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28章 破阵,劫后余生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四万士兵,全都停了下来,不再逃跑,而是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而在狮身人面像倒塌的瞬间,阴暗荒凉的地宫之中,轻歌纵身一跃,跃入阵法中央,火焰堆积之地。

    茫茫天地里,她也是一枚刍狗。

    若她所想不错,凤栖准备铲除十万暗黑魔法师创建朱雀阵时,心里是很沉重的,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,穷尽三生也洗不干净,她只能在漫天杀雨里闯下去。

    朱雀阵里,是十万人的命。

    凤栖认为,暗黑魔法师与灵师没有区别,没有正义和邪恶,可历史性的战斗往往如此戏剧,唯有战胜的那方,才有话语权,才能伸张正义,一旦输了,便是邪恶的代表。#_#67356

    轻歌闭着眼,投身火海。

    当火势如洪水将她吞噬时,炽热的温度,要把她给融化来,只是,皮肤烧焦的痛苦没有传来,倒是有一股温暖的力量包裹着她。

    轻歌睁开眼的刹那,听见火鸟嘶鸣之声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她的瞳眸回到漆黑的颜彩,似化不开的墨,倒映折射出那魁梧妖冶的鸟儿。

    鸟儿是大火化成的,一双羽翼伸展开,好似将寰宇给震碎,它仰着头,尖锐的嘴儿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,那一片片火焰羽毛镶嵌在火鸟身上,熠熠生辉,晶莹而美丽。

    轻歌趴在火鸟的脊背上,她触摸着鸟儿的羽翼之火,掌心温暖。

    “朱雀,是朱雀!丫头,看见没,这就是朱雀,你破解朱雀阵了。”魇略带激动的声音在虚无之境里响起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,轻歌一直紧绷着的脸,终于浮现了一抹笑,霎时,明媚如阳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轻歌轻道:“不,这不是朱雀,只是朱雀的化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背后传来的痛苦,让轻歌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从空间袋里拿出披风,罩在身上。

    朱雀驮着她,冲出土地,往上冲时,轻歌身上酝酿着火光,火光形成天然屏障,保护着她,不让她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在破阵的那一刻,轻歌周身舒畅,像是在桃花树下喝了一坛老仙人酿造的陈年美酒,久久凝滞不前的心境感悟,突破了一剑灵师的大关,而她的灵气,也彻底疏通灵师的筋脉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她认真突破,便能成为一剑灵师。

    不过,轻歌不着急突破,她还想多打磨一下先天的十三条筋脉。

    若是突破到了灵师,那就是走向了另一个领域,就无法继续淬炼打磨代表先天十三重的筋脉,而先天十三重的筋脉,又是修炼者通往高处的基础,若基础没有打好,又怎能攀上巅峰?#6.7356

    轻歌的心境,渐渐沉稳。

    她从原来的迫不及待,到现在的压制,念头变化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此次破阵后,她更觉得脚踏实地难能可贵,只有付出血和汗水得到的,才是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怪石岭外,士兵们全都坐在地上,殷凉刹等人,则是朝怪石岭看去,想靠近,却又怕适得其反,故此,只能在外面观望着形势,好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“老大该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林崇担心的出声。

    虎子站在旁边也一脸担忧,殷凉刹看了眼林崇,咬了咬牙,拔高声音,道:“胡说,王上吉人自有天相,怎么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殷凉刹痛苦的咬着下嘴唇,这样的话,连她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李沧浪三位上将,则是默不作声,三人对视一眼,决定去怪石岭内查看。

    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走。”李沧浪一挥手,便带着徐炎、杨智二人走近怪石岭。

    只是,三人才刚刚有所动作,一阵嘶鸣之声响起,所有人不寒而栗,被契约的魔兽们,不论高等还是低等,竟是都化作兽形,朝着怪石岭的方向臣服跪拜。

    李沧浪站在最为靠近怪石岭的位置,仰头看去,只见怪石岭的巨石全部倒塌,莽莽大地在无规则的颤动着,地面龟裂开了蜘蛛丝般的裂缝,裂缝之下是火红岩浆。

    终于,中央出,赤红的光火拔地而起,掠向天际,那是一只巨大的火鸟,气势磅礴,让人肃然起敬,魔兽膜拜,火鸟的翅膀展开时,吞天沃日,挡下大片阴影,唯有那烧天的火光在摇曳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是四灵之一的朱雀!”李沧浪道。

    “朱雀?那小主子呢?她在哪里?”徐炎开口说。

    众人惊疑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徐炎话才刚落下,便看见火色朱雀的脊背上,一道身影徐徐而立,她站了起来,站在苍穹之上,那高高的天际,俯瞰她的江山土地,欣赏帝国士兵的坚韧顽强。

    披风随着风摇曳,沙沙作响,她一身黑衫,犹似地狱如口盛放的墨莲,一双清冷温和的黑瞳,平淡的望着漫漫天地,白色的发,轻轻舞动,似飘飘洒洒下了一场雪。

    那沉稳寂然之下,是焚烧天下的杀戮之心!

    当朱雀冲出去的时,怪石岭已然坍塌,虽没与朱雀契约,但朱雀阵已然烙印在轻歌心间。

    她控制着朱雀,朱雀羽翼一扫,荡平了碎石,竟是挥出了一条平平整整无比通畅的路来。

    朱雀落在地上,匍匐着,再伸出一条翅膀,轻歌便踩着翅膀,如履阶梯般,缓慢地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周,一片死寂,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,是轰动,哗然。

    那么多的士兵,朝轻歌冲去,将轻歌抛起来。

    轻歌落下,再抛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兴高采烈的大喊着,满怀喜色。

    抛上半空的瞬间,轻歌瞳孔里倒映出残阳如血,她的嘴角,溢出温柔,那杀伐之气,在士兵们的激动呐喊之下,消失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,轻歌的脊背有些疼。

    背部,全被烧焦。  [ban^fusheng]. 首发

    她虽有雪灵珠,但治愈之力不可多用,物极必反,若她因此而依赖,反而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伤口愈合的过程,也是美好瞬间呢。

    许久,狂欢过后,轻歌被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虎子扶着轻歌,触手黏糊,他收回手,低头看去,整只手都是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其他人,闻到血腥味,也都朝虎子看去。

    看见虎子手上的血后,视线不约而同的转移到了轻歌身上。

    殷凉刹走上前,颤抖的伸出手,掀起轻歌身上的披风,本该细腻滑嫩的肌肤,一片焦黑,血和肉模糊在一起,甚至还黏着披风的衣料。^_^67356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