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 第1009章 河清海晏,国泰民安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云远山见吴紫灵当真要走,不再闹事,绷紧的身体便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面上浮现温和平淡的笑,尽显一家之主的风范,走至轻歌面前,双手抱拳,道:“虎父无犬子,王上不愧是夜将军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轻歌讥诮的道:“云家主,人没有骨气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言罢,轻歌不再理会云远山,而是看了眼云月霞,俏皮的眨了眨一只眼睛,负手于身后,将明王刀塞进空间袋里,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云远山有些僵硬,看着夜轻歌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月霞……”#_#67356

    似是想起了什么,云远山蓦地回头,喊道。

    云月霞淡漠的看着他,说:“过几日我与释音便会离开北月,你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云远山整个人都泄了气,颓废萎靡。

    云月霞疏离冷淡,与释音朝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丫鬟急匆匆的走过长廊,进了房间,推开门,“小姐,赢了,王上赢了,吴家的人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四处幔帐轻纱微动,轻靠在床上的云绾,浅笑,脸上的一把刀疤,尤其突兀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掀起床边轻纱,看向窗外,声音有些缥缈,“巧儿,你看,雨过天晴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巧儿怔愣,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云绾道:“有王上必有,四大王朝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河清海晏,国泰民安。”

    轻歌朝外走去时,百姓们,皆是退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忽然间,轻歌顿住,转过头朝左侧比较隐秘的高墙上看去。

    她瞳眸之中寒光一闪,而后掠起身子,踩着灵气,轻松跃至高墙之上,她蹲下身子,长指自墙上挑起一根黑发,发丝柔顺,质感很好,纤细如上等的丝绸。

    轻歌指尖燃起一簇月炎火,将发丝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位于高墙之上,冷淡的俯瞰着四周。

    漆黑的瞳,冰冷如雪,深不可测。#6.7356

    用一千万灵气丹和珍贵的龙涎丹与吴紫灵打赌的那个人,会是谁呢?

    轻歌当然不相信那人目的单纯,是想让吴紫灵来北月大闹,又或者是想杀了云绾。

    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,那个人,目的在于她。

    而夜轻歌的直觉,一向很准。

    远处,金色的面具折射出日光的弧度,面具之下琉璃般的眼,含笑的注视着那面高墙。

    轻歌跃下高墙,朝夜府走去。

    在回到夜府之前,去了趟七王府。

    “王上大驾光临,寒舍蓬荜生辉啊。”北岭海带着仆人笑着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带本王见花影。”

    轻歌时间不多,也不周旋,单刀直入,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北岭海微愣,而后道:“冥幽大人身体每况愈下,花影姑娘在密室里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正好,本王也想见见冥兄。”

    轻歌快步朝密室的方向走去,北岭海讳莫如深的看着那一抹曼妙倩影。

    北岭海将密室的通道打开,轻歌走了进去,跨过长长的悬崖栈道,去了对面。

    走下环形石梯,进了一间石屋。

    石屋内,花影坐在绣凳上小心翼翼地喂药,冥幽靠在冰床上,白玉仙雾般的烟气,缭绕着冥幽。

    他瘦骨嶙峋,脸色惨白,嘴唇更是毫无血色,病态可见。

    男子那勃勃的生机,仿佛早已被死神抽走。

    轻歌走了进去,皱眉。

    这样的冥幽,仿佛,随时就会不见,死去。

    “夜姑娘,你来了?”冥幽看见轻歌,虚弱的出声。

    花影放下药碗,起身,“夜姑娘。”

    轻歌余光看了眼北岭海,旋即收回视线,道:“今晚丑时,我就要去往玄月关,二位,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花影诧异。

    “战事迫在眉睫,已经不能再等了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荣耀领主停止对四大帝国的强烈进攻,便是想等她处理完手头的事情,再专心与他对战。

    而且,迦蓝无虞、黑魔卫,佣兵协会冥千绝,轻歌都不能掉以轻心,可以说,现在算是进入到了十万火急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“一路平安。”花影道。

    轻歌颔首。

    “夜姑娘,昨晚我为你占卜,发现你的命格星,有轻微的变动,紫微星隐隐有压过贪狼星的迹象,可见姑娘只要能熬得住苦难,便是凤凰之命,大富大贵,姑娘五行缺火,若遇到瓶颈,不妨从此处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火?”轻歌眸光微动,“我会的,这段日子,冥兄还是少占卜,多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夜姑娘不必担心,我这是老毛病了,如今能活一天,便算一天吧。”冥幽苦笑道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也纵马飞跃风华正茂过。

    可惜,在复仇的不归路上,他以寿元为祭,入占卜之道,一次次的折磨自己的灵魂,直到成了这般行尸走肉的模样。

    花影看着冥幽,眼帘垂下,瞳眸里泛起水雾,鼻子轻红,咽喉酸痛。

    轻歌淡淡的道:“如今,拥有占卜帝国正统血脉的人,只有你和冥千绝,冥千绝已经堕落,在仇恨泯灭中不可自拔,若你死了,那些为开拓占卜知识领域而牺牲的先辈们,一定会很失望,冥兄,不要自暴自弃,这世界,还有很多山水你没看过,很多路没走过,就这样离开尘世,你难道不遗憾吗?等玄月关战事结束后,我会去炼丹府找府主,若他肯鼎力相助的话,说不定,你也能好起来,有生之年,再将占卜之道,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听着夜轻歌的话,冥幽的眼眸里,仿佛燃起了希望之光,哪怕很小,却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他转眸朝轻歌看去,薄唇紧抿,而后,他愧疚的道:“夜姑娘,抱歉,兄长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,不过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一定会护你周全,绝不让他错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曾有人说我是祸害,遗千年的祸害,既然想保护我,也得跟我一样长命才好。”顿了顿,轻歌又道:“日后占卜时,别再折损寿元。”

    冥幽讶然的看着轻歌,转而失笑,“夜姑娘,我似乎才开始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轻歌道。

    冥幽无力抬眸。

    轻歌又道,“若我未婚夫得知,会不开心的。” 》≠》≠,

    想起姬月吃醋时的模样,轻歌如罩寒霜般的眉目,仿佛少了些许冷厉锐利,多了些似水温柔。

    冥幽眸光闪动,微笑,“夜姑娘与姬公子神仙眷侣,让人好生羡慕”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,告辞。”轻歌双手抱拳。

    “花影,去送送夜姑娘。”冥幽道。

    “夜姑娘,请。”

    花影与轻歌一同朝外走去,北岭海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轻歌目不斜视,昂首挺胸,在北岭海将栈道之门打开时,借着石门移动的轰隆之声,轻歌在花影耳边,轻声道:“云府云月霞,拍卖场公子释音,能助你一臂之力。”^_^67356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