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号红人 第166上:小月姐献计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李睿闻言略有几分羞愧,道:“我怕连累你。”李晓月冷笑道:“少骗我了,你整人怎么会连累我?我跟你又没什么上下级关系。”李睿被她接连质问,非常尴尬,却也不敢告诉她要整谁,谁知道她会不会泄密?李晓月嗔说:“你救过我,我心里早就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了,想不到你对我还遮遮掩掩。整人这种事,要看人出主意,你不告诉我是谁我怎么帮你?这样吧小睿,你要是不信任我,以后就再也别理我,我也不会再缠着你,省得我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。”说完气呼呼的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李睿没想到她会因此生气,又是好笑又是羞愧,道:“好了李姐,算我错了,你别生气。你转过脸来,我告诉你是谁。”李晓月哼道:“算了吧,还是别告诉我了,我要是给你泄露出去可怎么办?哼。”李睿见她使小性子,活脱脱一副撒娇的小女人情状,看在眼里又是爱又是气,柔声道:“我错了,晓月姐你大人大量,别跟我一般见识,快转过来吧。”李晓月这才转过脸,气鼓鼓地说:“你真的知道错了吗?”李睿笑着点头。李晓月说:“那你说吧,打算整谁?我平时也没什么可帮你的,这件事可以帮你拿拿主意,甚至如果你同意,我还能帮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睿见她对自己如此之好,心间微微感动,道:“是广电局的副局长,同时也是市电视台台长,周建伟。”李晓月听得一愣,道:“市电视台台长?你整他干什么?他怎么得罪你了?”李睿有些尴尬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:“我跟市电视台一个女记者关系不错,可那个女记者整日价被他纠缠威胁,我想救那个朋友的话,只能整掉周建伟。”李晓月闻言嘿嘿的笑起来。李睿被她笑得脸色讪讪,道:“你笑什么?”李晓月爱昧的说:“那个女记者是不是特别漂亮啊?”李睿叹道:“哎呀晓月姐,你胡说什么?我这纯粹是出于义气。”

    李晓月点了点头,正色说道:“想整他还不简单?你熟悉他吗,知道他有什么问题吗?这官面上的人啊,就怕两点,一是经济有问题,二是作风有问题。难道这还用姐教你吗?”李睿叹道:“我当然知道,但这里有个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,我绝对不能连累我那个记者朋友。我要是拿周建伟作风问题说事,很可能牵累我那个记者朋友;可要是拿他经济问题下手,也可能查到我那个朋友。所以我很挠头啊。”李晓月闻言皱起眉头,道:“这样啊,确实有点难办了,让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李睿不觉得李晓月一个女人能比自己更聪明,因此也就没指望她,想到自己连红颜知己都救不出来,实在差劲,不由得有些心灰意冷,又想,现在连自己的红颜知己都帮不了,日后如何帮老板对付于和平那等老奸巨猾的官场流盲,他们手段不比周建伟更加的老练可怕?自己若是帮不了老板,老板以后还会重用自己吗?想到这里便更加的郁闷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李晓月忽然桀桀一笑,极其亲热的小声道:“你姐我想到一个好办法。”李睿很高兴,道:“是吗?那快告诉我。”李晓月说:“你不是既想干掉那个台长,又想保住你那位朋友嘛,很简单,让你朋友出首,举报那个台长。”

    李睿听后为之愕然,自己始终担心的就是如何在整周建伟的过程中保全姚雪菲的声誉,可要是按李晓月这个办法来,姚雪菲岂不是自己跳出来主动承认与周建伟的晴人关系、自曝其丑?岂不是将她自己推到风口浪尖,从此成为青阳官场与民间的笑柄?刚要哭笑不得的说“这是什么狗屁好办法呀”,心中一动,又想到一点。

    此时李晓月见他脸色古怪,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意,说道:“你就让你那个朋友举报周建伟对她进行骚扰纠缠,这样一来,在外人的眼里,她就跟周建伟站到了对立面,就不会有人怀疑她跟周建伟是不是有什么纠葛。就算周建伟说出什么不利于她的话来,别人也不会信了。更何况,周建伟是台长,还是广电局的副局长,官比她大得多。这年头,老百姓们同情的可是普通群众,痛恨的可是高级官员。那你说这件事搞大了,老百姓们会信的不信谁的?又会同情谁厌恶谁?”

    李睿听得连连点头,脸上露出喜色,实际上,心里想得可是比李晓月更加深远。

    他想,李晓月这办法果然是个好主意,但让姚雪菲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周建伟,有些势单力孤,不如,再给她找一个帮手。周建伟不是处心积虑想要干掉石光明好自己坐广电局局长的宝座嘛,那自己何不把石光明拉进来,让他跟姚雪菲组成同盟战线,一起对付周建伟呢?有他帮忙,最少有两个好处:一,他身为广电局局长,也算是位高权重了,还是周建伟的上级领导,落井下石起来,他丢下的石头可绝对块大势沉,绝对可以把周建伟砸个半死;二,在必要的时候,有他给姚雪菲作证,表明她跟周建伟没有晴人关系,可信度高,也具有权威性,也就容不得别人胡思乱想。想到这,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暗道自己真是个天才,竟然能想出如此阴险狡诈的整人手段来,这下何愁扳周建伟不倒呢?等看向李晓月的时候,越发的喜欢,叫来服务生要酒,又对她说:“好姐姐,我要谢谢你帮我这个大忙,改天我一定要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日早上,吃过早饭,李睿带着那台崭新的佳能相机驾车前往青阳宾馆。

    宋朝阳夫妻还在享用早餐,孙淑琴脸上洋溢着昨天没有的红光,眉也散了,眼角也开了,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十岁似的。

    李睿当然知道是什么引起了她的巨大变化,心中暗暗羡慕他俩夫妻情深。

    正好,小丫头宋雪已经吃完了,李睿便趁机把佳能相机拿出来送给她。宋雪想不到这位大哥哥对自己这么好,又是惊讶又有几分高兴,却矜持的不受。

    宋朝阳夫妻也忙起身反对,孙淑琴甚至走过来跟他拉扯。李睿跟她说了好半天,说“这是我表妹开年会的时候抽奖抽到的,她家里有好几部相机呢,多了也没用,就送给我了。我一直搁家里没用过,闲着也是浪费,就送给小雪去上海读书的时候用吧”,又说“小雪考上名牌大学的事情我不知道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,我这当哥哥的不表示表示还行?”,还说“孙老师您是我老师,宋书记既是我领导也是我老师,那小雪就是我师妹。师妹考上名牌大学这种喜事,我当师哥的必须要送她一份礼物表示恭贺”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孙淑琴还是不答应。李睿没办法,只能又扯起旧账:“孙老师,上回在省城,您给我准备了一条特别漂亮的裙子给青曼当礼物,她很喜欢。我还没回礼呢,这回就当我回礼好不好?您别再拉扯了,再拉扯相机可就摔地上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此时宋朝阳笑着叹道:“唉,淑琴,既然小睿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那就让小雪收下吧。小雪,别忘了谢谢你哥呀。”宋雪红着脸接过相机,极为腼腆的跟李睿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李睿终于把礼物送出,心里松了口气。他当然知道,以宋家的家世,这台两千块左右的佳能相机根本算不上什么,说得难听点,人家未必把自己这台相机看在眼里。但人家看没看在眼里是一回事,自己这作为下级与晚辈的表不表示是一回事。自己不表示,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,宋朝阳也不会因此恼恨自己;可自己这下表示了,他们夫妻乃至宋雪就会很高兴,就会觉得自己这个小伙子还是挺会做人来事的。反正这台相机放在家里也没用,用一件完全用不着的物事,来讨领导开心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吃过饭后,一家人商量起宋雪八月三十一号去上海开学报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孙淑琴的意思是,正好八月三十一号是礼拜日,夫妻两人都放假,那就一起陪宝贝闺女去同济大学报到,看看孩子今后四年的生活环境,再帮着孩子安顿下来,心里也踏实。宋朝阳点头答应下来,翻看下日历,距离月底只有短短一周的时间,如果真准备去上海的话,那就该准备机票了。

    他沉吟道:“如果三十一号上午飞过去,怕是耽误报到。这样,干脆三十号下午就走,到上海以后住一夜,第二天起早去帮小雪报到。这样既不怕耽误,也能有多余的时间帮她安顿一下。”孙淑琴听了很高兴,道:“好,就是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李睿闻言立即站出来主动请缨:“书记,那这机票就由我来订吧。另外,我周末一般也没事,要不我跟你们一家一起去上海吧?我别的忙帮不上,帮着小雪提提行李、报个到、领领生活用品什么的还是帮的了的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