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30章 四万英雄泪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死了两千三百四十八匹战马。”

    李沧浪拿着牛皮纸,走过来,脸上露出悲痛之色来。

    轻歌抿了抿唇,相比起死伤惨重,一千多战马还是可以接受的,只是心里也会有些难受罢了。

    战马是士兵的左膀右臂,如同兄弟般陪着他们南征北战历经惊险。

    一匹马的离去,也会让人不舍,悲恸。

    轻歌起身,披着斗篷,踩着血魔之花,掠上半空。#_#67356

    她手持破空明王刀,双眼坚毅,眸光染上薄薄一层冷锐。

    她身轻如燕,在空中腾起了龙飞凤舞的姿态,翩跹若游龙,却端着杀伐果断的气势,她用极强恐怖的精神之力,将坍塌的碎石们凑在一起,白玉之光闪过,雪灵珠的力量悄然无声的流动着,便见一块巨石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轻歌心神一动,一朵血魔花便镶嵌在了明王刀的刀尖处,轻歌操纵着明王刀,在巨石上刻画着娟秀且强劲用力的字体,身子也在不断下滑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字写完,轻歌双眼眯起,那巨石便轰然往下落,砸在怪石岭的东侧,东边,接近太阳。

    轻歌落在地上,背对着巨石,将明王刀一晃,明王刀刀尖上的血魔花便冲了出去,嵌在巨石的右下侧,一朵红花,恰似血莲,开在南冥,晨沐朝阳,晚浴残霞。

    斜阳余晖洒在轻歌脸上,她把明王刀收回空间袋之中,笑着朝李沧浪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痛失吾军战马,春城不再,鸟啼残血,悲不自胜,涕泗纵横,哀哉痛哉惜哉。

    四万英雄泪,超度亡灵魂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落在那巨石之上,两行红字,隐约清秀,端庄雄伟,气势大开,横扫千军如卷席,透露出下笔之人的胆识气魄,绝非等闲辈能与之比肩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大地苍苍,一眼望去,这像是荒凉的漠北,那暗红的火烧云下,一座巨石,孤独的屹立着。

    那一刻,四万士兵的心头不知涌动着何种情愫。

    他们朝那故作洒脱的女子看去,想着她脊背上的伤,独自一人下岩浆的气魄,便觉得,此生能跟着这样的人游戏战场,当真是快乐事。

    夜晚,轻歌靠在篝火边,手里把玩着一方楠木盒。

    这楠木盒,是她与姬月订婚时阎如玉送来的,说是她母亲放在南皇国师那,给她准备的,只是这些日子里,轻歌使出浑身解数,任凭她绞尽脑汁,都打不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楠木盒里,装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轻歌晃了晃脑袋,明眸善睐,把楠木盒重新放回了空间袋里。#6.7356

    现在,她的空间袋很是拥挤,里面堆积了聚火草和不死花,虚无之境里还有十万骨骸,小狐狸在堆积如山的骨骸上翻跟头,天真好奇,不知所云,倒是绛雷蛇害怕了起来,蛇体蜷在了杀戮血狼的身上,做出抱的姿态,瑟瑟发抖,甚是可笑。

    轻歌微笑着,篝火照的她面若桃花,红嫩娇艳,她仰起头,看向天上的明月,双眼阴诡怪异。

    红唇翕动,她无声轻喃,“大长老,我没死,你是不是很失望呢?”

    此时,北月帝都城的郊外,昏暗的房子内,老人满头白发,皮肤上尽是褶皱,灰浊的眼里,藏着世间污秽。

    他坐在桌面前,红木云纹的桌面置放着火红的喜袍,他颤抖的伸出手,抚摸着喜袍,嘴角,勾起一抹令人心惊的笑。

    “西双啊,你逃不掉的。”无虞冷笑着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沉重有力的脚步声,无虞一喜,站起身来,打开门,黑魔卫把装着人的蛇皮袋放在地上,而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无虞扬了扬花白的眉,看来,计划进行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杀李富贵,劫碧西双。

    只是,夜轻歌当真一点儿防备都没有?

    无虞转头低眸看向那还在挪动的蛇皮袋,满心欢喜,蹲下身子,拿过小刀,割开打结的绳,再将小刀丢开,扒开蛇皮袋,让里面的人好呼吸。

    蛇皮袋内的女子,一张小巧的脸被满头青丝挡住,无虞因激动而颤抖的伸出手,温柔地拂掉女子脸上的黑发。

    只是看见女子的脸时,无虞脸上的笑僵住,上扬的嘴角垮下,充满喜色的双眼,满是愤怒和无尽的寒意,这狭小的空间,一瞬间仿佛成了森罗炼狱。

    女子恐慌的看着无虞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无虞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女子脸色惨白,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无虞双手紧攥着,突地狞笑,伸出双手,扣住女子的天灵盖,另一只手紧攥着女人细嫩的脖颈,而后猛地一个用力,咔嚓之声响起,女人的头,就这么被他拗断了,临死之前,瞪着眼张着嘴,还保持着惊恐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夜轻歌,好你个夜轻歌!”

    无虞气急败坏,坐上椅子,他看了眼面前的嫁衣喜袍,似是觉得有些刺目,双手赫然伸出,不断的撕扯衣裳,衣料撕裂的声音,在这深浓的夜里,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他就说夜轻歌怎么可能坐以待毙,原来早已偷梁换柱,让他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不过,怪石岭的埋伏,他费尽心思,就不信弄不死她!

    无虞双肩抖动,玉冠不知何时碎裂,雪白的发散落了下来,碎发遮住了眉目,显得那双眼更是如穷途末路的赌徒森然慑人。

    外面,敲门声响起,无虞恢复镇定,眼中闪过癫狂的喜色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必定是汇报消息的人来了。 =半^浮##生-/;www.{ban^fu][sheng].com

    夜轻歌,老夫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无虞狞笑着站了起来,打开门却是一愣,门外的安溯游面若冷霜。

    无虞皱起了眉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禁闭房里的大长老不见了身影,我身为迦蓝院长,难道不该关心关心大长老吗?”安溯游往前走,进了房子里,气定神闲的在梨木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桌上被撕裂成碎片的嫁衣,摇了摇头,而后转过头,面向无虞,“无虞,夜轻歌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死?怎么可能?”无虞皱着眉,瞳眸龟裂。

    “不仅没死,还破解了朱雀阵。”安溯游笑道:“怎么样,服不服输,老夫的爱徒厉害吧?”^_^67356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