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31章 送入虎口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着安溯游的话,无虞不可置信的同时,眼神也怪异了起来,上下瞅了瞅安溯游,溢出鄙夷之色,“溯游啊溯游,夜轻歌的师父是金蝉子,与你,没有任何关系,只怕她还在想,当初为何会瞎了眼做你的徒儿吧?”

    安溯游本该是喜出望外的,神情里都是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然而,在无虞的话才落下时,那一张布满褶皱了脸,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,阴晴不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溯游面色阴沉,双目灰浊的看向无虞,最终,那视线落在桌面的喜袍上,“你也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,竟是会使些龌蹉手段,甚至对有未婚夫的徒儿有非分之想,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?至少,老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轻歌那丫头,而你只是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,西双年少不谙世事,错把师徒之情当成男女之爱,你以为,她如今面对你这一张年老的脸,还能心驰神往吗?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,醒醒吧。”

    安溯游每说一个字,无虞的脸便黑了几分,面部肌肉甚至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,一双眼,冷锐犀利,充斥着仇恨,又包含痛苦。#_#67356

    当安溯游把话说完时,无虞猛地掀掉了面前的桌子,被撕成碎片的嫁衣喜袍,天女散花般落下。

    无虞胸口起伏加剧,那满腔怒意,似要吃人,他死死地瞪着安溯游。

    曾经相谈甚欢彼此扶持走过几十年的朋友,如今像是死敌一样蛰伏在暗处仇视着对方,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,吃肉喝血。

    安溯游坐在梨木椅上,昏暗的烛火幽幽的掩住了他的半张脸,更显得阴诡怪谲。

    他沉默的看着无虞发疯,而后,他蹲下身,挑起喜袍的衣料,刺目的红显得甚是滑稽。

    安溯游抬起眸子,嘲讽的看着无虞,“青枫与西双也算是青梅竹马,你是汲青枫的父亲,他的心思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,你竟然想要娶你儿子看上的女人,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溯游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卷轴,慢慢打开,画上有一对璧人,男子俊俏,姑娘美艳,正是李富贵与碧西双。

    安溯游手腕微转,画的正面便朝着无虞,奚落的道:“无虞,好好看看,这才叫金童玉女,天造地设。”

    无虞咬牙切齿,如凶狗般蹿了上去,半跪在地上,将安溯游手中的画轴抢了过来,粗鲁撕裂,撕不开的便用牙齿咬。

    安溯游摇了摇头,一身仙风,缓慢站在了起来,睥睨着无虞,道:“虽说你丹田废了,但你还是迦蓝的大长老,不过,明年开春,我便要提拔学院里的几个有资历的人做上大长老的位置,迦蓝当初的五大长老,死的死,残的残,也得有新人来刷刷晦气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无虞撕咬画轴的动作忽然僵住,他猛地回头,朝安溯游看去,“我要,黑魔卫。”

    安溯游微微弯下上半身,伸出手,轻拍着无虞的脸,“无虞兄,不管怎样,黑魔卫到底是我们俩兄弟一同创建的,我也不是过河拆桥落井下石的人,只要你不做出出格的事,黑魔卫,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夜轻歌。”

    无虞脸庞扭曲,双手攥着被撕成碎片的画轴,“就算如此,你也肯把黑魔卫交给我吗?”

    安溯游的脸陡然僵住,眼神也随之冷了下来,旋即,面上绽放菊花儿一样的笑。

    他动作温和地把无虞脸上的乱发捋顺来,抚至脑后,道:“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,圣元火山、怪石岭、朱雀阵都弄不死她,你觉得你还能怎样?”#6.7356

    安溯游站了起来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无虞看着安溯游的背影,眼神诡谲莫测。

    怪石岭,篝火红光,月色撩人,坐在一起的士兵们,看着林崇站在中央处,唱着那豪迈凌云的曲儿:“怒发冲冠,凭阑处,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”

    轻歌微笑的看着林崇,岳飞的满江红,被林崇唱出来,倒是别有一番韵味,只是那豪情壮志,倒是相同。

    华夏上下五年前,曹操、岳飞二人她最为敬佩,一个枭雄,一个猛将,都乃一代传奇。

    李沧浪走了过来,坐在轻歌身边,道:“先行的粮草和兵器被劫掉了。”

    轻歌挑眉,“哦?可知是被谁?”

    “有两批人,一批是百国联盟的,还有一批来路不明,被他们给瓜分了。”李沧浪道。

    轻歌冷笑,“另一批只怕会是佣兵协会,而辛阴司也掺和在里面,如若我猜想不错的话,这些粮草兵器,一半会用在百国联盟的士兵上,另一半都会被秘密送去西寻。”

    “西寻要谋逆造反?”李沧浪皱眉,“如今是四大帝国的关键时刻,怎能内讧?西寻王也太不知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他愚昧,只是立场不同而已。”

    轻歌道:“天下苍生,四大帝国与他无关,他只要乖乖的成为一条走狗即可,为人利用,走狗若是没了利用价值,那也距离灭亡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的粮食、兵器怎么办?”李沧浪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玄月关距离圣罗城很近,粮食兵器早在去北月之前我就让圣罗城城主和天鹰阁阁主准备了,旁的不说,我断然不会饿死四万士兵。”

    轻歌手里拿着一坛断肠酒酿,她抬眸看了看朦胧的月色,仰起头,喝了口。

    李沧浪见轻歌如此轻描淡写,心思微动,精光四射,“那些粮草、兵器,都是虚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轻歌勾唇,道:“不过,粮食并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只有她和北凰清楚,那些粮食,究竟是怎样的致命毒药。

    轻歌道:“粮食运送分成五次,第一次运石头,以假乱真,第二次才是粮食,有了第一次的石头,图谋不轨的人便会认为第二次秘密运送的粮食有多宝贵,殊不知,那才是我送给他们的大礼。”

    李沧浪恍然大悟,“之所以分成五次,是不是为了减少国库粮食的支出?第一次是石头,只要耗费些人力即可,第二次送出的粮食被抢了,那么,短时间内,帝都城不会再往玄月关送粮食,得想要对策才敢出手,不然再送,就会被抢。

    这时,抢到第二次粮食的西寻王和荣耀领主必然是沾沾自喜,以为切断了粮食运输路线,等你到了玄月关,四万士兵供粮不足,又谈何打仗。

    其实,除了第二次运输的粮食故意送入虎口,接下来你和皇上根本就没有要送粮食的意思,这个时候,也没人会注意到圣罗城,届时,再来个暗度陈仓,四万士兵绝不会饿死,小主子,若我所料不错,第二次送出去的粮食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^_^67356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