,站在山洞口,干柴在山洞口铺了一地,一旦点燃,即可燎原。

    轻歌与归海雁藏匿在高高的天空之上,山洞口的一举一动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轻歌闭上双眼,将精神之力与雪灵珠交叉,牵引至雷巢,再费力感应山洞内的景象。

    她不是夜倾城,无法做到抚琴就能感应任何景象,她必须耗费大量的精神之力,感应的同时,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险,务必要小心翼翼,谨慎而行。

    轻歌的脑海里,飘飘浮浮,混混沌沌,好似一片空白,须臾,慢慢展现出山洞内的画面。

    山洞潮湿阴凉,中间架起篝火,无忧衣衫褴褛,脸色惨白,半躺在石床之上,旁侧,扶希双眼空洞,没有焦距,蓬头垢面,身上也脏污不堪。

    轻歌心脏猛地一缩,眼尖的发现无忧与扶希的嘴唇都变成了紫色,乃是中毒的迹象!

    刹那间,轻歌双目里迸射出冷光,背后苍天上似有雷霆乍现,轰轰隆隆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轻歌的手,下意识地攥紧了些。

    良久,一行人走了过来,靠近半山腰。

    轻歌凝神,满面严肃,定睛看去,那人是秦魁,背后还有个男人,男人身材魁梧,雄赳赳气昂昂,有着杀过人的森然和在战场徘徊多年的铁血。

    这男人与秦魁等人非常迥异,他戴头盔,披铠甲,腰间挂着威仪宝刀,粗眉大眼,眼神犀利,因染过太多的血,瞳仁上好似有着一层薄薄红雾。

    轻歌面色如霜,看见那男人时,眉头抖了抖,唇动无声,三个轻喃的字,化作烟灰荡在风里。

    龚耀祖!#6.7356

    不错,跟在秦魁背后的那个男人,正是“卧病静养”的龚耀祖。

    轻歌似笑非笑,果然如她所料,这龚耀祖与刘坤、秦魁,背地里进行着不可见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龚耀祖的旁边,还有三男两女,这五人,气度非凡,双眼里时常含着轻蔑之意。

    想来,他们,便是秦家派来相助秦魁的五位二剑灵师。

    轻歌轻咬了咬下嘴唇,看来,要想从这些人中把无忧、扶希救出来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秦魁走至山洞口,看了眼拿着柴火的人,道:“那两个小杂碎可在里面?”

    为首的一人单膝跪了下来,“是的,他们就在这山洞里,不过山洞口布了个古怪阵法,无法冲进去,属下等人便想用火烧,这二人之前中了毒,再用火逼,熬不了多久,肯定会忍受的不了自己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这人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出来呢?”

    秦魁满脸阴森,“这两个畜生真是好大的胆子,敢跟秦家抢东西,等他们出来,看老夫不撕了他们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出来只有死路一条,正常人都会出来的。”跪在地上的那人低垂着脑袋,似是惧怕秦魁的威严,瑟瑟发抖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秦魁冷笑了声,而后道:“千枝莲不能碰火,碰到火会损伤质量,直接把毒障放进去,等他们全死了,再进去拿千枝莲。”

    说至此,秦魁双目里有毒辣之色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再跪地,起身,将一根根火把插在山洞口,从空间袋里拿出几个药瓶,与周围的侍卫对视一眼,而后把药瓶打开,用灵气控制,放在火把之上。

    药瓶因高温灼烧,激发出了毒气。

    烟灰色的毒障自瓶口窜出,飘进了山洞里面。

    “那是大悲散,剧毒排名只在落花毒之下,必须快点阻止,不然毒入骨髓,就为时已晚了。”精神世界里,魇如是道。

    轻歌微抿着唇,眼神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烟灰色的毒障,好似幻化成了吃人的魔鬼,咬了咬牙,拍了拍归海雁的脊背,似是安抚归海雁,便见她轻声道:“等会儿听我指示行事,注意秦魁几人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而后,轻歌纵身一跃,脚踩血魔之花,滑翔而下,飞速降落。

    稳稳当当落在半山腰时,轻歌脚底的血魔花便被踩灭。

    她隐匿在一颗茁壮的树后,身影鬼魅,双眸冰寒的朝秦魁看去。

    秦魁坐在侍卫从空间袋里拿出座椅上,悠闲静坐,双腿交叠,戏谑的看着毒障在隐蔽的山洞里漂浮着,“龚将军,你觉得他们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龚耀祖微微弯下腰,抬眼看了看山洞口,而后道:“这大悲散是专门为魔兽们特制的,别说是高等魔兽了,就算是灵师,实力只要在三剑以下,也逃不出大悲散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玄月关待了这么多年,也算是有些本事。”秦魁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龚耀祖低头:“能为秦家办事,是我龚某人的福分。” △≧△≧,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秦魁道:“夜轻歌那小丫头已经来了玄月关,她这人,阴谋诡诈,手段莫测,最好不要让她发现了我们的事,若是被发现了,该怎么做,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魁灰浊眸子冷冷的看着龚耀祖,杀机四起,他抬起枯藤般苍老布满褶皱的手,恰似一把刀,朝脖颈果断划去。

    “在下知道了。”龚耀祖郑重点了点头,眼中一片决然。

    暗处,耳力超群的轻歌,默默听着二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秦家?

    与刘坤、龚耀祖合作的,不是秦魁,而是秦家?

    他们究竟做了些什么,才如此害怕被人揭穿?^_^67356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